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管治天下 > 第六十五章 颜冰
    灵藤重甲进入光幕,矮小道人随手一接,哪知却是身子一歪差点栽倒。

    调整姿势后无不惊讶的说道:“此甲怎么如此沉重?我倒要看看究竟有什么古怪。”

    这一看矮小道人面色有些许的难看,道:“此物竟是由三千截灵藤炼制难怪这般沉重,我不信你有这般强健的身躯能够使用它!再说此物少说也是炼器大师的作品,你确定是你的吗?”

    王长生道:“此甲是本城的炼器大师明波大师所作确是我的不假,若是不信我可将炼化此甲的神魂印记唤出看一看。”

    矮小道人摆摆手道:“罢了,罢了。我老人家在辛苦些就是了。这般厚实的战甲究竟遭到什么样的攻击,竟是有所损坏!咦,这里怎么还有一个小洞?”

    矮小道人唤出本命道火,施展莫大神通竟是真的将重甲修复如初。矮小道人长舒一口气,将战甲向外一扔,道:“好了,你可以拿着东西离······”

    话还未说完,就见王长生接过战甲后,紧接着取出三枚骨钉扔进光幕。

    矮小道人将已经道嘴边的话咽回,惊讶的改口道:“你竟是还有法器?”

    再低头一看接在手中的骨钉,当即轻咦一声,道:“这是秘魔门的‘精眉透骨钉’!你竟是敢斩杀秘魔门的嫡系传人?”

    王长生道:“确是在灵魔试炼之中被我所斩,因此此件东西虽无我的神魂印记却也是我的,前辈若是不信我可许下心魔誓言。”

    矮小道人看了王长生一眼,道:“不用了你已经签下契约,若是说了假话,光幕自会惩治你。只是秘魔门颇为难缠,你以后可要小心谨慎了。”

    看了看手中的骨钉,矮小道人叹了口气,道:“你战甲上的小洞是被此物所打吧!看来你是想将这这骨钉炼化成自己的宝物了。只是这骨钉乃是秘魔门修士将自己的眉尖骨炼成的法器,要想完全去除它的气息,我老人家又要大费一番手脚。这笔买卖,赔了,赔了呀!”

    等矮小道人将骨钉处理完毕,已是精神萎顿气喘吁吁了。

    王长生见此情景也就未再拿出法器,偏在这时矮小道人见王长生再无动作,轻巧的说道:“如你这般的小修士,能拿出这些东西已经是很不错了。”

    正在这时王长生气海处突然飞出一只鬼角,王长生目光微凝,却听阴煞传音过来道:“这个矮子比我高不了多少,却是一口一个老人家占上仙的便宜,如今还净说些轻巧话。正好让他在这鬼角上钻个孔洞做成‘乾羊号’,累死他个矮子。”

    王长生暗中传音严肃的回道:“不可无理,怎能以貌取人?这位前辈这么做凭的是本事,却不是凭的个子。”

    原来这阴煞最是护主,听了王长生也不敢反驳,暗自嘀咕:“矮了上仙的面子,让我堂堂鬼王的面子往哪搁?”

    矮小道人接住鬼角有些目瞪口呆,道:“这鬼角是新近取下的,就凭你也能斩杀成丹境的鬼兽?这不可能吧!”

    未等王长生回话,矮小道人又去看拴住鬼角的绳索,似乎还更感兴趣些。哪知刚用手一碰立刻像是被烫着了一般连忙松开,自语道:“这时竟阴邪恶气所聚!”

    矮小道人突然将鬼角一扔,道:“赔大了。不干了,不干了。”

    哪知这话刚一出口,光幕上先前矮小道人按下掌印的地方,突然凝结出一只光掌,再一晃就要向矮小道人打来。

    道人连忙伸手拦住,道:“你个老家伙不识趣,我们两个在这里说些玩笑,你蹦跳出来作甚?”

    此言一出,光掌果然渐渐消散了。

    这时王长生道:“前辈此物是我的伙伴所有,前辈无须出手。”

    矮小道人恍若未闻,自顾自的看着鬼角,道:“这鬼角的样子倒是适合做成号子,只是缺一个孔洞。你的机缘能力不小,今我帮你钻了算是留下个情分。希望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

    这矮小道人一边说着一边施法做着,倒真是一个高人该有的样子。

    可惜一会之后鬼角处理完毕矮小道人又来了一句:“还有吗?我就不信你一个炼元期的小修还能有什么东西!”

    王长生闻言取出一幅画,矮小道人一看,微惊道:“刻魔图!得,算我没说,你快快收起来吧!”

    王长生离开近魔大狱后,来到“提壶堂”中告知掌柜自己的决定。掌柜的十分高兴,当即表示答应王长生的条件可以立刻兑现。不过王长生并没有要任何的器物或丹药,反倒是要了不少《奇闻异录》似的典籍。

    离开提壶堂,王长生来到秦修的洞府拜访。二人分宾主落座后,王长生递给秦修一只装满元石的储物袋。秦修用神念一扫,面现大惊之色。

    王长生道:“秦道友不必惊讶,这只是先期的一小部分,若是做的好自然还会有下一部分。”

    秦修面色渐渐平静,确是没有收下储物袋,道:“如此巨富还是道友亲自保管,若是有所需要我再向道友取,或者道友找一个信得过的人监管才好。”

    王长生道:“好,我正有两个人可供道友选择。一个是跟随我多年的前辈,对于谍探的事也是异常的熟练,只是性情不稳重,若有空子就要生变。另一个也跟谁我许多年了,品德很好心性极佳,只是也就仅此而已了。”

    秦修想了不长时间,道:“我选第二个!”

