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管治天下 > 第六十七章 放水
    平日里朴树千花在众人面前显过神通、使过本事,众人一听这话自然不信,纷纷讥讽王长生言语不实,不可能擒住过朴树千花。

    以朴树千花的性格本就对王长生所说的“故意放她”、“微末道行”气恼不已,再加上看到众人这副模样,羞愧难当果然中计出口反驳。

    王长生闭口不言根本不搭话,暗中却是对阴煞传音道:“等会儿捆朴树千花既不要太松让其逃脱,也不要太紧真格的伤了她。”

    朴树千花见王长生闭口不言一副懒得理会的样子,心中更气急于证明自己,果如王长生所料要求当众验证是否真能困住她。

    只可惜朴树千花刚一出言便被朴树千叶拦下。

    朴树千花连忙说道:“兄长,这厮口出如此狂言,若是兄长不允,恐难服其心。”

    朴树千叶仍称,“不可”。

    朴树千花再劝道:“兄长放心,他那绳索确实厉害,不过也只是接着阴邪恶气的威势罢了。我有惊雷之力在身正好克制想来无事。”

    朴树千叶闻言威势一提瞪了朴树千花一眼。这一眼竟比言语还要管用,朴树千花不再言语。

    朴树千叶这才对王长生道:“道友好打算!可是想用激将法,激我妹千花自行受你捆缚?”

    王长生道:“也算不得激将法!若是千花道友真有神通又何惧我捆?还是道友你看的明白想的通透,知道千花道友若是被我所困是绝无逃脱可能的。只可惜千花道友自尊自大看不出道友你的好意,差点枉费了道友的苦心。”

    王长生的激将法,字字如刺句句如针。

    朴树千花从小悟性极佳术法高绝,何时受过这个,当即忍无可忍的出言道:“我等兄妹今日本无心为难你,只是想问些事情罢了。如今你如此欺我,今日便自行受你所缚也就是了。不过若是让本姑娘脱困而出定难轻饶!”

    朴树千叶闻言就要阻止,却被朴树千花拦住,道:“兄长切莫再阻,今日若不一试心中难安。”

    朴树千叶面有异色,略一思量终归没有再阻拦。

    这时虚空中突然出现一道黑影,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向朴树千花。众人尽皆惊呼出声以为事情有变,好在黑影去时急到时缓现出本相原来是一条黑色绳索。

    王长生适时开口道:“千花道友自可放心准备,王某自会控制绳索缓缓捆缚。”

    朴树千花没好气道:“你不必卖弄神通,即便我躲不开你绳索捆缚逃还是逃得出的。”

    众人一听这话,知晓王长生当真擒下过朴树千花,不禁暗道:“当真是人不可貌相。”

    不管一应众人如何思量,黑色绳索已是缓缓地将朴树千花捆了个结实。

    朴树千花轻喝一声使出神通,却是唤出一道光幕将自己遮掩起来。

    接下来光幕之中异响连连奇光频现气势惊人至极,也不知朴树千花在里面施展什么奇功妙法。

    众人见此顿时气势大涨,可是再光幕后边的朴树千花却是有苦自知。

    那绳索初时及身还算松散,随着朴树千花的施法不仅未曾放松反而越捆越紧,到此时竟是比再灵魔试炼是犹有过之。

    原来阴煞也觉朴树千花在光幕后边动静不小,怕其脱困而出这才使神通用手段,施了个“紧绳法”,黑绳这才越勒越紧。

    时光飞逝眨眼间已是过了一炷香的功夫,阴煞见朴树千花仍未脱困心下大安的同时又愁上眉头。

    暗中传音道:“上仙,朴树千花虽是久不能脱困,不过今日之事却不好收场。伤又伤不得,放又放不得,当真是左右为难。”

    哪知王长生却是不着急,传音回道:“你看那朴树千叶虽是面色平静,双目之中却是已有几分不易察觉的担忧之色。这朴树千叶乃是一山之主,心性绝胜朴树千花,当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物,如今面上有了这点表现,当已是察觉不妥心中焦急所致。你不必着急,若是朴树千花仍不能脱困,其必会求我。”

    王长生的话刚说完正好看见朴树千叶向这边看来,二人对视一眼,朴树千叶先行暗中平静的传音道:“道友今日之事想如何了解啊?”

