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楚门狼 > 第十五章:黑暗中的人(下)
    猝不及防,楚狼被梁荧雪狠狠咬了一口。皮肉都被咬烂。当然,这点伤对楚狼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楚狼并不生气,只是纳闷梁荧雪为何无故咬他。

    楚狼看着她道:“你属狗吗?还是几天没吃荤了见肉就想咬?”

    梁荧雪唇上沾了楚狼的血,她伸出舌头舔了下嘴角的血“吧咂”两下。她笑道:“给你身上留记号,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楚狼道:“老子有老婆!”

    梁荧雪将洗好的褥面放在盆里,她端了盆站起道:“哟,没看出来订亲了啊。那就杀了,不是就没有了吗。”

    楚狼嘲讽道:“你真是属狗的,路过一处地方就撒泡尿占地方。我可是听说,你还在秦良英胳膊上也咬了一口。秦良英还将咬痕向别人炫耀呢。”

    梁荧雪道:“这叫广撒网,多敛鱼,择优而从之。”

    说罢,她发出娇笑,然后端着盆离开溪边朝别院方向而去。

    楚狼看着梁荧雪娇小窈窕的背影。尽管都是十几岁,到了少年多情少女怀春时候,但是楚狼从心里认定当年那个小女孩是自己“老婆”,所以就算梁荧雪示好,楚狼也不会动心。

    不过梁荧雪先前蹲在溪边洗褥子,让楚狼想起了当年那个“小女孩”为他洗衣裳情形。

    那幅画面,每每想起,总是如一股暖流浸过他的身心。

    楚狼也起身回别院。

    快到别院时候,楚狼听到西北方向传来轻微异响声音。

    楚狼听力从小就很敏锐,随着功力不断增加,敏锐度也在提升。楚狼就顺着那细微声音寻找而去。

    最后楚狼发现声音从一处灌木遮蔽的岩石下传来。

    楚狼拔开草丛,岩石下方是一个可容纳两人空间。

    里面有一个人。

    原来是许忘生。

    许忘生坐在那里,背靠石壁双手抱着膝盖抽泣。楚狼进来,她惊了一下,赶紧用小手揩自己眼泪。

    她这模样让楚狼想起了昨晚尿床的李思。

    楚狼笑道:“许忘生,你哭什么?难道你也尿床了?”

    许忘生道:“我才不像你,这么大人还尿床!”

    楚狼道:“不尿床你挤什么‘尿水’啊?有什么事和狼哥说,是不是良英他们又欺负你了?”

    许忘生摇摇头。

    楚狼道:“那你为何一个人在这里哭?”

    许忘生没好气道:“管你什么事?”

    楚狼道:“当然管我事了,河王命我来管你们。”

    许忘生道:“我想……我娘了。我从小到大都未离开过娘,我娘也一定想我在哭呢。我能感觉得出来……”

    说着,许忘生眼睛又有泪光了。

    楚狼道:“真没出息。既然离不开你娘,就不该离家千里来学艺。”

    许忘生道:“是我舅舅非让我来学。舅舅说‘大河王图录’包含绝学最广,且博大精深,对武功增长大有裨益。不知多少人梦寐以求呢。其实,我并不想学……”

    楚狼道:“既然来学了,就别多想了。过些日子你向河王求个假回去探望下你娘。要不传信让你娘来看你。”

    许忘生点点头。

    楚狼又道:“许忘生,我一直想问你,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取了这么个破名。”

    许忘生瞪着眼道:“破名?我的名儿可是我娘给取的!连师傅都夸我这名儿好,李思也说这名起的不俗,你竟然说是‘破名’。我看你就是一个俗人!”

    楚狼听了这话尴尬而笑。

    楚狼学问低,的确琢磨不出这名儿有何特别之处。

    楚狼道:“那这名好在哪里?”

    许忘生道:“许君长安,不忘此生。明白了吧!”

    听许忘生这么一说,楚狼也觉得这名不错。

    楚狼道:“这样一说,是个好名……”

    许忘生白了他一眼,她起身拔开草丛钻出,给楚狼扔下一句话。

    “你懂个锤子!”

    ……

    是夜,除了值夜守卫,别院所有人都进入梦乡。整座别院一片静谧。周围也是万籁俱静。仿佛整座“玉连山”都睡去了。

    子时,一个蒙面的娇小身影潜出别院。

    她轻功高绝,不露痕迹,值夜的守卫也毫无察觉。

    蒙面人出了别院朝西北而去。

    她出了几里,然后来到一个隐蔽的洞前。

    洞内黑漆漆的一片,目光难穿透。

    蒙面人叹了一声道:“你还是来了……”

    突然,一股阴冷的风从洞内而出。

    这股风带着冰雪气息,吹袭着蒙面人衣袂飘动,也让蒙面人感觉一股寒气袭身。

    一个如鬼魅般的影像显现在洞口处的黑暗中。

    只能看到一个模糊身形,再难分辨其他了。

    此人仿佛与黑暗溶为一体。

    或许,他就是黑暗的一部分。

    诡异之极。

    黑暗中的人用阴冷的声音道:“好个小主,不和我商量,竟然成了大河王徒弟!”

    他的声音明显带着不满。

    原来蒙面人就是那个神秘小主。

    她现在已成为了河王的弟子。

    小主道:“我知道你很生气,也知道你为我担心。但是想探明大河王意图,只能深入虎穴。而且幽王也同意我的计划。他还大力相助呢。”

    “何必这样麻烦。”黑暗中的人用残忍口吻道:“不管大河王收徒到底有何用意,我将他的徒弟们都杀了。用鲜血将别院染红。就算大河王有天大计划也就落空了。”

    小主道:“没那么简单。”

    黑暗中的人道:“难道你真想学大河王的武功?‘大河王图录’对别人来说或许是神功绝学,但是对你我来说又算什么。”

    小主道:“你总是轻虑浅谋,只用杀解决问题。这次我深入虎穴也是为探明大河王是否和‘血盟’有联系。如果大河王真和血盟有瓜葛,我们便可顺藤摸瓜将‘血盟’余孽彻底打尽了。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吗……”

    小主这样说,黑暗中的人再不反对了,他道:“我为你担心。我也很想你。”

    听了这话,小主心里倍感温暖。她轻声道:“别担心我。别忘了我是谁教出来的。以我的手段本领,无人能识破的。最后,我要让大河王和他的那些蠢徒弟们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黑暗中的人又道:“那得多久?”

    小主道:“我也不知道,得看是否顺利了。总之你别为我担心。对了,你派人给我查一个人。”

    黑暗中的人道:“谁?”

    小主道:“楚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