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综合其他 > 侧福晋不悠闲 > 第9章 如做梦般
    胤禛好不容易才恢复了平静,脸色依旧冰冷,“谁让你养猫的?哪里来的?”

    尼楚贺绞着手指,声音弱弱的,“是、是无意间闯进来的,妾身瞧着可怜,就收留了,爷可是不喜欢?要不妾身把它送走好了,爷不要生气。”

    看着她这副胆战心惊的样子,胤禛心生不忍,语气缓和了下来,“你若喜欢,留着便是,只是日后莫要让它再跑出来。”

    尼楚贺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笑了开来,“多谢爷。”

    喜鹊忙跑出去叫了刘亭进来,刘亭战战兢兢地请了安,战战兢兢地抱了小黑出去。

    小黑喵喵叫着,爪子不停扒拉着刘亭的衣服,直到彻底离开了屋子。

    尼楚贺莫名从那叫声中听出了几分不满和控诉。

    真是见了鬼了。

    尼楚贺挥去那些奇怪的感觉,想到方才四爷的行为,暗自得意。

    看来四爷并没有想象中的不近人情,还允许她留下小黑,如此看来她还是颇有希望的。

    外面的喜鹊敲了刘亭的脑袋一下,低声责备,“你是怎么看着它的?主子爷在竟敢把它放出来,幸好主子爷没生气,否则我定剥了你的皮。”

    刘亭脸皱成苦瓜,“喜鹊姐姐,我真不是故意的,这猫太贼了,趁我不注意一下子就跑了,我都追不上。”

    喜鹊不耐地摆摆手,“好了好了,看主子会不会生气吧,以后仔细点儿,看紧了,再有下次我就把你和这只猫一起煮了。”

    刘亭忙不迭保证了。

    无论前世今生,尼楚贺都是一个人,从未有过感情经历,更没和任何人发生过实质性的关系。

    是以她对这方面的经验为零,期待值同样为零。

    她能接受四爷,除了因为她在这里的身份没得选择,也是因为这张脸还算好看,也不算委屈了自己。

    既然进了这府,她就要让自己过的好好的,不能比任何人差了。

    不就是争宠吗,她相信自己会做的很好。

    可真到这时候了,她反而紧张了。

    等到事情结束,她依旧如做梦般,呆呆地望着帐顶。

    身边的人呼吸渐渐变得均匀,可她的心情却久久无法平静。

    到底是第一次,终究无法做到水过无痕。

    没有她想象中的愉悦,甚至这个男人一点也不温柔,她还没缓过来,一切就结束了。

    身体依旧隐隐作痛,尼楚贺想,如果这就是男女之间的体验,她只想说四个字:太糟糕了!

    更气人的是,这个男人一点安慰她的意思都没有,完事儿后直接倒头就睡。

    她怀疑对方压根就是为了完成任务,没有半分投入的情绪。

    尼楚贺心里头十分憋闷,偏偏不能发泄。

    唉,罢了,谁让这里的世界就是这样呢。

    要让男人体谅一个小妾,那恐怕是做梦。

    不知过了多久,尼楚贺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等到身边传来动静,尼楚贺一下子就醒了。

    天还没亮,身边的男人已经起身了。

    尼楚贺一骨碌爬了起来,忽然嘶地一声,一下子又跌了回去,心里大骂,这简直不是人干的活儿。

    胤禛刚掀开被子准备下去,见状忙扶好她,打量着她揪成一团的脸,皱了皱眉,“还疼?”

    尼楚贺知道规矩,自然不敢矫情,垂下头,脸颊微红,“有一点点,不碍事,妾身服侍爷更衣。”

    她没说不疼,毕竟那就太假了,也不好说的太严重,否则岂不是让对方没了面子。

    不让人觉得在抱怨,又让对方知道她的确有些不舒服却忍着,反而能博些怜惜,不至于让男人无动于衷。

    果然,殷逍看着她的目光多了些温情,“爷走后你好好歇着,想吃什么喝什么吩咐膳房。”

    尼楚贺乖巧点了头。

    喜鹊和登梅撩起了帐子,挂在两边,喜鹊扶她下地,登梅和两个小丫鬟服侍四爷净脸。

    尼楚贺忍着痛服侍四爷穿了上朝的衣服,直到送走了四爷,便噗通倒回了床上,呼呼大睡。

    左右今日不必请安,正好补会儿觉。

    睡到辰时末,尼楚贺才在两个丫鬟的伺候下洗漱更衣,用了些点心,就坐在院子里晒太阳。

    抬起手挡在眼前,遮挡住刺目的阳光,尼楚贺眯着眼睛想,只要身处这个世界,这样的命运就逃不掉,何不让自己高兴点儿,做些让自己高兴的事儿。

    要想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有些事就必须经历。

    她现在也算成功了第一步吧,以后会越来越好。

    “喵~”一只猫窜了上来,四爪在她肚子上踩了踩,然后悠然地坐在她肚子上,两只前爪抬起舔了舔,洗着脸。

    尼楚贺抬手弹了它脑门一下,“你这个小家伙,还敢过来,胆子不小啊,幸亏四爷没吩咐把你赶走,否则你不又要成流浪猫了。以后见着那个男人躲远点儿知道吗?”

    “你这女人好大的口气,凭那个男人想赶走老子?做梦!”懒洋洋带着不屑的声音冷不丁响起,尼楚贺惊得一下子坐起身,四处打量。

    “主子,怎么了?”登梅忙关心地问。

    尼楚贺摆摆手:“没什么。”

    她努力平静下来,看来登梅没听到刚才的声音,那刚才的声音是……

    “蠢女人!我在这儿!”又一声传来,声音离她很近。

    尼楚贺忽然将目光落在眼前这只仰着脸正目不转睛看着自己的黑猫身上,心噗通噗通跳了起来。

    不会吧,她见鬼了?

    猫怎么可能说话?

    尼楚贺试着单手提起它的后脖颈,眼也不眨地瞪着他。

    一道气恼的声音骤然响起,震痛了她的耳膜,“死女人!放开老子,痛死了!”

    同时她面前的黑猫也在使劲扑腾着,不停地喵喵地叫着,声音有些尖锐。

    尼楚贺呆呆地放下它,小黑立刻窜到地上,踩着优雅缓慢的步伐,绕着她走着。

    这世界是玄幻了吗?猫竟然会说话!

    她是不是一直以来搞错了,这里不是历史上的清朝,而是一个和清朝背景类似的玄幻世界?

    尼楚贺仔仔细细地盯着这只猫,仿佛要盯出个窟窿,直到气急的声音再次传来,“别看了,就是老子,别把老子当妖怪,也别说话,免得让人听到了以为你疯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