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重生在十万年后 > 第27章 《云天宫赋》
    “超等是你能想的事情吗?好好脚踏实地,先写出一篇过丙等及格线的文章吧!”

    春测的成绩分为甲等、乙等、丙等、丁等,四个等级。

    甲等是杰出,乙等是优秀,丙等是合格,而丁等是差!

    而在甲等之上,还有一个超等的品级。

    一旦获得超等的认可,就能不需要参加其他考试,直接晋升为举人。

    但是超等何其困难?

    整个云山书院,已经快七八年没有出一个超等了。

    就算放眼整个玉京城,超等也是两三年才能出现一位的绝世天才,必当轰动玉京。

    上次易尘考试的成绩,仅仅是最差的丁等。

    别说是什么甲等乙等了,在上官靖眼里,他连考个丙等都非常困难,更何况是虚无缥缈的超等。

    “上官大人,你不想听听我的开篇吗?”易尘淡淡说道。

    上官靖语气冷漠的说道:“不必了,我公务繁忙,没时间花在这种琐碎小事上。好高骛远,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说完,他便转身离去,根本懒得知道易尘的文章。

    “唉,你这上官叔,也真是的!小尘别气馁,就算文测考不好,明天武测努力就行了。哪怕今年不行,那就明年努力,总能考出个举人!”

    苏姨鼓励了几句,随即就跟了上去。

    “哼,还超等呢,真是活在梦里!”上官婉儿同样嘲笑道。

    一个连合格都考不出的人,怎么可能写出超等的文章?

    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我若是拿到超等的评级呢?”易尘反问道。

    上官婉儿不屑的笑了笑,“你要是能拿到超等,我就答应你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都行吗?”易尘笑着问道。

    “对,什么要求都行!”

    上官婉儿心直口快,没多想就跟着回答。

    等她说出口,才意识到自己把话说得太满了。

    “好,那就一言为定了!”易尘说道。

    “哼,一言为定就一言为定,反正你也不可能考出超等!”

    上官婉儿赌气的嘟着嘴,似乎是在安慰自己。

    要是他真考出了超等,肯定会想那种这种,那样这样的要求。

    不过,就他那点本事,做梦都不可能超等。

    没事,没什么好怕的!

    ……

    云山书院的考试院。

    一群老学究,在批改着今年的春测答卷。

    “这、这写的都是些什么东西?狗屁不通!”

    “白卷?气死我了,还敢交白卷的,这种学生读的什么书?”

    “胡闹!胡闹!这文章写的,连字都没练好,写个屁的文章!”

    ……

    考试院里,咒骂声此起彼伏。

    这群锱铢必较的老学究,一个个气得都快炸毛了,显然是对今年的春测非常不满意。

    “唉,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云山书院的院长孙鹤年,闲庭信步的走来,随手拿起几张考卷一看,忍不住摇头直叹气。

    这都快八年没出一篇超等的文章了。

    再这样下去,云山书院的地位,就要被榆林书院和金诚书院给超过了。

    “八王毕,四海一;胡山兀,云天出。覆压六百余里,隔离天日……”

    突然,一张考卷出现在了孙鹤年的眼前。

    他随意扫了一眼,摇头叹息,“开篇写的都是什么啊,好歹先点题啊?什么八王毕,四海一;胡山兀,云天出,这都写的……”

    嗡!

    当他再一次念出那段开头时,整个脑袋都嗡嗡作响,像是受到了某种巨大的冲击,一下子就愣住了。

    气势!

    磅礴大气!

    如历史大潮,滚滚而来,无人可挡!

    那种涛涛大气,让孙鹤年忍不住拿起考卷,当众朗诵起来。

    “嗟乎!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商爱奢靡,人亦念其家……”

    “呜呼!灭八国者八国也,非商也;族商者商也,非天下也。嗟乎!使八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商;使商复爱八国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得而族灭也?”

    “商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呼!

    一口气,朗诵完整篇文章。

    这位云山书院的老院长,满脸通红,像是费尽了全身力气。

    但是,在他的脸上,却充满了一种酣畅淋漓的快感,令他欲罢不能,甚至还想再读一遍。

    一群老学究,完全沉醉在,这篇千古文章的气势之中。

    甚至不知道,刚才过去了多久。

    直到有人突然大赞一声——“好!”

    众人才骤然惊醒,脸上却仍然有一种意犹未尽的神色。

    “好啊!好文章!”

    “磅礴大作,震烁古今啊!”

    “不亏是孙院长,这等文章,足可名留千古!”

    “院长之才,我等愧不可及也!”

    ……

    赞叹之声,络绎不绝的响起。

    如此惊世骇俗的文章,如此惊艳绝代的文章。

    他们就是用脚指头,都能想得出来,肯定是眼前这位学贯古今的老院长所作,为的就是给这群学生,做一个表率!

    “你们夸错人了。”

    孙鹤年淡淡说道,脸上却难掩那种发现瑰宝的惊喜。

    “夸错人了?难道,这篇文章不是院长您写的吗?”

    李守义疑惑不解的问道。

    “是啊,除了院长,还有谁能写出这等文章?难不成是程慕明程大学士?”

    “若非院长所作,那想来想去,也就只有程大学士了。”

    “没错,院长和程老先生,并称为‘程孙’,乃是当今文坛双绝。若不是院长,那就只能是程老先生了。”

    ……

    这群老学究纷纷点头。

    如此文章,可流芳百世,可传颂万年。

    除了人称“程孙”的程慕明和孙鹤年,还有谁能写得出来?

    既然不是孙鹤年孙老院长写的,那就只能是当朝大学士程慕明的大作了。

    “唉,你们都错了。这篇文章,既不是我所写,也不是程老兄。”孙鹤年摇了摇头说道。

    “那还能是谁?”李守义追问道。

    哪怕在他这种苛刻至极的眼光里,这篇文章,也绝对是上上之作,无可挑剔的好。

    将大商的灭亡,和天下百姓的主题,牢牢联系在一起,借古鉴今,意味长远,更是忠告当今朝廷,要以民为本,方是万世之策!

    不是程慕明,也不是孙鹤年。

    总不能是那个易尘写的吧?

    想到这里,李守义不禁讥笑起来。

    如果那个易尘能写出这种文章,他就干脆一头撞死在墙上算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