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管治天下 > 第七十章 杀气外泄
    原以为朴树千叶手上当是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哪知其手上只有一个鲜红的“一”字。

    当然事情应不是这么简单,只听朴树千花无比激动质问道:“哥哥为何要使用禁法?哥哥是不知道此等禁法一生之中只能使用八次吗?祖上曾有明言:禁法每用一次,手掌上便会形成鲜红的一笔,待八次用完手掌上便会形成一个‘卦’字。此时既是成‘卦’之时亦是破‘卦’之时,到时‘卦’破劫降身死道消,绝无幸理。这些哥哥难道都忘记了吗?”

    朴树千叶一直神色平静,待朴树千花说完,他才说道:“哥哥岂会随便寻个什么人,便要妹子与其结成道侣?我知妹子一心想成道飞升。我已算过若是妹子与其结成道侣,便还真就有希望得偿所愿。如今妹子既然已经知道我使用了禁法,想来对卦象的准确性应该是没有质疑了,要如何做全看妹子自己的心意。”

    朴树千花闻听此言,震惊之色无以言表,不过过了不长时间便渐渐平静下来。

    朴树千花心中似已有了决定,但她刚想开口说话时,朴树千叶却连忙抢先一步说道:“千花,你可要思量清楚,哥哥可是为此事付出了八分之一的寿命。”

    闻听此言朴树千花柳眉微蹙,没有立刻说话。

    朴树千花不是优柔寡断之人,思量一会儿之后,说道:“一切依了哥哥便是。不过妹子要他王长生亲自来与我诉说此事,立下誓言做下约定才可。”

    朴树千叶闻听此言,面上先是一喜,而后却不知怎得面色又些古怪起来。

    朴树千花知道其中定有蹊跷,自然要问。

    朴树千叶无奈之下,回道:“千花,此事哥哥是先与你说的,如今尚未跟那王长生提起此事。”

    朴树千花闻言回道:“即是如此也无妨,哥哥可去与他诉说此事,任他高兴也就是了。”

    朴树千叶闻言却并未动身去找王长生,似有什么难言之隐想说又说不出。

    朴树千花看在眼中,道:“哥哥,今日这是怎么了?你我兄妹之间有何不能说?”

    如此朴树千叶想了想,也就说了:“千花,此事恐怕没有这么简单。我这卦象显示王长生不会轻易应下此事。”

    眼见朴树千花面色有些难看起来,朴树千叶连忙接着说道:“不过!不过卦象还显示只要千花你不放弃,最后还是有机会的。”

    听了这话,朴树千花柳眉一挑,腾的站起身,伸手握住身前不知何时出现的一柄青钢冷剑,边驾起遁光边气恼道:“什么?他还不乐意了?岂有此理待我去寻他问个清楚。”

    朴树千叶见状连忙阻拦,道:“千花,这些只不过是哥哥卦象先是而已。此事尚未与人家提起,人家更为做什么回答,你如此去找人家是何道理?又要怎么说呢?”

    朴树千叶的话倒是将朴树千花拦了下来,不过朴树千花心气却是不顺,道:“哥哥,既然如此,此事就此作罢吧。成道飞升一事,妹子相信凭自己也能办到。”

    没想到一听这话,朴树千叶偌大的汉子竟是身子一软瘫坐在地上,双目垂泪哽咽哭泣,勉强出声道:“我妹千花机敏聪慧,即便成道飞升困难些也并非完全没有希望。哥哥才疏学浅只怕是绝无成道飞升的机会了。想起身死之事也没有多么悲伤,只是思及与妹妹再无相见之日,竟是心痛难耐到控制不住流露出来。只希望妹妹日后成道飞升得了逍遥自在,经常想起哥哥也就是了。”

    朴树千花神情悲伤,俯下身哽咽的说道:“千花从未见哥哥如此悲伤,有心一切依了哥哥的意思,只是如此做了终归是对哥哥无有益处,倒是增大了你我兄妹分别的几率。妹妹是绝不会与哥哥生死永别,如此便更不能应允此事了。”

    朴树千叶颇有几分露怯的回道:“啊?啊!其实哥哥的卦象中可是说了,若是妹妹与那王长生结成道侣,哥哥跟着受益也有成道飞升的机会。”

    朴树千花看了眼朴树千叶,道:“哥哥怎么伤心到说话时的神情都有些不自然了?既然卦象中有这样的显示,哥哥也就莫要悲伤了,一切依从哥哥之言就是了。”

    闻听此言,朴树千叶真心高兴,不过面上却未表现出来,欲擒故纵的哭泣道:“妹妹这是说什么话?既然妹妹十分讨厌那王长生,此事便决计是不行的。哥哥是决计不会同意的,你也不要再多说了。”

    朴树千花说道:“其实妹妹也并非是全然的讨厌他。”

    朴树千叶道:“妹妹莫要口是心非,哥哥说了不同意便就是不同意。”

    朴树千花连忙又说道:“他身上有些豪侠气,还是惹人喜爱的。还请哥哥成全。”

    朴树千叶见好就收,立刻改口道:“若是如此,自然就有些不同了。不过还是要试一试他的。”

    不待朴树千花做出回答,朴树千叶已经起身准备离开。在

    临走之前,朴树千叶长叹一声,道:“若非妹妹好言相求,哥哥是决计不会答应下来的。也不知那王长生哪里来的福气。”

    说完此句,趁着朴树千花悲伤过度思绪仍有些混乱,朴树千叶连忙逃似的离开了。

    另一边的阴煞双目金光迸射正向外面观察,过了一会儿对王长生说道:“上仙,关押我们的地方不知有什么古怪,外面的情况我这鬼目竟然分毫也看不见。如此可是对我们逃离此地大大不利。”

    王长生倒是并不着急,喝过一口香茶之后,道:“你不必着急,他们是不会对我们怎么样的。倒是此地虚空中天地元气极其稀薄却又杂生灵魔二气,像极了那苍黎所说的两境之间的荒芜之地。若此地当真是可成事之地,既然来了倒是要好好看一看。 ”

    次日天明,朴树兄妹一同来到王长生出。嘘寒问暖几句之后,朴树千叶说道:“不瞒道友,我们兄妹将道友请来,是有些事情要问道友。”

    王长生回道:“贵兄妹如此‘热情’,王某还真有些不适应。只因王某在近魔城中领了缉捕令,要去缉捕那点尾族跨境的魔人。只恐不能久留,若是有事还请道友早早相问。”

    朴树千叶哈哈一笑,化解尴尬,之后道:“我曾听妹妹提起,说是道友你竟然会我们朴树家的灵法。我知道问人的功法底细有些唐突,怪只怪此事对我们太过重要,竟是到了非知不可的地步。”

    王长生取过茶杯,边喝了一口茶边暗中传音对阴煞说道:“不知为何那朴树千花隐隐有杀气露出,今日恐无善事,需小心提防。”

    阴煞传音回道:“上仙,要不要我······”

    王长生传音制止道:“静观其变,莫要显露出来。”

    终归不知后事如何,一应后事且看下回分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