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楚门狼 > 第十五章:黑暗中的人(中)
    陆凤云先简明扼要将获得消息的渠道禀报兄长,也好让兄长对消息来源有一个判断。

    然后他又道:“听说‘箜篌刀’的线索藏在一副画中。据说这副画是百年前一代画圣方竹子的墨宝。”

    大河王道:“知道是什么画吗?”

    陆凤云道:“是一副‘雪山图’。但是现在这副画却不知在谁人手上。还有,也不知这消息是真是假。”

    大河王道:“事关天下,现在这节骨上眼,宁信其有!你一定要想尽办法查出这副画下落。不管在谁手上,到时候我亲自出马夺画!”

    陆凤云用力点点头。

    大河王又道:“有件事和你说下。经过几日观察,楚狼没有任何值得怀疑地方。再观察几日,我准备将有关‘血月王城’的事告诉他。让他心里先有个数儿。”

    陆凤云对楚狼还是存有戒备心,他道:“此事可以告诉他,反正他从楚寻口中得知了一些。至于‘血盟’的事,大哥可不能轻易告诉他。”

    大河王道:“你放心,我自有掌握。”

    陆凤云走后,大河王看着那副地图,心情难以平静。他手指在地图上移动,一边自语道:血月王城,你究竟在何处……

    ……

    楚狼吃罢午饭就背着铺盖卷去了山中别院。

    墨管事得知楚狼以后要住在别院与他一起管理,很是高兴。八个弟子知道楚狼从今搬入别院管理他们,心情各异。有人欢喜有人忧。

    楚狼入别院,最高兴的是李思。

    李思最小,武功最差,最受欺负,现在河王让他教楚狼知识,他就有靠山了。

    楚狼白天习武,晚上学文。李思为了讨好楚狼,认真给楚狼教字。楚狼也是专心致志的学。

    半夜,楚狼睡梦中听到似有人低声抽泣。

    楚狼便醒了。

    借着入窗的月光,他看到李思坐在床上低啜。

    楚狼道:“怎么了?”

    李思遮掩道:“没……没什么……”

    楚狼起床走到李思床前道:“鬼才信,告诉我到底怎么了?”

    李思这才道:“狼哥……我,有一个毛病,白天受惊吓晚上就会尿床。你白天那样砸自己手臂,我受惊吓了……刚才我就尿床了……”

    楚狼笑了,他宽慰李思道:“尿床也不算什么,用不着像个娘们一样哭。”

    李思抽泣道:“尿湿了明儿就得晒,不然山中湿气重在屋里几天都干不了。他们知道我尿床,还不知怎么嘲笑我呢。巧儿姐姐知道我尿床,她也肯定再不会喜欢我了……”

    原来如此,李思喜欢巧儿。

    楚狼想了下,他将自己褥子扯起来给李思,将李思尿湿的褥子拉了起来。

    楚狼道:“现在你安心睡吧。至于明天晒褥子,我有办法。”

    李思感激道:“谢狼哥,这辈子我也不会忘你换‘褥’之情的!”

    ……

    第二日天亮,楚狼毫不避讳将李思尿湿的褥子晒在院里。

    昨晚没看清,白天细看,尿的真多,一大片,占了一张褥子三分之一。这小胖子也够能尿的。

    其余几个也都起来。

    有的在屋中洗漱,有的也出来院子。

    宇文乐看到楚狼晒褥子就走了过来。看到褥子上那大滩尿渍,宇文乐便朝屋里喊道:“老八你这只奶狗快出来,这一定是尿的!妈的,还在尿床,以后离巧儿远些……”

    原来宇文乐也喜欢郑一巧。但是郑一巧却和李思走的最近,宇文乐便想趁机羞辱李思。

    李思在屋里面色涨的通红不出来。

    宇文乐便大声嚷嚷让同们来看。

    经宇文乐这么一喊,其余几个都过来了。

    秦良英和荣九斤是同党,二人是逮着机会就欺负李思,现在哪能放过这机会。二人也嘲笑起李思。

    郑一巧制止不住他们,便进去安慰李思。

    宇文乐正想再继续羞辱李思,没想到楚狼开口。

    “这是我尿的。”

    楚狼这话一出,几人嘲讽之声也戛然而止。

    宇文乐更是愣了一下,他立刻改口道:“呀呀呀,原来是狼哥的……大作啊。难怪!看这线条,真是‘尿’走龙蛇(笔走龙蛇)力透‘褥’背(力透纸背)。再看这整体构图,布局严谨气势恢宏……”

    宇文乐这马屁拍的引得同们哄笑起来。

    楚狼都忍不住笑了。

    秦良英朝宇文乐骂道:“老五,这么拍马屁,你他妈还要脸不!”

    宇文乐朝秦良英道:“大师兄,今日的老五已不是昨天老五。以后除了师傅,谁敢用铁锤猛击自己手臂十下,我就服谁!”

    宇文乐言外之意,我再不鸟你了。

    秦良英面色也变得难看了。

    梁荧雪走上前对楚狼道:“狼哥,就是晒干了也会有股骚气味道。得拆洗一下。练完功后,我给你拆洗。再把我香粉给你洒些,让你褥子香香的……”

    梁荧雪对楚狼示好,秦良英原本难看的脸都变青了。

    他气怒转身离开。

    ……

    吃罢早饭,八名弟子开始练功。楚狼也到别院东南边那座山峰上修炼“涅槃玄经”。

    为了早日练到第一重,楚狼修炼起来也有股狠劲,整整两个时辰几乎不间断的修炼。

    直到快晌午时候楚狼下峰,准备返回别院吃午饭。

    在半路,他看到了梁荧雪。

    梁荧雪练完功就抱着那条褥子来溪流边拆洗了。

    楚狼走过去坐在她旁边石上。

    楚狼道:“荧雪,辛苦你了。”

    梁荧雪用她那双秋水般的眼睛看着楚狼道:“狼哥,这真是你尿的吗?”

    楚狼道:“真是我尿的。”

    梁荧雪发出“咯咯”娇笑。

    为了不让楚狼尴尬,她又换了一个话题道:“狼哥,你是哪的人啊?家中有几个兄弟姐妹?”

    大河王嘱咐过楚狼,不能如实说自己历来和经历。楚狼就按着大河王教给他回道:“我家住东州烟花城。上面还有两个姐姐。我爹为了能让我有出息,就让我来河王府了……”

    梁荧雪又关心道:“狼哥,昨儿你那样击自己胳膊,骨头真没断吗?”

    楚狼道:“真没断。”

    梁荧雪道:“真是钢筋铁骨啊!我真是好奇,能让我摸摸吗?”

    楚狼就朝她伸出胳膊。

    梁荧雪用湿手轻轻抚摸着楚狼那只受伤胳膊,突然,她一口朝楚狼胳膊咬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