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楚门狼 > 第十六章:命不久矣(上)
    尽管小主已掌握了一些楚狼的情况,但是她亲眼目睹楚狼用铁锤猛击胳膊骨头却完好很是震惊。也很困惑。

    所以她得弄清楚狼的底细。

    黑暗中的人道:“这楚狼又是何人?”

    小主就将事情原委讲了。

    黑暗中的人道:“或许只是个江湖术士,会些骗人把戏唬人。我也可以做到猛击身体而只伤皮肉不伤骨。”

    小主道:“我觉得没那么简单。”

    黑暗中的人道:“你总是将事情想的太复杂。好吧,我会派人查他底细。”

    小主道:“我得走了,久留就要露馅了。”

    蓦地,一只手臂从洞中伸出。

    此刻小主在洞外,在月光下。

    那人立在洞内,隐在黑暗中。

    二人如同处在两个不同的世界。

    这只手也仿佛从另一个世界伸来。

    就如一个影子。

    这只手轻轻抚摸小主蒙面的脸颊,他道:“我会常来看你的。有什么事你也要及时通知我。如果你出了差错,我将血洗别院,血洗大河府!”

    ……

    翌日天亮,楚狼先起了床。

    楚狼洗了把脸先出了屋,他准备去山峰上练功。

    李思还在床上如懒猪一样拱。

    楚狼刚出屋,便听到对面第三间房中传来郑一巧惊叫声。

    “快来人啊,快来人……”

    大河王的弟子们,除了楚狼和李思共住一室,其余都独住一间房。这样在室内修炼也互不影响。

    南北两排房,共八间,一人一间。

    声音是梁荧雪房中传出,楚狼赶紧朝她门口掠去。

    厉风和宇文乐也从屋中而出。

    小雷神以为有敌闯入,他提着铁锤,一副准备厮杀的架式。

    楚狼最先进了梁荧雪房间。

    此刻梁荧雪只穿贴身内衣在床上。她身体痛苦抽搐着,口鼻不断往出冒墨绿色的血。她白嫩肌肤也变成了颜色,便呈现蛇一般的花纹状。她身体和脸部也浮肿起来。

    梁荧雪眼中充满惊恐,她想说什么,但是血堵在她嗓子上,她只能发出近似哭一样的“呜咽”声音。

    郑一巧她在旁边手足无措。

    原来郑一巧的房间紧挨着梁荧雪房间。

    每日清早郑一巧起来都会叫梁荧雪一起吃早饭。先前郑一巧叫她,发现不对劲,便拔开门闩进来看。

    结果梁荧雪成了这样,郑一巧就惊呼起来。

    紧接着厉风和宇文乐也进了屋,看到眼前形二人惊愕万分。

    小雷神道:“她中巨毒了!”

    出这么大的事,当然得禀报大河王,宇文乐二话没说便掠出屋子去找师傅。

    此刻秦良英、荣九斤和许忘生也闻声赶来。

    他们见梁荧雪中剧毒性命垂危,也都不知如何是好。

    楚狼看着梁荧雪,更是震惊。

    因为梁荧雪此刻的反应,和他身上“半月断魂”发作起来一模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楚狼也来不及多想,现在救人要紧。他赶紧到床前将梁荧雪翻过来,先用力拍打她后背,让梁荧雪将堵在嗓子上的血先吐出来。

    梁荧雪吐出堵在嗓子的血。

    她感觉此刻身上经脉似在膨胀,并且如刀割一般疼。她带着哭音哀声道:“救我……我不想死……救我……”

    楚狼也不管梁荧雪中的是否真是“半月断魂”,他掏出那瓶解药,让梁荧雪张嘴。

    梁荧雪张大嘴,楚狼按计量将药粉倒入她口中,又给她饮了些水将药送下。

    过了一会儿,药力起作用了。

    梁荧雪口鼻不再往出冒血,她呼吸开始平稳,身上经脉痛苦感也在减轻。身体也开始消肿,肌肤也慢慢恢复正常颜色。

    这说明,对症入药了。

    梁荧雪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吁口气瘫在床上。

    几名弟子也松了口气。

    但是这也让几个弟子疑窦丛生了。

    他们都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楚狼,如同看一个怪物。

    秦良英冲着楚狼话里有话道:“狼哥,她中了巨毒,你却正好有解药。你得给我们一个解释。”

    “你们都先出去。”这时大河王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原来大河王得知情况,当时便腾空而起。大河王将轻功施展到极致赶来。这八个弟子,可都是八家门派的宝贝,一个都不能出差错。

    不然难和他们爹娘俩交代。

    所幸,楚狼解了梁荧雪的毒。

    大河王进屋,除了楚狼和梁荧雪,其余弟子都赶紧出去。

    屋里就剩三人。

    大河王看着二人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梁荧雪根本不知为何中毒,而楚狼为何又恰巧有解药。

    而楚狼此刻似明白什么了。

    楚狼对河王道:“河王,既然我体内的毒已经和血液融和一处,那血也有巨毒了。她昨儿咬了我一口。而且这毒是一天内发作,所以按时间也没错……”

    这下,事情明了了。

    梁荧雪这才知道楚狼是个“毒物”。

    梁荧雪冲楚狼道:“你怎么不告诉我你有毒,你差点害死我!”

    大河王道:“那你没事咬他做什么?”

    “我……”梁荧雪实在不知怎么回答了,她脸红脖子粗低声挤出两个字。“磨牙……”

    大河王听了徒弟这话,真是又气又好笑。

    大河王让梁荧雪先休息,待彻底恢复再去练功。他和楚狼出了别院来到山中。师徒二人安步当车,边走边聊。

    楚狼道:“师傅,中了半月断魂,每半月就得服一次解药。”

    大河王道:“我会尝试用内力替她逼毒。如果逼不出来,你身上的解药就得分她一半了。还有,引经为戒,不然再毒倒一个就麻烦了。你的解药不够分了。我那朋友未研制出解药前,你们得靠这点药保命。”

    楚狼苦笑,他的解药都维持不了多久,再分梁荧雪一半,那只能维持一个来月了。

    如果在这一个月中,河王朋友还未研制出解药,他就死定了。

    但是也不能见死不救。

    师徒二人走到一处瀑布前,河王伫足。

    楚狼也停下。

    瀑布从山上“哗哗”而落,水气弥漫,水珠也不断溅在二人身上。

    打湿他们衣衫。

    大河王道:“楚寻对你说过的那些话,你就从来没想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吗?”

    楚狼道:“弟子想过,或许是真的,或许是他的疯言疯语。”

    大河王看着楚狼的眼睛道:“那我告诉你,他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