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管治天下 > 第七十四章 与贝娄的赌约
    点尾青年道:“我有癖好喜欢炼器,过来是想偷学人族炼器之法。”

    王长生闻言颇感兴趣,道:“你们点尾族炼器的法门也不弱,何故舍近求远?”

    点尾青年道:“我有炼器的天赋,我点尾族的炼器法门已是基本都会了。”

    王长生闻言,厉声喝道:“口出如此虚言,不想活了吗?”

    点尾青年十分惧怕,道:“不是虚言,事实如此。我可许下心魔誓言。”

    王长生闻言,略一思量,好声道:“你叫什么名字?是个什么身份?”

    点尾青年回道:“我叫贝娄,属白木坛炼器宗。”

    王长生道:“我看你只有炼元期的修为,以你的罪刑只怕刑满释放的那日,寿元也就不多了。”

    贝娄看了看王长生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王长生道:“我的意思如果你真有本事的话,我可不将你送到近魔大狱中受刑。”

    贝娄道:“你有什么条件?”

    王长生道:“我看中了你炼器的本事!”

    贝娄想也不想立刻拒绝道:“不行,我宁愿去那近魔大狱中受苦!”

    王长生点点头,道:“也好,我是不强求的!你有炼器的本事,去近魔大狱中也是定然会分配给你炼器的任务,只炼制一些低级的法器,自然还是要轻松一点的!”

    说着吩咐阴煞一声,道:“阴煞,将此魔绳捆锁拿,押往近魔城领功劳点。”

    贝娄闻言略有慌色,道:“且慢,凭我的本事怎么会只让我炼制一些低阶的法器?”

    王长生道:“炼器材料珍贵无比,你一个外族让你炼制一些低阶的法器已经是器重了,说不定对你心存戒备低阶的法器也不会让你沾的。我在近魔城做这缉捕役这般年月了,什么事不知道!”

    贝娄略一犹豫,道:“我若不去那近魔大狱了,会有个什么遭遇?”

    王长生道:“若是愿意跟着我,可就要辛苦些了。不仅要时常炼制一些寻常器物,而且日后少不得要费心神炼制一些高阶的器物!”

    贝娄一听精神好了些,道:“你竟是个名门大派的子弟?可是要招揽我?”

    王长生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近魔卫,想招揽你倒是真的!”

    贝娄一听失了兴趣,道:“我还以为你是什么名门望族呢!只是一个小修士能有什么前途,又会有什么好东西!我宁愿去服刑也不跟着你!”

    不提阴煞气愤、长命恼怒,只见王长生轻轻一笑,道:“听你的意思,好似见闻广博见过不少好东西的样子!”

    贝娄道:“你一个偏僻之地的小小缉捕役能有什么见识,哪里知道我的本事。我身在炼器宗又是炼器师什么好东西没见过?不仅见过更是知道他们的用途、性质。”

    王长生一听这话,故作大惊失色状,道:“您竟是有这般高才,想来我这小小缉捕役身上的任何器物自然是不在话下吧?”

    贝娄哈哈笑过几声,道:“若是连你这般的炼元期修士都能难住我,我还敢说有炼器的癖好吗?”

    王长生道:“失敬,失敬!我倒是刚好有一物想请您看一看,帮忙炼制一件器物。只怕你才疏学浅办不到啊!”

    贝娄目光斜视,道:“你少要拿些话语激我,不就是想让我帮你炼器嘛!以我的本领是不屑炼制低级器物。”

    略一思量又道:“不妨打个赌,若是我识得出炼的成便放了我吧。”

    王长生故作犹豫,道:“看你这么说想来是真有些本事的,这······”

    这时贝娄反而着急,道:“你即便输了,不是还得到一件法器嘛!”

    王长生道:“好吧!只是若是你输了又怎么讲?”

    贝娄强忍住喜悦之色,道:“你是没听过炼器宗的名头吧?放心我不会输!若是输了就如你所说那般跟着你就是了!”

    王长生也不多言念咒放开一点禁制,将囚灵塔唤出,道:“这件器物不知怎得了,突然就驱使不了了。”

    贝娄搭眼一看心生喜悦,道:“器物的样子倒是不错,不过器物的材料分毫灵性也未散出,肯定是件低级器物无疑了。若是驱使不了定然是心神印记受了损伤,就这样的器物我也不用外物辅助,顷刻之间就可修好,只是先前的承诺你可不要忘了!”