    王长生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我倒是觉得事业刚开始的阶段,还是用个有能力的人好!”

    秦修也摇了摇头,道:“道友让我选,我就选第二个。”

    王长生点了点头,再无它话。

    秦修问道:“不知此人在哪?何时可以过来共事?”

    王长生道:“其一,没有这人,我只是想看看道友用人的取向。其二,不需要有这人,哪里需要什么监管,道友只管干就是了。”

    秦修略显犹豫,既未说话也未接过储物袋。

    这时王长生道:“虽是不需要监管,我却有两点要求。其一:元石花了事没做成,这不要紧。这是我的过失,眼光看中了一个无能的人。但是我可不想元石花了,反倒是为意欲谋害我们人族的异族培养了优秀的谍探。若是发生了这样的事,要么是他的脑袋没了,要么是道友头颅丢了。”

    王长生杀气不小,话说得很重,果然使秦修身子一僵双目圆睁。等秦修渐渐恢复取过茶杯喝了一口,却没有说什么。

    王长生这才接着说道:“其二:元石投了终归是想获得些收益的,不过却也不能为了收益什么事情也做。若是遇到对绝大多数人真正有益的事,少赚些甚至不要赚。”

    听完王长生的话,秦修思量了约莫有半个时辰,才郑重道:“可以。”

    王长生满意道点了点头,道:“世上没有只尽义务不享受权利的事,好处也有两点。其一:若是日后有了收益,除了必须留出三成给我之外,其余的秦道友可以自行支配。

    其二:做这个工作是需要隐姓埋名的,不过若真有成事的那一日,道友可以选择公开身份,使声名传遍天下。”

    秦修点点头道:“好,我愿分出一缕神念辅以眉心精血立下重誓。”

    王长生摆摆手,道:“无须如此,道友既然已经承诺,就足够了。”

    边说着王长生取出一块缉捕役的身份牌,对秦修说道:“我将那白布古斩了,这是道友应该得的奖励点数。”

    秦修摇摇头并不肯收。

    王长生道:“这是咱们合作之前谈好的,自然是不能变得。”

    秦修见王长生十分决绝这才收下,道:“如今王道友有何打算?还想继续缉捕跨境的异族吗?”

    王长生道:“几经凶险王某感觉已经在突破境界的边缘,如今倒是想休息一下顺便突破境界。”

    秦修略显吃惊,道:“道友竟是修行资质这般好吗?竟是这么快就又要破境了!”

    王长生不置可否,聊过一阵儿也就离开了。

    回到自己的洞府后,王长生见到有一张符箓凌空悬浮,用神念一扫原来是莫海龙传过来的,言说自己有事要办暂时离开近魔城一段时间。

    王长生盘膝坐下,将石室中的禁制尽数开启,又取出“散神沙”弥散至整间石室。这才心念一动,将那只金色的储物袋取出,并将袋中之物尽数取出。

    几样东西现出,有一个贴满封印符箓的小鼎、有封印的四五颗丹药、数枚禁制重重的玉简。

    王长生与阴煞一番研究,发现小鼎与玉简禁制玄妙不能轻易开启,倒是那些丹丸虽有封印但药气异常浓郁,不过却不知其具体种类。虽是暂时不知这些东西的来历,不过它们一看就是颇有来历的样子,只等日后询问清楚必定有用!

    乾羊鬼兽的尸体取出,并唤出阴煞与长命,道:“此鬼兽价值不小,你们借用此兽身躯修行吧!”

    阴煞与长命如何欢欢喜喜汲取乾羊鬼兽身上的鬼气与魔力在此不提。

    只说王长生交代一句后,先是将几件法器炼化,而后竟是闭目呼呼大睡起来,一睡就是两天两夜。

    等王长生苏醒过来时已是疲乏尽去精神最佳,王长生盘膝坐下开始凝练法力、平复心境。

    日月轮转岁月如梭转眼间过去了几个月,王长生已是心境澄明法力凝厚,于是将破境丹吞入腹中开始冲击修行瓶颈。

    从外表看不出丝毫奇异的景象,只有王长生面上不断落下的汗珠无声的诉说着破镜的辛苦。

    过了几日的光景,王长生突然睁开双目长出一口气,原来已是破境成功了,正式迈入炼元期后期。

    看了眼已经干瘪乾羊鬼兽尸体及仍在修行中的阴煞与长命,王长生凝结水汽冲洗一番略微放松精神后,再次闭目打坐稳固境界。约莫一个时辰之后境界彻底稳固,王长生自然心情大好!

    就在这时石室外忽然有人敲门,王长生将阴煞、长命等一切收进储物盒中,起身开门察看。敲门的是一个陌生的年轻的炼元期女修,王长生仔细看了眼却并不认识。

    这时女修施了个道礼,道:“道人‘颜冰’见过道友!因远道而来又初入近魔城没有住处,想在道友处借宿几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