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楚门狼 > 第二十一章:寻找下去(上)
    昨天在饭肆中,楚狼就看出这青年充满厌世情绪,他还劝青年想开些。

    没想到今日青年就上吊自尽。

    也许是天意,正好被他碰上。

    楚狼拍拍青年呆滞面孔,他道:“兄弟,你为何偏偏要寻死呢?!这个世上,没有什么坎迈不过去……”

    青年将目光转向楚狼,他认真地道:“谁说我上吊寻死?我是把自己吊起来欣赏美丽的朝阳。”

    楚狼愣了,青年竟然是在看日出。

    这青年也真是古怪。

    楚狼有些哭笑不得,他道:“你看日出,可以站着坐着蹲着爬着实在不行躺着也行,你为何弄的这么吓人?”

    青年道:“别人看日出站着坐着蹲着爬着躺着,我为何要和他们一样?”

    楚狼道:“那你继续看。怪我多事了。”

    青年道:“那你把我再吊上去。”

    楚狼现在逃命中,哪还有功夫将青年再吊上去。

    楚狼道:“我得逃命。”

    楚狼话音刚落,一个气恼的声音骤然传来。

    “你逃不掉了!”

    随着声音响起,数条身影掠过土梁。这些人有的在地上急掠,有的腾空而起,呈包围之势朝二人而来。

    一股股杀气也随着这些人而来。

    须臾,这些身影近前,有八九个汉子,其中还有两名刺面奴。他们将楚狼和青年围起。个个都杀气腾腾。

    都是“神血教”的人。

    他们追了楚狼这么久,都揣着一肚子火气。

    为首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面目冷酷,脸上还有条骇人伤疤。

    这人是神血教一名副堂主。

    青年对“神血教”的人道:“你们与他有什么恩怨不关我的事,我只是一个读书人。”

    青年提着他的箱子准备走。

    副堂主身边一个山羊胡老者一抬手,两名手下刀剑齐出挡住了青年。

    青年似受惊吓,后退了两步。

    楚狼提刀大声道:“不关秀才的事,放他走!都冲我来,别乱杀无辜!”

    副堂主冷声道:“还挺有种。那我就杀宰你!”

    说罢,刀疤男子身形朝楚狼掠来,一道白光也从剑鞘而出。

    楚狼左掌骤出。

    手掌变成了墨绿色,绿色掌影直袭刀疤男子面门。

    尽管大河王叮嘱过楚狼不能用“毒阴功”,但是现在楚狼别无选择。他只能用“毒阴功”一拼了。

    楚狼骤然反击,副堂主手中的剑也瞬间变招,他用剑身拍在飞来掌影上,掌影瞬间碎裂。然后副堂挥剑,剑光闪动直攻楚狼身上要害。

    楚狼挥短刀奋起反击。

    山羊胡和其余人未动,但是仍形成包围圈。他们也不让那青年走。

    这副堂主在江湖中也属于一流身手,但是面对楚狼他真占不了多大便宜。

    楚狼左手毒掌,右手秋鱼刀,掌刀齐用,不断变化。楚狼身法则是“云千变”和“毒阴功”中身法交替而用。更重要的是楚狼有股狠劲。这股狠劲让楚狼在气势完全压倒那个副堂主。

    山羊胡和其余人看着二人打斗,那青年也看着。

    青年见楚狼用“毒阴功”,他眉头皱了一下。

    又看到楚狼用“云千变”身法,青年又显得有些困惑了。

    十几招过后,楚狼越战越勇,那副堂主未战便宜反被楚狼一刀伤了左臂。

    副堂主受伤臂膀鲜血直流。

    副堂主有些气急败坏。

    他以为自己对楚狼十拿九稳,现在却如此狼狈。

    山羊胡老者朝那两名刺面奴示意。

    于是那两名刺面奴拔刀剑而上,和副堂主合攻楚狼。

    面对三人合攻,楚狼便难抵挡了。

    楚狼咬牙支持,他眼中闪着狼一样光茫。

    他在伺机,就算死,他也要拉一个垫被的。

    这时两名刺面奴一左一右攻来,楚狼怒吼一声挥刀抵挡。趁楚狼应付两个刺面奴,副堂主突然掠起,他瞬间变招,连续挥出几道剑光罩向楚狼。

    这是杀招!

