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管治天下 > 第六十二章 厉锋
    王长生面无异色走上台来意欲接下名额。

    哪知那固元修士打量王长生一眼,将手中名册放在桌上,身体一松靠在椅子上,道:“新来的?”

    王长生道:“两天了。”

    固元修士闻听此言微有怒气,一摆手道:“回去打听清楚了再过来。”

    王长生哪有分毫动身的意思,一字一顿的说道:“王某要斩就是此獠!”

    固元修士闻言仔细打量着王长生,接触到王长生的双目却是猛然一顿,竟是就此停了下来,道:“道友好大的煞气啊!好吧这个名额就是你的了。”

    敢做缉捕役这等刀口添血营生的皆是狠人,众修士闻言却是议论之声骤然缩小,像是怕出声太大得罪了王长生一般。

    就在这时有一个满脸刀疤的光头修士踹门而入,冷声道:“是谁煞气浓重啊?”

    王长生用神念一扫,却见这人样貌普通满脸刀疤,是一个刚进入固元期的修士。

    周围的众修士见这人到来更是没了声音,台上的固元期修士更是迎上前去,道:“原来是厉锋道友来了。”

    这厉锋也不理会径直来到王长生面前,道:“厉某上一单生意做完了,正好看中了你这单。”

    王长生笑了笑道:“不好意思,这笔买卖王某已经接下了。”

    厉锋不怀好意的嗤笑一声,而后竟是哈哈大笑起来,笑过一阵才看似和气的说道:“你是不肯将名额让出吗?”

    王长生面色如常,平静的说道:“若是王某失败了,道友不妨再接吧。”

    厉锋面色转冷道:“你若是敢接,必定失败。”

    王长生听出言语之中威胁之意,却仍旧面无异色道:“若是没有本事,失败了也怨不了别人。”

    厉锋厉声质问道:“有什么本事?”

    王长生冷声道:“杀人的本事!”

    厉锋怒目圆睁道:“若是我挡在你面前呢?”

    王长生道:“那便一并杀了!”

    厉锋闻言身上突然闪出灵力波动竟是要动手的样子,王长生却是分毫不惧理也未理的向石室外走去。果然这厉锋只是虚张声势,因惧怕近魔城禁止私斗的禁令而不敢动手。

    王长生离开石室就向城外赶去,这时阴煞道:“上仙这时去哪?”

    王长生道:“昨日秦修告知了那灵咬族白布古可能出现的地点,如今正要出城看一看。”

    阴煞焦急道:“先前那厉锋损了面子,只恐不会善罢甘休!如今出城被他看了去,要暗害我们可怎么办?”

    王长生道:“我们也不是未曾斩杀过固元期的修士,他若敢来便一并杀了。”

    阴煞面色大异,道:“上仙向来仁义更是不肯轻易对人族修士动杀心,如今怎得这般?”

    王长生道:“我们初做这缉捕役,有些人少不得要打我们的注意。这厉锋借着他爷爷应坤的名声四处欺人我不管,如今欺到我的头上,正好拿他开刀。”

    阴煞一听这杀伐之气颇重的话心中喜悦,倒是不忘自夸一句:“可怜这厉锋没能看破我这鬼王的身份,否则定然不敢这般嚣张。”

    二人边说着已经出了近魔城范围,行了不长时间,阴煞忽然传音道:“上仙,这厉锋果然不怀好意,藏形匿迹的跟在我们后边。”

    王长生道:“这倒是个仇不隔夜的主!如此我们倒是要帮帮他。”

    计定之后王长生与阴煞越走越远、越行越偏,直到来到一处极为隐秘寂静的处所便不走了。

    厉锋跟在后边越走越高兴,一直到了这等隐秘的地方再也忍不住现出身形,原想会将王长生吓个半死,哪知王长生分毫不惊,无比镇静的盯着他。

    厉锋看看四周顿时害怕,惊叫一声“中计了”,而后对着王长生道:“怪不得敢挑衅我,原来是早有预谋,要在此处围杀我!把你的帮手一并叫出来吧!”

    厉锋的话虽然很有气势,不过眼神漂移,既是在防范可能出现的敌人,也是在寻找逃跑的机会。

    王长生心念一动将阴煞与长命一起唤出,对厉锋道:“你鬼鬼祟祟跟在王某后边,既然不怀好意就别怪王某设计在此伏杀你。”

    厉锋神念来回扫动却是没有发觉其它埋伏的修士,生疑道:“你不会是在虚张声势吧,实际上此处却只有你自己。”

    厉锋越观察越是高兴自信心渐渐增强,道:“你一个小小的炼元期修士胆敢挑衅我,凭的就是这两只灵宠吗?可笑!你哪里知道差一个境界实力差距有多么大!”

