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楚门狼 > 第十六章:命不久矣(下)
    楚狼毫不犹豫铿锵有力的回答响在瀑布声中,也在大河王耳畔响荡。

    大河王感到振奋,也感到欣慰。

    大河王道:“楚狼,你不光有钢铁般的骨骼,你也有钢铁般的意志。我要全力培养你。你先苦修‘涅槃玄经’和‘浮云千变’。一月后,我教你刀法。我现在对你可是寄于厚望。你不能辜负我的期望。”

    能得到大河王器重,楚狼感到幸运也感到温暖。

    当年阴风老怪那个“师傅”除了变着花样折磨楚狼,未让楚狼感受到一点来自师傅的温暖。

    所以最后楚狼杀了他。

    现在大河王如此待他,让楚狼感受到了宝贵的“师恩”。

    楚狼在心中更是敬重大河王了。

    楚狼道:“师傅的刀法,定是天下最好的刀法。待我日后大功告成,先斩修罗刀,再提刀战‘王城’!杀他个血流成河!”

    楚狼一副豪气干云。

    大河王最欣赏楚狼这股不畏艰难不惧强敌大有睥睨一切劲儿。

    大河王道:“大河王图录中的刀法,虽然也是高绝刀法,但是却不是天下第一的刀法。所以我还要教你其他武功,相辅相成,也相互弥补。”

    原来还有更厉害的刀法。

    楚狼道:“还有什么刀法能和师傅的比?”

    大河王眼中突然有了一种让人难以理解的光泽。

    “论刀,世上没有任何一柄刀能与箜篌刀相比。论刀法,世上也没有任何一种刀法能与‘箜篌刀诀’媲美。因为……”大河王盯着楚狼眼睛道:“箜篌刀是端木天涯的刀。”

    楚狼听楚寻提过“箜篌刀”,楚狼以为“箜篌刀”中只是隐藏着秘密,却未了到“箜篌刀”竟然端木天涯的刀。

    而且还是天下第一刀!

    这让楚狼对“箜篌刀”生出一种敬畏感,也有了一份向往。

    楚狼道:“师傅,那箜篌刀现在在哪里?”

    “可惜,一代奇刀,一代奇功,消失七十年了。端木天涯的儿子死后,就再无关于箜篌刀任何消息了。”大河王挪了一下脚,他又告诫楚狼。“至于如何应对‘血月王城’,还有‘箜篌刀’的事,你不必操心。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心无旁骛,勤学苦练。不光要修炼好武功,还要学好文。今日你我师徒的谈话,也绝不能说出。”

    楚狼道:“是。”

    ……

    大河王返回别院,梁荧雪已完全恢复正常。再无任何不适症状。

    梁荧雪本以为自己吃了解药便无事了,结果大河王告诉她,楚狼的解药只能保她半月的命。难以彻底解她体内的毒。

    所以得将她体内的毒逼出。

    既然师傅为自己逼毒,梁荧雪也就不担心了。梁荧雪完全相信以师傅的高超修为能将她体内的毒都逼出来。

    一切就绪,大河王和徒弟进入一个盛满水的缸中,大河王双手抵徒弟两处要穴,开始运功为她逼毒……

    结果大河王整整用了两个时辰,也未能将梁荧雪体内的毒彻底逼出。

    每当逼出十分七八,残余的毒便又开始快速衍生扩散。

    这就如一个水池,一根管子在放水,另一根管子却在注水,无休无止。

    大河王不得不承认,阴风老怪这“半月断魂”也委实太霸道可怕了。

    大河王对梁荧雪道:“荧雪,这毒太霸道了。非外力能逼出。师傅尽力了。”

    连师傅都逼不出这毒,梁荧雪当场吓哭。

    她哭道:“师傅,呜呜……徒儿才十四岁,我不想死,你老人家一定要救我……”

    大河王道:“你放心。我已请一个朋友研制解药了,再过几日应该就成了。再者,你身为江湖儿女,遇事就哭哭啼啼怎么解决问题?你看看楚狼,和没事人一样。”

    梁荧雪擦着泪道:“他就不是人……”

    ……

    最终,还是楚狼这个不是“人”的将自己的解药分了一半给梁荧雪,梁荧雪的心这才安稳许多。

    现在,二人解药只能维持一个来月。

    梁荧雪每日提心吊胆盼着师傅朋友能早些研制出解药,楚狼则依旧如无事人一般每日刻苦修炼。

    自从得知“血月王城”的事,楚狼肩上担了份责任,也有了一种紧迫感。

    楚狼修炼更加勤奋。他开始缩减自己睡眠时间,将每日三个半时辰的睡眠缩减到两个时辰。吃饭洗漱包括上茅房也比别人快。他不想浪费一点时间。

    楚狼做什么事,都有股子狠劲儿。

    随着楚狼修炼,“涅槃玄经”真气开始在体内积蓄。但是“正气”与楚狼体内“邪气”也开始冲突。楚狼身体有不适感了。每次运功,他的筋脉便会疼痛。

    但是这疼痛楚狼也能忍受。

    依旧疯狂修炼。

    这天,大河王将楚狼和梁荧雪叫到跟前。

    大河王桌上放着一封信。

    大河王的面色显得有些沉郁。

    楚狼顿时知道,情况不妙。

    大河王用手指敲敲那份信道:“我那朋友来信了。这些日子,他也是竭尽全力研制解药。本来我寻思,就算难研制出最终的解药,就是将现在解药能复制出来也好。这解药由九味药组成,其中一味药太罕见了,我那朋友短时难以破解。他说想解开最后一味药的奥秘,得给他三月时间。”

    也就是说,楚狼和梁荧雪盼的解药落空了。

    别说三月,就是一月,他们也坚持不下来。

    梁荧雪顿时感觉双腿发软,她身体晃了下,用手扶住桌子才站稳。她眼里泪水也开始打转了。

    她带着哭音道:“师傅,你一定得想办法救我!”

    楚狼则默不做声。

    大河王看着二人道:“你们的解药还能支撑多久?”

    “半月。”二人同时答道。

    大河王道:“我是你们师傅,我当然不会看着你们死。我会尽力救你们。但是你们二人也得有个心里准备。”

    大河王言外之意,二人生死真是未知了。

    此刻大河王心情也极沉重。

    他本想全力培养楚狼,让他将来能顶大梁,但是现在楚狼性命攸关了。

    突然,大河王站起。他看着两个徒弟道:“立刻回去收拾行礼,再将厉风和李思带上。还有半月时间,再不能耽误了。”

    楚狼道:“师傅,我们去哪儿?”

    大河王道:“去见一个老毒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