    楚狼难以躲开。

    也就在这紧要关头,罩向楚狼那几道剑光突然莫名其妙“噼啪”碎开,副堂主也面色惊变,身形朝后急飘。

    因为一道无形之气直扑副堂主面门。

    副堂主还分辨出,那是无形剑气!

    副堂主避过那道无形剑气,但是他一处衣衫被剑气撕裂成若干碎片,这些碎衣片在晨色中如落叶纷飞。

    就在这时候,那个山羊胡趁机从楚狼身后掠来,大力一掌偷袭楚狼后背。

    楚狼身后突然多了一个人。

    一只苍白手掌骤出对在山羊胡偷袭楚狼的一掌上。两掌相碰,山羊胡手掌包括臂膀骨骼顿时发出瘆人的碎裂声响,他口中喷出一股鲜血,人朝后跌出落在地上。

    山羊胡口中又吐一口血,他面孔尽是难以置信神色。

    这也让在场所有人都震惊无比。

    攻击楚狼那名两名刺面奴也停下。

    此刻,楚狼,副堂主、山羊胡,包括在场所有人目光都落在了青年身上。

    青年依旧满面愁容,他左手仍提着箱子,右手习惯性的抚着衫上一处皱褶,似想将那皱褶抚平。

    副堂主身形落地,他盯着青年,瞳孔不断收缩。

    山羊胡也从地上爬起,他右臂完全废了,面孔也因痛苦显得有些扭曲。

    楚狼也怔怔看着青年。

    朝阳将所有人都浸成红色,场面也陷入寂静。

    蓦地,刀疤脸用手势发出一个命令。

    于是青年身后两名高手顷刻发难,二人同时掠向青年,两柄剑分两个方位凌厉攻向青年。

    也就在这瞬间,青年手中的提的箱子“砰”落地。

    那两名高手也至,但是二人眼中突然失去了青年身影,眼前有一片东西飞来。不知是何物遮挡了他们视线。

    紧接着,两声惨叫声陆续响起。

    那两名高手手中的剑“呛啷”落地,二人咽喉处都喷涌出一股鲜血。而二人脸上,各覆贴一页纸。遮住他们的脸,遮住他们的眼。

    青年此刻左手多了一本书,右手多了一柄剑。一柄柔剑,剑身通体呈嫩绿色,此刻如绵柳轻轻摇动。仿佛这不是一柄剑,而是一截柔软的柳枝。

    此间,敌方数那名山羊胡修为最高。也只有山羊胡勉强看清书是从箱子缝隙飞出落在青年手中,那柄剑则是从青年袖中而出。其余人都不知青年手上的书和剑哪来的。

    刀疤脸让两名手下攻击青年,就是为了证实对方是不是深藏不露的可怕高手。

    看着青年手中的书剑,副堂主和山羊胡都知道青年是谁了。

    一页障目,一剑杀人!

    青年不光武功高,而且是绝顶高手!

    刀疤脸面色抽搐两下,本就丑陋的脸更显难看了。刀疤脸对青年一字一顿道:“书剑——郎——风——中——忆”

    这几个字一出,其余人都震惊无比。

    他们都未见过书剑郎,但是书剑郎的大名却如雷贯耳。两年前一名叫风中忆的青年竟然杀了“九重天”中的第九重天鬼剑韩夏。

    一战震动江湖。

    青年也跻身九重天。

    江湖中人送了青年个绰号,书剑郎。

    书剑郎也成了“九重天”中最年轻的一个。

    江湖中有两句话形容书剑郎:无限相思情,化作风中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