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楚门狼 > 第十二章:八徒拜师(中)
    大河王收下梁荧雪,梁家父女喜不自胜。

    梁金峒很是激动,他道:“河王,你收下小女,以后我大雾山和大河府就是一家人了。以后河王的事,就是我的事。有什么事河王你尽管吩咐。”

    大河王这次收徒意图就是拢络八派为他所用,大河王要的就是梁金峒这句话。

    大河王道:“对,以后我们是一家人了,梁兄,以后我们两家福患共济。大雾山有事需要帮忙也尽管开口,我定全力相助。”

    梁金峒听了这话更是欢喜,他道:“那我就将小女留下了。你就当自己闺女一样管教,不听话该打就打,该骂便骂。不能由着她性子来。”

    大河王笑道:“我一定好好教她。”

    大河王和梁金峒又寒暄一会儿,因为还有别家掌门排队等着河王见,梁金峒就先告辞而去,将女儿梁荧雪留下。

    河王命人先将梁荧雪安顿下,待八徒收齐一起行拜师之礼。

    至此,大河王已收了六个徒弟。

    琼王府小王爷宇文乐、百家铺李思、甘州八阵小雷神厉风、百幕谷荣九斤、天风局郑一巧、大雾山梁荧雪。

    这六名徒弟中,现在只有十域中的一名子弟,就是小雷神厉风。

    接下来又会有哪家子弟有幸成为河王徒弟,楚狼也很期待。

    这次十家有九家都是大当家带子女前来拜师,所以就算大河王没有收他们儿女的意向,也得给这些掌门首座些面子。只要投拜贴的掌门,他都会亲自接见。

    又见了几家掌门,天色也暗。河王命肖昌发通告,请各门派拜师的人明日再来。聚集在河王府门前的人群也各自散去。

    几名徒弟暂时先安顿在客房。楚狼则被安顿住在大河王院落的东厢房中,就在大河王眼皮之下。

    大河王也告诉府中的人,楚狼是他好友之子,现在来投奔,以后便留在他身边做事。

    楚狼新来便能留在河王身边做事,这让府中不少人又妒又羡。

    楚狼吃罢晚饭回到自己屋中。楚狼被老怪囚了八年,现在进入这大河王府,不光要面对形形色色的府中的人,还得遵守各种各样的规矩,楚狼也得慢慢适应。

    楚狼独坐桌前,他用手指蘸了茶水在桌上先画了个圆,然后又填上眼睛,嘴巴,最后又画个两根朝天的小辫子,便形成一个女娃的形状。

    楚狼看着那副画,此刻一种难以形容的感受漫过少年的心。楚狼自语道:媳妇儿,我这次来河王府是拿命赌。现在河王收我为徒了。我有救了。我要刻苦学艺,我也要打探你的下落。不知你还记得狼哥吗?不知你现在又长成什么模样了……

    这些年来,尽管楚狼无数次回忆起那个美丽的小女孩,但是那时候他也年龄小,经过这些年,女孩的容颜在他脑海中也变得模糊不清了。但是楚狼却未打消寻找她的念头。

    看着这副画,幻想着以后找到小女孩的场景,楚狼脸上露出充满希望的笑。

    ……

    翌日清晨早饭后,各派掌门又带着子女来到大河府外拜师。那些看热闹的人也陆续聚集在了大河府前。

    他们都好奇接下来还有谁会成为大河王徒弟。

    尤其是为此事下了赌注的人,更得在第一时间掌握最新消息。

    大河王连着见了两家掌门,与他们寒暄一番,又婉言拒绝。楚狼仍是立在旁边听命。这时肖昌又命人送进拜贴。

    大河王一看竟然是千甲城的城主龙向天的拜贴。

    大河王心情一振。

    千甲城在江湖中地位可仅次大河府。

    自从接到龙城主的信后,大河王就一直等着千甲城的人。

    大河王立刻命楚狼带人去府门口迎接,并嘱咐楚狼不得怠慢。

    楚狼就带着两人出府门迎接。

    当楚狼一出府门愣了,门口竟然立着修罗刀。

    修罗刀依旧一身银甲,依旧散发着那种眩目的银光。他的目光亦如腰畔刀柄那颗拳头般大的水晶骷髅头,散发出让人捉摸不定的诡异的光彩。

    修罗刀身边还有一个女孩,十几岁模样。女孩生的很清秀,五官也很端正。她眼皮却耷拉着,如犯困瞌睡的猫咪。二人身后立着八名身披着甲胄威风凛凛的千甲城剑手。

    修罗刀看到楚狼同样愣了。

    楚狼未想到来的是修罗刀。

    修罗刀更是未想到迎接他的人竟然是楚狼。

    那日楚狼坏了修罗刀的事,修罗刀对楚狼一直心存恨意。

    修罗刀目光一寒道:“是你?!”

    尽管楚狼和修罗刀有过节,但是大河王让楚狼出府恭迎,楚狼也不能出言不逊坏河王的事。

    楚狼道:“是我。”

    修罗刀道:“这算是冤家路窄吗?”

    楚狼不卑不亢道:“路宽路窄,是修城主你自己走的,不关我的事。”

    楚狼弦外之音:我他妈又没请你来。

    那女孩见二人并不友好,她用那双瞌睡眼看看楚狼,又看看修罗刀,一副懵懂模样。

    管事肖昌一看这情形便知道二人有过节。

    肖昌便笑容可掬对修罗刀道:“修城主,他是楚狼,是河王亲信。”

    肖昌将“亲信”两字咬的更重些,意提醒修罗刀,得给河王面子,不能恣意而为。

    楚狼竟然还是大河王亲信,这更出修罗刀意外。不管修罗刀对楚狼有多怨恨,现在他也得给大河王面子。况且,他是带人来拜师的。

    修罗刀面色缓和了些,他道:“原来楚兄为河王做事,那日你为何不说?真是闹出天大误会了。”

    楚狼道:“说了管用吗?”

    修罗刀道:“或许管用呢……”

    别说当时楚狼还和大河王无任何牵扯,就算真是大河王的人,修罗刀也不会放过楚狼。现在修罗刀也只能暂且隐忍了。

    楚狼带着修罗刀和女孩带入府中,其余千甲城的人留在府门外。

    楚狼领着二人朝河王会客厅走。在穿过一条廊道时候,与楚狼并行的修罗刀低声对楚狼道:“以后,我一定会杀了你!”

    楚狼淡声道:“我等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