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楚门狼 > 第十五章:黑暗中的人(上)
    楚狼用铁锤猛砸自己胳膊,秦良英等人惊得目瞪口呆。

    这八名弟子中,也不乏手狠手辣的主儿,但是那也只是对别人狠毒。对自己根本下不了这样狠手。

    他们却不知道楚狼有一身奇异铁骨。而且楚狼更是遭受阴风老怪用各种残忍手段折磨了八年。忍受力更是他们难以相比的。

    有一次老怪用铁锤猛击楚狼胳膊十八下,才将楚狼胳膊砸断。

    所以这十下,楚狼完全可以忍受。

    楚狼甩了下麻痛的胳膊,他撕下几条衣衫,有条不紊包扎血肉模糊伤处。

    楚狼还能甩胳膊!

    秦良英他们更是觉得匪夷所思。

    这说明楚狼虽然皮开肉裂,但是骨头无事。

    现在他们脑子里都在想,楚狼一定身怀奇功绝学?!

    楚狼包扎好胳膊,又朝他们大声道:“谁试!”

    楚狼声音在他们耳畔回响,众人才回过神来。

    自然没人敢试。

    换作他们这样砸,别说十下,就是三四下骨头也粉碎成渣了。胳膊也难住保得截肢了。

    楚狼也彻底将这些平日里骄横的名门子弟们都震慑住了。

    楚狼见他们不作声,又将自己外衫脱下扔在脚下。

    楚狼的意思不言而喻,都把钱物乖乖放在上面。

    胖呼呼的李思最先过来。李思胆小,此刻额上鼻头都泌汗了。他将身上财物,银子、银票、值钱物件一件件掏出放在楚狼衣衫上。他一双小眼睛看着楚狼那条臂膀小心翼翼道:“狼哥,骨头没断吗?”

    楚狼无所谓道:“小意思。”

    李思翌着大拇指佩服道:“神功神功……”

    接下来其余弟子陆续过来,把身上财物都尽数交出。

    梁荧雪上交财物时,还朝楚狼莞尔一笑。一双秋水般的眸子,也多了不一样的“波澜”。

    秦良英是最后一个过来。此刻他再没有了先前的跋扈飞扬。如一只斗败的公鸡那样垂丧。

    楚狼对他道:“一文不剩。如果私藏,按门规处置!”

    秦良英翁声翁气道:“兜比脸干净了。我这辈子都没这么穷过。”

    听了这话楚狼想笑,他忍住。

    八名弟子财物都交出,楚狼将财物包裹了提起。学甸甸一包,真是不少。

    宇文乐打着“哈哈”道:“呀,狼哥啊……你这是什么神功呐。是不是我师傅教你的?”

    楚狼道:“是啊。因我表现好,河王就教我些功夫。”

    楚狼说罢提着那包财物而去。

    身后传来宇文乐兴奋叫声。

    “呀呀呀!都听到了吧,果然是师傅教的!‘大河王图录’真不愧是天下奇学,以后我们就乖乖听话修炼吧。我要炼成金刚不坏之体……”

    ……

    楚狼提着一包财物找墨管事,准备交给他。但是墨管事还未回来。楚狼就提着财物回到大河府。

    大河王正在书房中聚精会神看着一副地图。

    楚寻虽然未说出雪魔域在何处,但是说出那个地方冰天雪天好冷,这无疑也是一个线索。大河王在地图上寻找那些寒冷区域。希望能推测出“雪魔域”方位。

    这时楚狼敲门,大河王让他进来。

    楚狼进来将那包财物放在桌上道:“师傅,八个人的财物都在这里了。”

    大河王有些意外,他本以为就算楚狼能完成任务,也要大费周折。却没想到楚狼这么快就将八个弟子财物都收缴上来了。

    大河王看着楚狼左臂。楚狼胳膊伤处虽然缠了几道布,但是血水还是不断渗出。麻木劲过后,现在伤处更是锥心般的疼。

    但是楚狼能忍受这疼痛。

    大河王饶有兴趣道:“你是怎么治服他们的?”

    楚狼道:“我用铁锤猛击手臂十下,告诉他们如果做不到就都乖乖交出来……”

    楚狼的办法,可以说粗暴简单又狠又有见奇效。

    “办得好!”

    大河王赞了一声。

    然后大河王看着楚狼,他一副若有所思模样。不知是重新审视这个狼一样的少年,还是在想些什么。

    过了片刻大河王道:“你有一大不足之处,就是识字太少。就是给你本秘藉,你也看不懂。这样,从今日起,你也搬到练功院住。就和李思住一个房间。李思的爹最初是想让他考取功名的,所以从小便花重金请当朝大学士教他。李思学武差劲,但是学识可不低。你就和他学识字。这会对你日后会大有裨益。”

    楚狼早已意识到自己知识欠缺的弊端和带来的不便了。

    如果他有学问,或许就能解开阴风老怪那本“毒经录”了。

    河王安排学知识,楚狼欣然同意。

    河王又道:“武你要刻苦修炼,文也要用心学。二者都不能懈怠。以后你练功就到别院东南边的山峰上。还有,你既然镇住了他们,以后帮着墨涂管教他们。不能让他们太放肆了。更不能出差错。”

    楚狼道:“是。”

    河王又给楚狼一些治外伤的良药,他让楚狼吃完饭就收拾东西住进别院。

    楚狼走后,陆凤云来到书房。

    陆凤云现在专门负责打探“箜篌刀”线索。他已组织了一支精干力量,分布在江湖各地暗中打探了。

    陆凤云看着桌上包裹道:“大哥,这是什么?”

    陆凤图就将事情原委告诉弟弟。

    陆凤云听后震动,他道:“对自己都下这样狠手,真不愧是‘狼’。大哥,我有一个朋友是驯兽师。他对我说,这么多年来他用捕兽器捕获过许多野兽,但是极少能捕到狼。你可知道为什么?”

    大河王道:“为什么?”

    陆凤云道:“不是狼比别的野兽聪明,是狼比别的野兽都狠。别的野兽腿被夹住难以挣脱就只能听天由命,但是狼的腿被捕兽器夹到,它就会咬断自己的腿脱身。我朋友还说狼难以被彻底驯服。没有一个人可以能真正成为狼的主人。你可以控制它的身体,但是,你永远别想征服它的魂。”

    身为兄弟,陆凤云也最了解兄长。所以对兄长做出一些决定布置,都能窥破其用意。

    陆凤图不光传授楚狼武功,现在又安排楚狼学文,并且让楚狼住进别院管教八大弟子,分明是全力培养楚狼。

    这让陆凤云忧虑,所以他才对兄长说这番话,意在提醒兄长,充满狼性的楚狼,也是难被驯服的。要适度可止,不要反受其害。

    陆凤图自然明白兄弟的意思,他道:“我的确准备全力培养他了。至于原因,我以后告诉你。现在你有‘箜篌刀’线索了吗?”

    陆凤云神色激动道:“有了!”

    大河王目光一亮道:“快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