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重生在十万年后 > 第84章 入漠北
    “呼!”

    易尘长长吐出一口气。

    这个赵大管家,不亏是真正的武道圣者,一身血肉和功力,至少相当于十个以上的武道宗师。

    易尘将他吞噬炼化后,直接就一口气打开了黄道十二星穴。

    整整十二个大穴窍,同时打开!

    勾连星穹,念头通达!

    易尘仿佛踏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不仅吞噬掉赵大管家的所有能量,就连他的部分记忆,也被易尘炼化吸收。

    一幅幅画面,在易尘的脑海里,如走马灯般,一一闪过。

    赵大管家隐藏在记忆深处的,种种秘密,此时全都摊开在易尘的眼前。

    “原来如此!”

    顿时之间,易尘就知道很多唐家,乃至是朝廷最深层次的秘密。

    比如大秦王朝和漠北王国私底下的默契,其实当年就是唐家,尤其是唐鸿泰极力促成的。

    唐鸿泰是朝廷里最大的主和派,主张和漠北王国和谈,甚至不惜出卖北州十三省众多百姓的利益,乃至是身家性命。

    来换取漠北王朝的低度侵略!

    在大秦王朝许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某种程度上,放任漠北王国入侵北部,四处劫掠的同时。

    漠北王国也答应大秦王朝,每年入侵的次数不会超过两次,范围不会超过北州十三省。

    而且,只劫财,不劫人。

    只要北州十三省的人,不主动挑衅漠北军队,他们就不会随意砍杀,更是保证绝对不进行屠城。

    当年,唐鸿泰作为大秦王朝的使臣,前往漠北王国谈判的时候,赵大管家就是他的随身护卫,贴身保护他的安全。

    这种私底下秘密签署的条约,等于是在某种程度上,出卖了整个北州十三省。

    以近乎半割让的方式,保全大秦王朝其他地区的安全。

    “哼,真是一群废物!”

    易尘冷冷嘲笑道。

    以地事秦,如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

    这正是杜牧在《阿房宫赋》里的千古名言,易尘将其改成了《云天宫赋》。

    看来,当初那位大秦皇帝,之所以如此欣赏易尘,破例给了个文武双举人,更是一次次破格提拔。

    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把最靠近漠北王国,位于第一线的云岩县,整个都封给你易尘。

    很可能就是这个原因,就是因为他看到了易尘在文章里写的那几句话。

    那位皇帝,也觉得此事非常耻辱,身为一国之君,这等丑事是耻辱中的耻辱。

    他想改变!

    所以,才让写出那篇文章,写出那几句名言的易尘,来云岩县试试看。

    来这座抵抗漠北大军第一线的城池,试试看!

    难怪,就算易尘在云岩县,如此肆意妄为,不管做什么,朝廷方面都没什么动静。

    恐怕都是那位老皇帝在默许!

    在炼化赵大管家的部分记忆之后,许多无法解释的事情,都在易尘的脑海里串联起来,得到了最有可能的解释。

    “那我就不客气了!”

    在想通这一切之后,易尘脸上的笑意更浓,对于未来的计划更加清楚。

    几天后,一位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黑衣少年,走出了云岩县城的北门。

    孤身一人,一路向北,朝着漠北王国前进。

    ……

    吞噬赵大管家这尊武圣之后,易尘打通黄道十二星穴,实力再次大涨,一身力量已然到达整整十二万斤的磅礴巨力。

    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就连赵大管家这尊武圣,都挡不住他的全力一击。

    甚至在瞬息之间,就要被易尘斩杀,根本无法抵挡。

    如今的易尘,已经不需要什么马匹了。

    与其骑马,还不如他的走路快,骑马纯粹是浪费时间。

    和大秦王朝的繁盛不同,漠北王国就显得颇为荒凉。

    尤其是在出了云岩县城之后,一路往北走,不是草原,就是荒漠。

    常常一连数十里地,甚至是上百里地,都荒无人烟,看不到半个人影。

    这种地方,除了偶尔在大秦和漠北两地来往的客商之外,就是游牧的漠北人了。

    不过,他们都不是定居,而是四处游荡,很少能够看到。

    像这种荒凉的地方,就连劫掠的匪寇,都懒得过来。

    因为实在是太荒凉了,可能一连十天半个月的,都看不到什么人,这还抢劫个屁啊!

    易尘一口气走了快两千里路,才抵达漠北王国的第一座城池——巴托城!

    巴托在漠北语中,意思是“绿洲”!

    巴托城便是在这片荒漠之中,极为罕见的绿洲。

    不远处的巍峨雪山,雪水融化,化作一条河流,横穿过荒漠,汇聚成一片如镜子般明亮的湖泊。

    而巴托城,便是建造在这片湖泊的边上,几乎就是环绕着湖泊而建立起来。

    整个巴托城的城中心,就是镜湖。周围一圈楼阁,如锦带般,缠绕在镜湖边上。

    作为漠北王国最重要的城池之一,巴托城共有六道城门,每一道都守卫森严,盘查着进进出出的所有人。

    如果是漠北人的话,可以随意进出巴托城。

    但如果你是大秦王朝的人,那么每次进城,都要收取一两银子的进城费,极其的昂贵。

    所以,大秦王朝这边,会去巴托城的,只有那些运货的客商。

    把大秦王朝的绸缎衣物,瓷器茶叶,贩售到漠北王国。再把漠北王国的羊毛羊皮,各种貂皮兽皮,珍贵的药草玉石,贩售到大秦王朝。

    这一来一往之间,虽说是风险极大,甚至可能在半路上丢了性命。

    不过,其中的利润,却是五六倍,甚至是十几倍二十倍的庞大利润!

    以至于不管每年死多少人,都会有源源不绝的客商,在两国之间往来做生意。

    “呵,秦人,真是又矮小,又瘦弱,跟个猴子一样!”

    守城的漠北人,看着易尘冷笑道。

    “十两银子,赶紧的,交出来!”

    另一个漠北人,不耐烦的催促道。

    “入城费不是一两银子吗?”易尘问道。

    “一两银子?你做梦呢?我们不得吃喝吗?没看我们几个累死累活的看城门,多要你几两银子的幸苦费,怎么了?”

    那个漠北人肆无忌惮的叫嚣道。

    “对对,就是十两银子!赶紧交了,别特么的给老子墨迹!”另一个漠北人也威胁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