    王长生点了点头,道:“把你放了,权当是修复器物的酬劳了。”

    说着将宝塔扔了过去。贝娄伸手去接,却是一个踉跄竟是接着却拿不住,道:“竟是这般差劲的器物,如此笨重却连个减轻重量的法阵也没有。”

    阴煞知晓囚灵塔的来历,一听这话可是再也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

    王长生暗中传音对阴煞道:“你莫要出声,我要通过此塔试试它的本事究竟如何!”

    贝娄盘膝坐在囚灵塔前边,一掐诀唤出器炼之火,并以此火锻炼囚灵塔。

    烧了仅有几个呼吸的功夫,这贝娄再一掐诀,并指如剑指着囚灵塔,呼喝一声:“起。”

    哪知贝娄的剑指上移,囚灵塔却是未动分毫。

    贝娄心中惊疑,却也不慌掌提聚加大法力再喝一声:“起。”哪知那囚灵塔仍是分毫未动。

    贝娄不得已散去魔焰收回法力暂时罢休。

    一旁的阴煞嬉笑出声,道:“看来你的本事也不怎么样嘛!竟是连这般‘差劲、笨重’的器物也奈何不得!看你刚才那般煞有介事的样子,可当真吓我一跳啊,我还以为有什么本事呢!就这,我也会!”

    说着就学那贝娄的模样,并指如剑连声道:“起,起,起。哎呀!怎么不好使呀!”

    贝娄心中气恼已是显在面上,道:“你休要出言讥讽!我的真正的本事还未曾使出来呢!”

    说着也顾不得休息了,运起魔力使个手段,在囚灵塔周围唤出五根一尺长手腕粗的圆柱。

    然后手中掐诀在虚空中点点划划几下,没想到虚空中竟是立即显现出十几个漆黑的符文。

    也不见贝娄再使什么手段,黑色符文围成一圈落在圆柱周围。这时异变突起,虚空中海量的天地元气被吸引而来,化作熊熊器炼之火开始煅烧囚灵塔。

    贝娄使得这手神通气势惊人、威力不小,倒是将那阴煞唬得担心起来,一时之间不敢说话。

    贝娄见王长生与阴煞皆面有些许惊讶之色,松了口气,冷哼一声,昂首挺胸颇为自得的说道:“你们哪里知道我的手······”

    话还未说完,囚灵塔不知出了什么变故,轻轻一转将无数魔焰尽数吸进塔中。

    贝娄面色当即一僵,下意识脱口道:“不可能!”

    阴煞可是长舒了一口气,故作严肃的学贝娄说话,道:“嗯!上仙,以我的本领是不屑炼制低级器物的!哎呀!似这样的器物我顷刻之间,上仙可要注意,说的可是‘顷刻之间’啊,就可修好!”

    王长生道:“阴煞不要玩笑。”

    阴煞一看当即不敢出言。不过阴煞的调皮直将那贝娄羞得满面通红。

    贝娄一咬牙,道:“我要施展我宗门秘法祭炼此物,此物若是被我器宗魔焰烧伤又该如何?”

    王长生道:“你有什么本事就使出来吧,左右也是驱使不了,你若是真有能力,坏了也就坏了。”

    贝娄心中这气呀!道:“你们如此轻视我,不要后悔!”

    只见那贝娄神念一动,取出几件器物,王长生一看虽不认识,不过看样子应该是专门炼器的工具。

    这贝娄可是下了死力,用神通、使本领尽显炼器之玄妙。

    王长生眼界不俗,看过一阵儿已是看出贝娄的本事。

    加之此刻贝娄法力消耗极大鼻洼鬓角汗如雨下,于是叫停道:“可以了!”

    贝娄看了看始终纹丝不动的宝塔,心中羞愧却是自尊心强不肯认输,道:“这是个没有灵性的器物,像那寻常的石块、木雕我的本事再大也是炼不成的。”

    阴煞倒是不再讥讽了,王长生道:“那你觉得要如何才好?”

    贝娄道:“需得再取一物重试一番!”

    王长生点点头,道:“可以。不过若是再试一番还是这个结果,还是要再换一物吗?”

    贝娄自知理亏,道:“无需。”

    王长生一施法拘出一个大水球,正是灵魔受试炼中获得的损灵水,道:“此水当中溶解有一种金属,你若是能提炼出来炼成器物便算你赢。”

    贝娄看水球能够自行漂浮在虚空中,心知其定然不凡,心中思量:“这人不肯让我再试第三种器物,看来是对着第二件有信心而拿不出第三种器物。”

    心中这般思量,道:“此水中有无外物溶解不好证明,若是本就没有,我岂能提炼的出!还是另换一种!”

    王长生想了想,为使贝娄心口皆服也不计较,当即取出一根圆柱形石柱。

    道:“这是我再拍卖会上得来的,里面封印着一件器物,若是你能取出天高海阔任你离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