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管治天下 > 第六十九章 卜卦之术
    滚过几圈朴树千叶心知躲闪不过,大声吼道:“住手!”

    好在王长生当真没有杀心,闻言身形一动就此住手了。

    却见那朴树千叶使个花哨动作,从地上腾得弹起身形。看看有些哑口的观战众人,分毫羞惭之色也无,大手一挥自我找补道:“我这欺神棒法太过厉害,先前不曾还手只是想看看王道友的真正实力,免得我收手不及,真格的重伤了王道友。还请王道友原谅我朴树千叶未拿出真本事争斗的罪过。”

    一旁的阴煞看在眼中,不禁喃喃自语道:“厉害呀!单看这份从容镇定和不要脸的本事,竟是比我还要胜过一筹!”

    王长生喝道:“如此再战就是。”

    眼见王长生又要动手,直惊得那朴树千叶连连摆手,道:“道友你且莫着急,我要先热热身,才好比斗。”

    王长生也不言语,将刀收起正身而立算做应下。

    朴树千叶见此暗松了一口气,装模作样的练了几下,而后连呼带喝的又朝着王长生挥了几下大棒。

    说来也怪王长生分明没有感觉丝毫外力加身,却不由得脚下发软头昏眼花。朴树千叶看在眼中,连忙又挥了一棒。这一棒使出,王长生顿觉头重脚轻竟是就此栽倒昏厥。

    不远处朴树千叶见状心中大喜,却是掩住喜色连声哀叹:“哎呀呀!哎呀呀!我这棒法怎得这般惊人呀,却也不知王道友是被震晕,还是被我吓晕的。哎呀!只怪我神通太过,果真收手不及啊!”

    众人连声叫好不提,却说王长生究竟是如何晕倒的?难道世间真有这等奇功妙法,而王长生不知晓吗?

    当然不是。

    原来朴树千叶知晓王长生的厉害,已是早有准备。起先想以世俗武艺擒下王长生,哪知王长生功高自然是失败了。

    朴树千叶一计不成又使它法,竟是在新换的大棒上撒满迷药,争斗一番又挥过几棒已将迷药尽皆送在王长生身上。朴树千叶的药是用灵法秘炼而成,王长生未曾动用灵法自然看不破,这才有了王长生晕倒的事。

    朴树千叶心中喜悦,吩咐道:“将这人绑会山中。”

    此言一出却是惹恼了阴煞,只见阴煞一声怒吼竟是将长命唤出。黑熊长命受了阴煞的召唤,显出法相化作几丈大的健硕巨熊,看向围困众人怒号一声就要逞凶。

    通过朴树千花的描述,二梁山众人已是对长命有所了解,如今见这凶神现世不禁连退几步。

    朴树千叶见众人这副模样,略一思量道:“且慢动手!我等兄弟并无恶意,只是王道友受我棒法所伤,需得山中灵药温养才可痊愈。”

    阴煞看了看王长生便唤住长命,却不搭话,双手掐诀引动鬼气汹涌,双目金光一闪,厉喝一声:“倒!”

    此言一出那朴树千花即刻应声倒下。只慌得那朴树千叶连连出声质问。

    阴煞也不慌张,道:“果不出我家上仙所料,你们果然不怀好意,也亏得上仙令我留下这等后手以防万一。你们不要慌,这个娃儿是被我绳索上阴邪恶气侵害了身体。若是我家上仙无恙,这个娃儿自然无事。若是我家上仙受了丁点损伤,这娃儿少不得被恶气侵身腐体魂归九幽。”

    那朴树千叶果然害怕,只得好言相劝。阴煞则让长命托着王长生,一同去往散元荒地二梁山。

    二梁山的一处密室中王长生苏醒过来,朴树千叶立刻上前,好似久熟的亲朋一般嘘寒问暖。

    这时阴煞传音过来,言说几句王长生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朴树千叶开口道:“王道友,我等山中兄弟确实无有恶意,只是想请你到山中一叙,否则布下阵法设下机关用以埋伏,道友虽有玄通妙法也有全身之理。当然我要承认,今次下山有先给道友个下马威的想法,却是真的。”

    王长生也不多言,对阴煞道:“你可先驱除千花道友体内部分恶气,免得真伤了千花道友的身体。”

    阴煞闻言也不管朴树千花身在何处,只随意张口吸了几下,就言说道:“行了。”

