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管治天下 > 第六十三章 近魔大狱
    厉锋喘了几口粗气,对王长生道:“我与道友素未谋面又无冤无仇,为何要在缉捕役聚会之所为难道友啊?”

    闻听此言王长生好似怒气消减了不少,面色平静的说道:“愿闻其详。”

    厉锋看看王长生面色,又喘了几口粗气,没好气的说道:“若是早知道你玄功惊人、术法通天,我才懒得坐那恶人。只因这灵咬族白布古神通不小已是杀害了五名缉捕役,我怕你初做捕役不知深浅吃了亏,这才出来阻拦的。世人皆说我爷爷应坤是个贪财索要分成的混蛋,可他老人家毕竟是个成丹境的大修士了,又怎么会在乎这点东西呢?”

    听这厉锋这么一说,王长生竟是收了灵力,散了灵光,将那护撒战刀也收了起来。

    一旁的阴煞却是将脖子上的“乾羊号”摘下放在嘴边,一边戒备一边对王长生道:“上仙,莫要轻易受了他的蛊惑,小心有诈!”

    王长生摆摆手,道:“若是先前我也不信,不过刚才看了厉锋道友斩杀白布古倒是信了。我虽是有能力斩杀固元初期的修士,不过却也不会这般容易,除非这名固元期的修士实力弱于寻常固元修士。我看厉锋道友最后一击法力凝厚威力不小,当不是这种人。”

    阴煞也是丝毫不顾及厉锋的颜面,道:“那为何他刚才被上仙一直压着打?”

    王长生暗中传音回道:“应该是他没有杀心又自恃境界高开始时自己托大,被我占了先手,再加上我本就是有能力斩杀固元修士,这才如此吧。”

    暗中传音完毕,王长生开口道:“许是厉锋道友功高德深怕伤了我吧。”

    厉锋一听这话面上好看了些,道:“也是道友术法确实高深!不说假话,昨日道友那般和我顶撞,今日确实动了心思要教训一番的。没想到竟落了自己重伤的结果。”

    厉锋受伤不浅,说过几句就要回城疗伤。王长生见此地已是离近魔城很近了,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可是当那厉锋刚一动身,王长生又出言拦住,道:“等一下!”

    厉锋吓了一跳还以为又有什么节外生枝的事,却听王长生道:“斩杀这白布古道友也出了力,如今将储物袋分给道友,尸体让我留下吧。”

    厉锋自知功小本是不收,却见王长生真诚也就收了。

    待厉锋走后,阴煞却是觉得不公平,道:“上仙,这白布古斩杀了五名缉捕役,储物袋中定然物资颇丰,我们出力多却只得了个尸体岂不是吃亏了?”

    王长生道:“些许钱财散了还会再来,情分却是珍贵。再说你若舍不得,又有谁肯给你出力?”

    也不知阴煞明不明白,取出伏鬼葫欢欢喜喜的收集白布古的残魂去了。王长生将白布古头颅斩下,将尸体让长命吞了,却是忘了灵咬族背部有一块可制作符箓的灵皮。

    长命欢欢喜喜的将尸体吞了,不多时却面色发苦张口吐出一块半尺见方的黄色灵皮。长命瞧着灵皮面现惊疑之色,顿了顿张口咬了下去,哪知却是撕咬不动。这长命已是恼了,熊掌将其死死按住,对着灵皮显出獠牙、使出威风咆哮几声,穷极所能的“威胁”灵皮。

    如此王长生自然有所察觉,将灵皮收了。

    不久后王长生也回到近魔城中,不过他却并未先去领取奖励点,而是先去了一趟灵兵阁。

    灵兵阁的主事换了一个人,变成了一名干练的炼元期修士。主事看了眼似是认得王长生,将王长生引进后边的密室,安排座位沏上茶水。

    才说道:“我叫闭云,被主家专门安排过来以便接待王道友。道友若是有事可以跟我说。”

    王长生不动声色的打量闭云一眼,道:“王某今日来是想找乔莫言道友谈些些生意的。想请他出些元石,我则收集些消息给他。”

    闭云取过茶杯喝了一口,道:“不知王道友想将生意做的多大?”

    王长生道:“如今我族与巨手族、点尾族、机阳族等三族接壤,开始时先做着三族的生意吧!”

