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综合其他 > 最强弃女攻略 > 第二十章 三人竟无一正常
    十万大山外围,过完年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所以那些靠山吃饭的人们又开始背着背篓,拿着镰刀进山了。

    由于现在是冬季,他们则可以去十万山百里范围附近活动。

    阿桂也进山了,只不过他这次只带着背篓,而背篓里一开始就满满当当的,和其他进山的人明显不是一伙。和阿桂一起跟随的还有阿桂妻子以及张寡妇,至于为什么没带宝儿,应该是怕宝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吧。

    他们这次进山不是为了采药,而是为了祭拜媛子,因为张家的墓地就在这山里,在十万大山中一处处风水极好的山坡上。

    十万大山不仅是附近居民的衣食父母,还是十里八乡人的灵魂寄托,因为在这里葬着很多附近人的死去的亲属。

    张家人也不例外,哪怕成为了有钱人,家族墓地却依旧在山里。

    听张寡妇说媛子就和那个傻子就葬在张家人的家族墓地那了。

    终于,他们来到一处坟头前。阿桂看着墓碑上的字,心中一阵悲切。

    墓碑上是这样写的:爱子张乐志及其妻桂媛之墓。

    没错了,就是这,没错了,媛子她真的不在了。

    阿桂将背篓放下,然后一件件的往外拿东西,一开始是一堆纸钱和纸扎的玩偶,纸衣服啥的,然后是吃的。等发现背篓里没东西的时候,阿桂才停下来。

    他半蹲在墓前,怔怔出神。

    张寡妇和阿桂妻子则把那些吃的摆在墓前。别说,东西还不少,有媛子曾经爱吃的糕点,有媛子曾经爱吃的大苹果,有媛子曾经爱吃的羊肉馅饺子,有......。

    反正他们把能想到的都带了一些来,尤其是糕点,占了大多数,而且还都不重样,不用说,这一定是张寡妇的杰作了。张家铺子的糕点,想来媛子哪怕去了阴间也能闻着味找到吧。

    待东西都摆好之后,他们开始点香,上香,烧那些纸钱还有纸扎,谁也没说话,谁也不知道说什么。

    烧东西的烟应该很呛吧,把三人的眼泪都给呛了出来。

    过了一会,地上就出现了一堆灰烬,阿桂妻子拿树枝把那些灰烬圈了个圈,应该是想这样就不会被风吹跑了吧。

    沉默,许久的沉默,大人们总喜欢的沉默又一次出现了。

    沉默呵沉默,你到底要怎样,不沉默会如何?认个错会怎样?

    沉默呵沉默,好无情,好蹉跎。

    等到他们觉的差不多的时候,才慢慢的直起麻木的身体,然后一步三回头的慢慢离去。

    阿桂他们并不会知道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有几双眼睛正在看着他们。待到阿桂他们的背影彻底消失,三道身影才慢慢的从阴暗处出现,然后径直来到坟前。

    “这就是你说的发现她的地方?”

    玉兔族少年皱着眉头看向小女孩问道。

    “对呀,我就是从这里面把她揪出来的,厉害吧,快夸我”

    小女孩一点不见外的和玉兔族少年说着。

    玉兔族少年却没有理她,他看着身边的含着泪的红衣女子,百思不得解。

    他当初和这一大一小两个女子相遇的时候,就被吓的不轻,后来更是被红衣女子抱着说什么我的郎,她是新娘什么的。

    他不知道女子究竟为什么要这么说,他只是觉得这女子好可怜,和被囚在思过崖中的上一任巡狩使白婉清一样可怜。

    只是这两种可怜还不太一样,一种是求而不得的可怜,一种是别无所求的可怜,而后者,更可怜。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知道,但他觉得自己的感觉没有错,于是他就对这可怜产生了同情,于是他就决定先跟着她们。

    按理说天界之人大多清心寡欲,自己不应该那么容易产生了同情这种感情的呀。

    少年突然想起一事,果然,自己贪吃是不对的,这是一种欲望。而欲望则容易产生别的欲望,感情其实也是一种欲望,对了,一定是这样,不然自己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同情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了。

    想到这他就觉得自己果然聪明无比,不愧是被婆婆看中去掌管丹房的人。

    只是自己的事整明白了,这女孩的事又是怎么回事?