    王长生根本不想跟他废话立刻就要动手,却是不知怎得又忽然停住手脚。原来秦修的消息果然精准,阴煞竟是在这时察觉灵咬族修士白布古隐藏在不远处。

    王长生在阴煞仔细的指点下,才勉强看破白布古的隐藏,不仅暗叹道:“这些胆敢越境做乱的异族修士果然有些本事。”

    随后暗中对阴煞与长命道:“我看这异族白布古是动了心思想坐收渔翁之利,你们不要出手对付厉锋。盯紧此獠,不要让它逃了,也不要让它出手偷袭。”

    厉锋见王长生竟是独自提着灵刀冲了上来,道一声“猖狂”后接架相还。

    一记刀芒闪过,厉锋躲也不躲避也不避,竟是想借着境界优势以法力压人,放出一道法术对攻。

    他又哪里知晓王长生无量玄功的厉害,被刀芒上附着的玄功之力瞬间劈碎术法不说,刀芒还势头不减的直接斩在厉锋的护体灵光上。厉锋的护体灵光一阵剧烈晃动竟是险险就要破裂,将那厉锋吓得心惊胆颤哪敢继续向前。

    只见那厉锋遁光一起调头飞遁,同时脸上的刀疤一阵弯曲扭动,竟是化作道道锋芒向王长生狂斩而去。

    王长生见厉锋不肯近战,将护撒灵刀一收,手中掐诀厉喝一声“风来”。厉锋哪能想到对手喝一声风来,立刻平地三尺起神风,直将那道道锋芒吹散、刮歪没了半点气势。

    厉锋稳住身形没了半点轻视之心,一催灵法唤出一件灵兵,眼见就可借灵兵逞凶。

    却在这时王长生已是张弓完毕,抬手放出一枝灵箭。厉锋眼见那灵箭引得巨量元气相随气势惊人至极,不敢硬接只得暂避锋芒。

    谁知展神功施妙法闪、避、腾、挪诸法尽出,却是被锁定一般躲闪不开。这厉锋一招败步步败,又被王长生这枝禽鸣之声大作的法箭射中。

    这元力混灵弓哪是凡物,被王长生无量玄功催动更显不凡,破开灵力、打碎灵光、震散万千锋芒,直将厉锋击成重伤。

    王长生一招得势步步抢攻,玄功再起引动万千雷丝电芒,竟是动用了惊雷法。厉锋本就重伤再被惊雷击中必死无疑。

    哪知王长生催动灵法却是将那惊雷之力向身后打去,厉锋趁此机会不要命一般疯狂逃窜。

    难道王长生在最后的紧急关头竟是心慈手软了吗?那倒不是!

    原来一直潜伏在远处的白布古见王长生术法惊人至极,心中惊惧异常当即没有了捡便宜的心思,关心自己的安危竟是趁二人争斗缓缓逃遁。阴煞看在眼中自然不肯,随即传音将情况报告给了王长生。

    一记惊雷劈下,直将那白布古藏身之地轰成芥粉,白布古虽是躲开了些却也瞬间便被惊雷之力击成重伤。王长生一击之力竟是厉害如斯。

    白布古被逼的现身而出惊骇之余,毫不犹豫的激发天赋神通,紧接着一闪即逝消失在天边。

    这白布古飞遁的方向与厉锋截然相反,王长生略一思量唤长命过来,循着气味开始追击白布古。长命一声熊啸身躯瞬间变大,脚下黑云一现便追了出去。

    王长生一行遁法奇快,只追了约莫一炷香的功夫,便察觉前方有激烈的元力波动散出。这阴煞扑扇双翅跟在王长生身侧,双目一凝两道金光电射而出已是看了个明白。

    对王长生道:“上仙,不知怎得在前方厉锋与那白布古都在了一处,两者皆是重伤看来一时之间分不出胜负。”

    王长生闻言略一思量,道:“这厉锋倒是个心机深沉之辈,怕我追赶竟是暗中掉头另换了方向。仔细观察莫要让他们逃了。”

    时间不长王长生便追到了近前,只是没想到正在这时厉锋用个手段、使个神通,脸上最长的一道伤疤化作刀芒骤然劈出,将白布古斩杀场。

    王长生见状轻“咦”一声,一提手中护撒灵刀就要上前逞威。

    慌的那厉锋惊叫出声,道:“王道友快快住手,我有话要说。”

    王长生心中有疑问,闻言之后也就住手了。阴煞灵智极高看形势也停下了,可那长命憨熊却是不管,连嚎带叫非要上前。

    厉锋怎么说也是个固元期的前辈,见这情景却是惊慌之色更胜从前。好在王长生及时出声唤住长命,厉锋心下一松瘫坐在地上。

    这正是:麒麟虽幼百兽不敢近其身,凤鸟尚小万禽不敢谋其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