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重生在十万年后 > 第1章 创世之主
    时值三月,风和日丽。

    “仙湖,古时曰仙梦泽,此湖纵横三千里,形状如仙人之手,好似仙人一掌,印出这滔滔大湖,真乃天工造化。”

    望湖楼上,云山书院的老师李守义,带领着一众学生游学踏春,向他们讲述着仙湖的由来。

    “你们抬头看,这望湖楼上的题诗,就是当朝大学士程慕明亲笔题写!”

    顺着李守义所指望去,一个学生念道——大千生灭一念里,未觉仙湖与天齐!

    “好!好!好诗啊!”

    “大气磅礴,如神来之笔!”

    “不愧是程慕明程大学士,我等自愧不如啊!”

    “那还用说?程大学士乃是当世大儒,学问高深莫测!”

    ……

    一群学生连连赞叹,恨不得写一篇万字长文,穷尽世上一切的美好词汇,去赞美这两句诗。

    不远处的包厢中,一位白发老者,似乎听到了他们的赞美,微笑着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老师,你听听,他们都在夸你的诗句呢!”

    旁边的年轻人,华服锦袍,一身贵气逼人。

    “殿下,你看到那位渔翁了吗?”老者指着远处的一个老翁,斗笠蓑衣,在湖边静静垂钓。

    “老师的意思是?”年轻人疑惑的问道。

    “莫要心浮气躁,才能稳坐钓鱼台!殿下乃是天潢贵胄,更应该稳如泰山,不被这些小事所动。”

    老者轻抿一口茶,脸色如古井无波。

    “老师教训的是!”

    年轻人点了点头,随即便坐了下来。

    然而,就在这时!

    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呼噜、呼噜、呼噜……

    居然,有人睡着了。

    在李守义的课上,在程大学士的诗句面前,睡着了。

    “易尘,你在干什么?”

    李守义一声暴喝,气得满脸涨红。

    “这里是?”

    易尘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

    突然!

    他的脑海里,无数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逐渐明白。

    原来,他重生了。

    再一次的重生,回到了这个,几乎由他一手缔造的玄黄大世界。

    十万年前,身为一个地球人的他,意外重生在了这个陌生的世界。

    那时候的他,突然发现在他的脑子里,装满了无数来自玄幻小说的功法。

    摩诃大手印、三界崩灭炮、诸天生死轮、神象镇狱劲、九字秘、大虚空术、斗战圣法、六道轮回拳、一气化三清……

    所有的功法,所有的神通,所有的绝学,在这个世界,全部成为了现实,全部都能修炼。

    而且,除了他之外,整个世界,所有人都不知道该如何修炼。

    一个个就如同原始人般,只会些粗浅的、本能的修炼方法,和他掌握的那些无上绝学,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从此以后,他就成为了整个玄黄大世界的创世主!

    是他,缔造了八大世家!

    是他,创造了十大圣地!

    是他让诸强争锋,是他令群雄臣服!

    就连修炼的四大秘境,甚至连每一重的小境界,都是由他命名,由他定义!

    十万年!

    他花了十万年的时间,一手创造出这个弱肉强食,实力为尊的残酷世界。

    而他自己,更是连渡九次天劫,踏入仙帝之境。

    然而,哪怕是至强者,终究有老去的那一天。

    在最后的晚年岁月,他却被自己一手带大的弟子永恒仙王暗害,从此陨落,身死而道消。

    “天下岂有十万年的太子?师尊,你该退位了!”

    想起他最后那句话,易尘不禁摇头,一声长叹。

    唉!

    你终究还是没忍住啊!

    “摇头?你摇头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还觉得程大学士的诗句不好?”

    李守义冷笑着问道。

    这个学生,平时不学无术,上课睡觉也就算了,居然敢对程大学士不敬,简直就是大逆不道!

    “你说那两句吗?确实不怎么样!空有大形,却无大意。”

    易尘抬头看了一眼,随口说道。

    玄黄大世界向来是以实力为尊,什么吟诗作对,都是下乘玩意儿,只有偏远蛮荒之地,才会研究这些东西。

    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地方,很荒凉!

    “放肆!你也配评价程大学士的诗句?”

    “胆大包天啊,老师,你听听,他这说的还是人话吗?”

    “狂妄,太狂妄了,居然敢如此贬低程大学生!”

    ……

    一众学生,纷纷勃然大怒,指着易尘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痛骂。

    因为程慕明不仅是当朝大学士,更是每年科举考试的出题人,可以说是全天下读书人的老师。

    在这些学生眼中,他就是神仙般的人物,是当世圣人,容不得有半点轻蔑。

    “山野刁民,胆大包天!老师,我这就让京兆尹严惩此人,还老师一个公道!”年轻人怒斥道。

    “殿下,何必动怒呢,不妨听听他怎么说。治国为君,就是要听进去这些难听的话。”

    而那位老者却是笑了笑,给他倒了一杯茶。

    “可是……”

    年轻人还想说什么,却看到老者指向了湖边的渔翁。

    “哼!”

    他气愤愤的冷哼一声,可还是乖乖坐了下来。

    ……

    “空有大形,却无大意?好,好啊,你可真能说,那你来作诗。我给你十步的时间,你给我作一首远胜程大学生的诗看看!”

    李守义冷笑着说道。

    他看易尘不顺眼已经很久了,正好趁这个机会,整一整这小子。

    十步成诗?

    还要远胜当朝大学士?

    这怎么可能?

    分明就是故意刁难嘛!

    听到李守义的要求,众多学生纷纷嘲笑起来,等着看一场好戏。

    就他一个小小的书院学生,也敢当众贬低程大学士的诗句?

    现在,李老师故意整他,也是易尘活该,自作自受!

    “十步成诗?”易尘愣一下。

    “怎么?做不到吗?”

    李守义脸上的冷笑,越发讥讽。

    易尘摇了摇头。

    “我就知道。”

    “呵呵,刚才口出狂言,现在又不行了。”

    “切,没意思。”

    ……

    众人的讥讽声刚刚响起,易尘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丝微笑。

    “十步太多,八步就够了。”

    八步成诗?

    他,是不是疯了?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做到?

    那可是当世大儒程慕明的诗句啊,别说十步八步了,就是给他十天半个月,也不可能超越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