    她为什么会在死人的墓中,她为什么痴痴疯疯,她又为什么看到刚刚来的那几人之后就忍不住想要出去,却又在被自己拦住之后默默地含着泪,也不哭,不闹,就是含着泪看着之前的三人。

    他默默的叹息一声,他并不想太早的惹人注意,不想在事态还没明朗之前卷入麻烦,虽然他不是很在意麻烦,可是麻烦真的会很麻烦啊。

    因为他发现这坟头土虽然是新土,但也过了有些时日了,一般人,不,确切的说是人根本不可能在里面待太长时间的。

    所以,这件事绝对是很麻烦的呀,搞不好,还有可能是个精怪?毕竟小武兄弟就是专门负责捉拿精怪的啊,他知道精怪的很怪不为怪啊。

    只是这女子看起来和常人无异啊,而且从之前的迹象看来那几人和她关系匪浅,如果是精怪一家的话,刚刚的相遇就会让他有所发现的。

    因为在和小武的闲谈中,他知道精怪们只要有三个或三个以上聚集在一起,就会产生灵力共振,越是灵力强大的精怪越是明显。

    距离近的一般仙人就可以察觉到异样,而远距离的也会被天界法器追星盘察觉,然后小武就会去抓,这才是他每次无往不利的最大底牌。

    而自己刚刚并没有察觉到丝毫异样,小武也没有出现,所以这女子的身份就成了一个困扰他心中的谜了。

    他已经往坏处想了不少了,可是他却没有往好处想,只是他虽然在天界资历不高,可是天界的人他不认识也听过名字吧,再说天界的人能混的这么惨?这颠覆了他的认知。

    他突然瞥见那个小女孩正在拿坟头前的东西吃。他摇了摇头,好吧,自己遇到的人一个比一个怪。

    在大山里活蹦乱跳的小女孩,身边没有父母,从人家坟里刨出个活人,还拿着人家坟头前的东西就随便乱吃。无论从哪一点看那个小女孩也不正常。

    好吧,自己也不正常人,是个仙人,以五十步笑百步了。

    算了,以后再一探究竟吧。

    “喂,小丫头,你怎么吃这个呀”

    “怎么了,不可以吗?”

    “也没什么,就是山里不是有好多吃的吗?为什么非得吃这个”

    “哦,你说那些野果子啊,本姑娘都吃腻了,没事的时候就吃些这个尝尝鲜”

    “额,好吧,你厉害”

    “其实也没什么了,再说这次可是我应得的 ”说着还递给玉兔族少年一块糕点,示意少年也尝尝。

    玉兔族少年内心其实是抗拒的,但看着小女孩吃的那么香,自己一个大男人,还是个男,神,害怕什么,于是也就接过来试着尝尝看。这一尝就停不下来了,真好吃,原来人间有美味是真的。

    怪不得,怪不得小武老往人间跑,怪不得婉清仙子不想回天界。

    原来,原来这姐弟两个都是个吃货啊。

    少年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沾沾自喜的厉害,比吃到美味更加高兴

    小女孩不知道这少年吃个祭品有什么好高兴的,她自顾自的指了指红衣女子,道:“刚刚走了的那些人应该是给这个人送的吧,只是他们还不知道本姑娘把她给揪出来了。哈哈,要是他们知道的话还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本姑娘了,如果他们觉得这一切是真的话”

    玉兔族少年想了想,觉得还是有道理的,只是他一想到一个八九岁的小姑娘又是刨人家坟又是吃人家坟头的东西,哎,这画面太美,简直不忍直视。

    他看了看墓碑,然后说道:“这个女人应该叫桂媛吧,名字倒是挺好听得,就是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又怎么会还活着就埋掉了”

    “把你放进去好几天你也会疯掉的,毕竟,那可是死人待的地方,至于为什么会把她活埋我就不知道了,你有兴趣的话可以问她去”

    玉兔族少年看了看身穿红衣的桂媛,摇摇头,现在问不是白瞎嘛。

    “你就没有给她吃东西,没给她收拾一下?搞得她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

    “我给她了,只是她不吃呀,而且她一直也认为自己是鬼,我把她揪出来的时候她就一直说我是鬼,见到鬼真好,她以为她自己是已经死了的鬼吧。至于她看到那几个人就忍不住冲出来,应该是想知道怎么那几个人也死了变成鬼了吧,所以才这么伤心”

    “哦,这样啊,看来她的病在心上啊”

    “是啊,所以我就放弃给她吃的了,不过奇怪的是她好几天不吃饭竟然还活的好好的,真是,真是比我们还要变态”

    “我们?”

    “哦哦哦,我说的是我们这样的人类啦,人不是都喜欢说一顿不吃就饿得慌嘛。你说她不会真的是鬼吧”

    说着小女孩做了个鬼脸,希望像第一次一样把玉兔族少年给再吓一跳。

    可是少年却不为所动,毕竟小女孩的演技实在太菜了。

    “怎么可能,应该是之前吃了什么东西吧。”

    玉兔族少年不确定的说道。

    小女孩见少年没反应,有些垂头丧气。只不过这时候,身穿红衣的桂媛却突然动了起来,她走到坟前,然后拿起一块糕点,轻轻地闻了一下,然后放到嘴边吃了一口。

    桂媛满意的笑了笑,没错,就是这个味道。

    这味道自己吃了十几年了,没想到死后还能再吃到,真是,太幸福了。

    二人静静的看着吃糕点的媛子。

    小女孩看着这样的媛子,原来她也知道吃东西啊,看来是自己之前给的东西不合她胃口。

    玉兔族少年看着这样的媛子,原来她吃东西的样子还挺好看的啊,笑起来好像更好看了。嗯,没错,只是看笑的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