    王长生也不着忙,传音回道:“全看道友。不过只有一点,王某虽为开启绳索上的神通并不会真格的伤了令妹,但是恐令妹久不能脱困影响心境。道友还需早做打算。”

    朴树千叶闻言果然着急,传音道:“诚如舍妹所言今日没有加害道友的打算,如今我愿许下心魔誓言任道友离去。只是舍妹千花的事有些难办,道友你看······。”

    王长生传音回道:“当日王某能暗放千花道友而令她察觉不到,今日自然也能办到!”

    朴树千叶闻言心生欢喜,道:“如此大善!”

    却哪知王长生又传音过来,道:“若非我有这手段,今日道友即便没有加害之意却也不会这么客气吧?今日王某却是不能让道友白白的围困恫吓一番!”

    朴树千叶脸色微变,传音道:“道友不要得寸进尺。”

    哪知王长生脸色一寒,冷声传音道:“王某不愿无故争斗,道友可是将其当成不敢争斗了?莫说王某有此手段,就是没有,王某有玄功傍身,也敢执刀取尔项上人头。”

    王长生此言一出,朴树千叶竟是变了语气,暗中传音好言好语道:“好好好。我二梁山也算有些名头,今我以心魔为誓,若是日后你有事找我,二梁山尽力满足。”

    王长生这才点了点头。这时朴树千叶又问道:“道友当日也是暗放舍妹,未曾索要报酬,可是有所察觉怕损了千花的心境?”

    事实就是如此,王长生自然堂堂正正传音回道:“正是。”

    朴树千叶点了点头,说了句让王长生觉得大有深意,又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话,“积善之人必有余庆,道友好福气。”

    王长生暗中吩咐阴煞一声,而后突然面色发苦豆大的汗珠如雨般落下,身上不时闪现出微弱的灵光,一副灵力将近的样子。

    就在这时屏幕之后一声轻喝传出,紧接着屏幕破碎朴树千花脱困而出。

    二梁山一应众人见此尽皆称“好”。

    只有朴树千叶关心朴树千花的安危,道:“千花,无事吧?”

    朴树千花回道:“无事,只是上次脱困可未用这般长的的时间!”

    朴树千叶宽慰道:“如此才合理,上次你们二人争斗了许久损了精神耗了灵力,与今次自愿受其所缚自然不同。不过你虽是脱困却并未真的毁坏了人家的绳索,只是因其灵力不足这才脱困,如此说来这位王道友却是神通不小。”

    朴树千花是使尽了神通才脱困的,如今又听朴树千叶这样说,也就不提为难王长生的事了。

    这时朴树千叶说道:“长生道友,我山中兄弟久闻道友声名,想请道友到我二梁山做客,不知道友意下如何啊?”

    王长生回绝道:“些许虚名不值一提,而且今日王某到此乃是为了追踪一名偷渡的异族,实在没有空闲。只等来日王某解去公差自当到仙山叨扰山主。”

    朴树千叶闻言略一思量,道:“如此也就罢了。不过见能人没有失之交臂的道理,朴树千叶相与道友比试一下神通。”

    话音刚落王长生尚未回话,朴树千花却是率先出口阻拦道:“且慢。”

    随即向前一步暗中传音对朴树千叶道:“哥哥此人神通不小,不仅会使我们朴树家的‘风灵法’、‘雷灵法’,而且豢养有一头厉害之极的魔熊,更骇人的是这人不知修的什么法门,竟似连我们朴树家的法门都要低一级的样子。哥哥虽是固元期的修士,不过只独修‘术’字门法术,未曾修习‘斗’字门法诀,万不可与其相斗。”

    朴树千叶有些不信,道:“他能有这么厉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