    朴树千叶以为是阴煞不肯出力,连忙一拜就要说话。

    王长生伸手放出一股灵力将其扶起,道:“我这伙伴道法通玄,可伤人于无形,亦可救人于无形。道友回去一看便知。”

    朴树千叶也分辨不出,王长生这话是在恫吓自己还是真有其事,也只得先行离开了。

    当天晚些时候,朴树千叶来到朴树千花处探望。

    朴树千花已经苏醒过来,侧躺在床上休息。许是身体还是有些虚弱,见朴树千叶进来,朴树千花也只打了声招呼却未起身。

    朴树千叶来到床边,虽见朴树千花的面色和精神都还不错,不过还是不放心的问道:“千花,身体怎么样了?”

    朴树千花回道:“哥哥,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朴树千叶先是点了点头,而后十分严肃的说道:“千花,你修行的资质极佳、悟性又高,再加上我们朴树家的灵法极为精妙,是以即便是跨境界战斗也是少有能胜过你的。这本是件好事,却也因此让你有些心高气傲不肯服输。你要知道世间多有能人,日后切不可再任性妄为。”

    朴树千花知道朴树千叶说的是前时自己自愿被王长生所缚的事,本是想争辩几句却见朴树千叶面色严肃的很,也就不敢说话了。

    朴树千叶见此也就不忍再训斥什么了,略一沉吟说道:“说起这王长生,前时你说他能以同境界与你相斗却不落败,我还有几分不信。如今看来他确实是有几分真本事的。”

    朴树千花听了这话却不认同,说道:“哥哥,你也莫要夸他。依我看他只不过是借助那两只灵宠的力量罢了。”

    朴树千叶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道:“既然是他的灵宠便是他实力的一部分,即便完全是借助灵宠的力量也没有什么好说的。说起此事倒还真有些蹊跷,灵魔试炼分明是禁止携带灵宠的,他是如何将灵宠带入的呢?看来此人还真有些道道,如此说来卦象显示的还真无虚假。”

    朴树千叶说话声音愈来愈小,到最后倒像是自己喃喃自语了。

    到后来朴树千花只能看见自己哥哥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话已经听不真切了,于是张口呼唤了朴树千叶几声。

    朴树千叶回过神来,放下心中所想对朴树千花说道:“千花,你看王长生这人如何?”

    朴树千花与朴树千叶相处日久,见朴树千叶说话时的神态表情猜出其中几分蹊跷。是以不答反问道:“哥哥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朴树千叶回道:“哥哥来之前已经与王长生聊过,我观其人是极好的。妹子修行已久却始终孤身一人,可曾想过要找······”

    朴树千叶刚说到此处,朴树千花连忙起身并打断朴树千叶的话,道:“哥哥怎得又提道侣的事。我已与哥哥说过,我意在全心修行,不想为其它的事分心。”

    听闻此言,朴树千叶面色一肃,道:“若有合适的道侣,相互扶持鼓励反倒利于修行,你莫要以此为借口推脱。”

    朴树千花见自己的哥哥今日格外认真,心知寻常用惯了的借口今日是糊弄不过去的。

    于是便说道:“实话与哥哥说,千花也不是全然反对寻找道侣一事。只是我们好歹也是朴树家的后裔,似王长生这等名不见经传的人物我看不上。哥哥莫要随便寻个什么人便来问我啦。”

    朴树千叶回道:“我妹千花所说不无道理,只是这王长生却有些不同。他此时确实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不过你要知道鸟王幼时亦不能飞,兽长幼时也需扶持。哥哥已经卜算过了,此人非是寻常人,日后当是睥睨天下号令群雄的人物。妹子莫要因其此时普通,而不识真英雄。待其一鸣惊人之时,悔之晚矣。”

    朴树千花听了这一番话当即一怔,却并没有立即回答,思量了一会儿之后,道:“哥哥年长于我又专修卜算一道,看人看事定然是准过我的。只是千花要说的是:过去的事成了定数,以哥哥之能卜算的结果定然是不会有差的。可是这未来的事变化万千,既不可控又易受影响,说不准哥哥这一卜算就已经改变了未来呢。”

    朴树千叶闻听此言双目含笑,将右手掌向前一伸说道:“哥哥早已知道你要这样说,你且看这是什么。”

    朴树千花依言一看,顿时情绪十分激动,甚至目中已有泪光闪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