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重生在十万年后 > 第77章 谁赞成?谁反对?
    一群衙役,穿着乱糟糟的官服,拖着条杖棍,骂骂咧咧的走来。

    “特娘的,原来是你小子!谁让你鸣冤鼓的?”

    其中一个衙役,抬腿就是狠狠一脚踹来。

    “滚!”

    一声冷喝。

    易尘出掌如狂风暴起,瞬息席卷全场。

    七八个衙役,顿时就如风吹稻草般,排排倒下,根本不堪一击。

    “你竟然敢打官差?你是想造反吗?”

    这时候,陈捕头龙行虎步的走来。

    他是云岩县衙的捕头,腰佩弯刀,眼神如豺狼般凶狠。

    “哼,造反?企图殴打朝廷命官,谋害县令,你们才是想造反吧?”

    易尘大步向前,冷声呵斥道。

    “县令?陈捕头,他说他是县令,笑死我了。假冒县令,罪加一等,这小子真是活腻了。”

    啪!

    “闭嘴!见到县令大人,你们竟然敢如此放肆!”

    陈捕头狠狠一巴掌抽去,把那个衙役都给抽傻了。

    和那些不学无术的衙役不同,陈捕头多少有点脑子。

    这可是县令啊!

    谁会冒充县令?

    而且,还是在云岩县的县衙里,当着一群衙役的面,去冒充县令?

    除非是他脑子进水,不要命了!

    “他、他真是县令?”有个衙役难以置信的问道。

    眼前的少年,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怎么会是县令?

    这里可是云岩县啊,就算是王公贵族的公子哥,过来镀金历练,也万万不会挑这种鬼地方啊!

    如果不是显赫的家世背景的话,就这种年纪的人,又怎么可能成为县令老爷?

    “云岩官印在此,如假包换!”

    易尘手托着一方黄铜官印,神色肃然。

    “小人陈山行,叩见县令大人!”

    陈捕头率先一步跪下,语气沉稳。

    如果刚才还只是猜测的话,那么现在,对方连官印都亮出来了,那就是如假包换的云岩县令,绝对假不了的!

    一群衙役顿时就懵了。

    不过,看到连陈捕头都跪下了,他们也一个接着一个,纷纷下跪。

    “本官易尘,乃是皇上任命的云岩县令,兼云岩参将,封邑三百户的云岩男爵。”

    易尘刚才一口气把三方铜印都摆了出来。

    县令,参将,男爵,全都在云岩县。

    等于是云岩的土皇帝,掌握着县衙、军队和税收所有权力。

    “那、那我们以后,该如何称呼大人呢?是叫县令老爷,还是参将老爷,还是易爵爷!”

    有个年轻的小衙役,疑惑的问道。

    “就叫易大人吧!”易尘说道。

    “是,拜见易大人!”

    一群衙役和捕快,连忙再次参拜。

    能够同时兼任这三个头衔,而且还如此的年轻,可见其背景之深厚。

    更何况,从刚才易尘的出手来看,就连他的实力,都远在众人之上。

    对于这种要背景有背景,有实力有实力的大人物,他们心里那点小算盘,也不敢随便乱打。

    “吩咐下去,三天后的午时,整个县,所有衙役、官差、捕快,乃至是全城守军,在云岩县的点将台全部集合!”

    “违令者,斩!”

    易尘冷冷抛下一句话,便转身离去,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听到易尘的话,在场的一群衙役捕快,顿时就愣住了。

    所有官差和守军,都在点将台集合?

    这县令老爷,是想干什么?

    而且,还说什么“违令者斩”!

    难道,哪天谁要是没去,他还真敢杀人不成?

    “陈捕头,你说,三天后,我们要去,还是不要去啊?”有个衙役犹豫不决的问道。

    就算有三重官衔加身,就算有一身不俗的武力。

    可是,易尘毕竟太年轻了,在场的有些衙役,就连儿子都比他大。

    谁会一见面,就听从这种小毛孩的话?

    “咱们这位县老爷,有点不一般。到时候,我们还是去一趟吧!点将台又不远,废不了多少劲,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陈山行沉思片刻,最终还是决定去看看。

    新官上任三把火,而且对方又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这时候公然抗命可没什么好处。

    “那这事,要不要和周队长商量一下?”有人小心翼翼的问道。

    “周朝先?”提及那个名字,陈山行冷笑一声,“去跟他说一声就行了,至于去不去,随便他决定了。”

    “行,陈捕头你是咱们县衙的老大,我们都听你的。”

    一群衙役说道,显然是以陈山行为首,马首是瞻。

    ……

    很快,守城的军营里,就传来了县衙的消息。

    “三天后,午时,让我们所有人都顶着大太阳去点将台集合?他以为自己是谁,是皇帝吗?还是把我们都当成狗了,让来就来,让走就走?”

    啪!

    周朝先摔碎了手中的酒杯,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周朝先坐在一张虎皮大椅上,好似霸占山头的山寨大王,金刀大马的,一身霸气。

    “队长息怒,在咱们云岩县,谁不知道,您周队长才是这里的皇帝。他就一个小小的县令,算个什么东西啊!”

    “就是,就是,云岩县令都死了多少个了,这一年又一年的,不管县令怎么换,可周队长,永远都是周队长!”

    砰!

    突然之间,周朝先抬脚就是狠狠一踹,直接把那人踹飞出去。

    “你特么说什么?你的意思是,老子一辈子都是队长,就特么做不了参将吗?”周朝先怒吼道。

    他做了多少年的守城队长,弄死了多少县令,等的就是有一天,自己能坐上云岩参将的位置。

    从此以后,名正言顺,在这块云岩县的地盘上,他就是正儿八经的土皇帝了!

    可是现在,朝廷又特么派来一个新官。

    区区十八岁的年纪,今年刚考上的举人,却能同时兼任县令、参将和男爵,简直就是把整个云岩县,所有的大官都给占尽了。

    那以后,他周朝先周队长,在云岩县还怎么混啊?

    “那、那队长,三天后,我们要不要去啊?”有人小声问道。

    “去你爷爷个腿!”周朝先怒骂道。

    不过很快,他就脸色平静下来,还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我觉得,三天后的午时,我们还是少去点将台为好。当然,这也只是一个提议,大家都可以表个态。”

    “谁赞成?谁反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