    闭云缓缓放下茶杯,道:“这生意大,我做不了主,需得请示主家。”

    王长生道:“不着急,今日不成,王某可改天再来。”

    闭云道:“不不,主家说了王道友的事,若是我做不了主便要立刻通知他。道友只需稍坐片刻,定有回音。”

    王长生闻言点了点头不再说话。闭云取出一个圆盘对着圆盘嘀嘀咕咕说了一阵儿,然后伸手一挥圆盘便消失不见了。

    约莫半个时辰后,密室中突然出现一个小的传送阵,接着一只玉简便飞了出来。

    闭云伸手接过玉简用神念仔细察看后,轻叹一声缓缓道:“主家倒是同意,只是······只是要我问问道友是想要元石呢?还是想借?或是想让主家入股?”

    王长生面色如常,不急不缓的道:“这笔买卖风险不小,更是不知何时才能有乔道友看得上的收益,因此我倒是想让乔道友入股。”

    闭云道:“好。主家说了只要不是要,那就是生意了。如此王道友倒是要说说利益的事了。”

    王长生道:“若是如后有收益可将三层分予乔道友,而且若是乔道友自己有想打探到消息,可以先做他的买卖。”

    闭云拿起茶杯,吹了吹已经半凉的茶水,喝了一口,才道:“道友出价也太低了些。嗯······要想成事怎么说也要五五分。”

    王长生并不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经过短暂的寂静,闭云轻轻一笑道:“道友倒是个会做生意的!好吧!主家说了可以四六分,道友六主家四。”

    哪知王长生仍不说话又摇了摇头。

    闭云见状,道:“道友不似个做生意的人!怎么说也要让一让啊。如这般一口价,可是要吓走不少客人。”

    王长生终于开口,道:“王某是个武夫,不懂做生意,今日来也不是商议生意来的。乔道友那边若想成事,少不得需要些可靠的消息,这件事本来就是对乔道友有好处的。而且······”

    说道此处王长生看着闭云笑了笑,道:“而且我看乔道友其人,是个想成事而不在乎收益的主。”

    王长生喝了口茶,略一顿才说道:“这样吧!若是日后乔道友有需要收费可以低一些,算是给闭云道友你个面子。”

    闭云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了笑,道:“道友会不会做生意不好说,倒是个看的通透的人。”

    离开灵兵阁,王长生来到城中兑换奖励点的地方——“缉恶堂”。接待他的是一名年轻的炼元期男修,王长生将白布古的头颅交上,竟是换取了足足一百五十点功劳点。扣除一年应交的一百点,还剩下五十点。

    王长生看了看令牌中显示的五十点功劳点,对男修士道:“道友,我有件灵器有所损坏,还有些材料要鉴定,不知要到哪里去?”

    男修道:“五十点可只能找炼器师和鉴定师学徒!”

    男修瞄了眼白布古的头颅,想了想道:“而且他们多半是拿道友的东西练手的,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帮助。”

    王长生点了点头,道:“如此今次就算了吧!”

    这时男修士道:“道友参加了灵魔试炼,可是还欠着本城三颗点尾族魔修的头颅!”

    王长生闻言取出三颗头颅,道:“王某已经备下了,只是不知到何处缴纳。”

    男修道:“此处就可,而且道友也无须将头颅斩下,只取一点魂念印记即可。”

    王长生将头颅交上,却听那男修略显惊讶的说道:“竟是还有一个固元期的!”王长生只点了点头就准备转身离开了。

    男修垫了垫手中固元期魔修头颅,拦住王长生道:“城中还有一处所在可以满足道友的需求,而且不要功劳点数。”

    王长生闻言略一顿停下脚步,问道:“奥?不知是个什么所在?”

    男修道:“近魔大狱!只是需要一块元石的传送费用。”

    王长生想了想取出两块元石,道:“有劳道友了。”

    那男修只取过一块,道:“不是嫌少,交个朋友。”

    王长生深看男修一眼,道:“道人王长生。”

    男修道:“道人厉剑童。”

    阵光一闪王长生出现在一条很长的走廊一头。王长生静立原地并未动身,原来是阴煞这时传音过来,道:“上仙这厉剑童身上确实有鬼气存在,我是不会看错的,其应该确是一名鬼修不假。”

    王长生闻言若有所思的传音回道:“原来是一名少见的鬼修,看来确实不是寻常修士······”

    这时一道声音传来,道:“既然来了还不快快过来,要让我老人家等到什么时候?”

    王长生闻言放下心中思量,沿着走廊向前走去。在走廊的尽头一道透明的光幕后,王长生看到一个五短身材的道人,坐在蒲团上甚至都没有蒲团大。不知是不是光幕遮挡的缘故,王长生根本看不出这人修为。

    这矮小道人见王长生施了个道礼且并无嬉笑之意,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先是感叹一句:“可是很长时间没有人来了,这样我什么时候才能脱困啊!”

    终归不知阿赫矮小道人是个什么人,后边又会发生什么事,一应后事下回分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