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楚门狼 > 第二十三章:狼胜一筹(下)
    如今大河府和神血教已结下怨,如果让胡铮知道楚狼是大河府的人,那可就麻烦了。

    楚狼脑子飞转,他故作慌恐地道:“小人是白马镇的人,家里开间药房。今儿早晨一个妇人去店里买药,她瞅着我……说看中了我要收我为徒。我又不认得她,而且她举止也怪异,我自然不肯了。她就朝我喷了些粉沫,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英雄,那妇人呢?这又是什么地方……”

    此刻楚狼还真不知自己身处何地。

    楚狼的话让胡铮半信半疑,他命高个子搜楚狼身。

    楚狼身上银票也被狗儿搜去,只留些散碎银子。除此之外,楚狼身上有巨毒“七月红”,还有他当初从楚寻身上翻出的小瓶,还有一包就是青鸠婆婆为他配的解药。

    而这包药,可是楚狼的救命药。

    搜出来的都是药,也印证了楚狼家里开药铺的说词了。楚狼身上带着一种独特气质,也完全符合毒婆子猎艳的要求。

    胡铮好友就是因为生的英俊,被毒风艳娘给毁了。

    胡铮相信了楚狼的话,他道:“以后小些心。”

    “神血教”向来作恶多端,楚狼以为胡铮不会轻易放过他。楚狼以经做好随时攻击的准备了。结果让他意外,胡铮就这样放过他了。

    楚狼忙向胡铮道谢。

    高个汉子对楚狼道:“碰上我们,算你小子走运了。如果碰到其他堂院的人,早就一刀砍了你了。我们胡院主三令五申,不管其他堂院怎么做,我们天风院绝不能乱杀无辜。你小子还不快谢我们胡院主。”

    原来如此。

    这天风院主倒是让楚狼刮目相看了。

    楚狼忙道:“胡院主,谢谢你救了小人。大恩大德,定当铭记。以后你去白马镇,我定重谢胡院主。”

    胡铮道:“别费话了,天都黑了,快走吧。”

    楚狼还不能走,因为救命药还在胡铮手里。

    楚狼恳请道:“胡院主,小人身患痼疾,我离不开那个油纸包里的药。胡院主能不能将那包药还给我。别的药,胡院主想留下就留下。”

    这些药对胡铮也无用,他便都还给楚狼。

    这时搜寻狗儿的人陆续回来,他们禀报胡铮,附近都搜寻过了,未见狗儿。

    毒风艳娘遁去,连小跟班也逃了,胡铮很是郁闷,然后他带人离去。

    天风院的人走后,楚狼也离开。

    但是楚狼行出一段又悄悄潜回到附近。

    楚狼隐藏在一棵树上,他一动不动,眼睛则不停巡睃四周。耳朵也在仔细听着动响。

    狗儿有多大能耐楚狼最清楚,楚狼不相信狗儿能在短时间内便逃的无影无踪。

    楚狼判断狗儿就隐藏在这附近。

    一顿饭功夫过去,半个时辰过去,一个时辰过去,四周依是一片静谧,未有任何异样。

    楚狼还是一动不动,就连一只虫子爬过楚狼的脸,楚狼都未动一下。

    楚狼此刻就如一个猎人耐心等着猎物出现。

    楚狼现在还清楚记得他七岁的时候,有一次养父带他外出捕猎,父子二人为捕一只猎物,在雪地里伏了一天一夜。

    最终,他们将猎物捕获。

    养父过告诉楚狼,只有最具忍耐力的猎人,最终才能捕捉到最狡猾的猎物。

    或许你失去耐心想放弃那一刻,就是离成功不远的一刻了。

    有时候要相信自己的直觉,绝不轻易放弃。

    又过了半个多时辰,距事发地数丈外一条沟渠中探出一个黑乎乎的脑袋。

    这个脑袋东张西望了一会儿,在确定无任何危险了,一个人影从沟中而出。

    这人正是狗儿。

    狗儿并未远遁。

    狗儿知道以他的本领,未必能逃多远。正好附近有条沟渠,狗儿便跳进沟中。沟渠中有一个“猫儿”状的洞,刚能容纳一人,狗儿就绻缩进洞内,他还用杂草和淤泥将洞口遮住。

    此刻狗儿长吁一口气,他揩了两把脸上恶臭的淤泥,然后朝一个方向而去。

    没走多远,狗儿身后突然响起哨声。

    有人在他身后吹口哨,狗儿一惊,他蓦然回首。

    他身后月光下,立着一个人。

    狗儿大惊失色,如同见鬼。

    这个人正是楚狼。

    楚狼手中提着一根木棒。

    狗儿惊恐之下说话都结巴了。

    “狼……狼哥,你,你没走……”

    楚狼朝狗儿走过来,一边走,一边用棍子拍打着自己的腿,发出“啪啪”声响。

    此刻,这声音如铁锤一般捣在狗儿心上。

    让他身心都颤抖。

    楚狼道:“走?走了怎么捉到你这只‘狗’!我刚才不停告诉自己,今晚,老子就不信守不到你这只‘狗’!”

    狗儿颤声道:“狼哥,我错了……我,我鬼迷心窍,我给你道歉,我给你磕头……”

    楚狼继续逼过来,他冷声道:“道歉如果管用,这世上也就没有仇恨了!”

    狗儿突然转身朝前拼命狂奔。

    但是以他现在的能耐,哪能从楚狼手中逃脱。

    狗儿没跑多远,就被楚狼从后赶上。

    楚狼一棍子击在狗儿腿上。

    这一棍力道很大,手腕粗的棍子都被打折。

    遭受大力一击,狗儿身体弹了起来,然后“嘭”地又跌在地上。

    狗儿的腿骨被打断,他发出痛叫。

    楚狼走过来,手中的木棍劈头盖脸打着狗儿,发泄着心中的被出卖的怒气。

    狗儿被打的皮开肉绽惨叫连连,他在地上翻滚着,双手抱着头哭喊着求饶。

    “狼哥……哥啊,哥我错了,我知错了……求你,饶过我这次吧。看在我给你做了几年饭的份上……我真的知错了,我畜生不如,呜呜……”

    楚狼将手中棍子扔下。

    他从狗儿身上翻出秋鱼刀,骑在狗儿身上,用刀抵在狗儿脖子上。

    这一刻,狗儿看到愤怒之下楚狼眼中竟然发着淡绿色的光。

    就如狼目在夜里发出的光一样。

    狗儿此刻精神都完全溃毁。

    他鼻涕眼泪与鲜血流了一脸。

    狗儿哭道:“狼哥,求你……求你放我一马。我痛改前非,我不学艺了……我回家,我爹娘他们还在家等我呢,哥啊,我求你了……”

    楚狼盯着狗儿,他胸膛不断起伏着。

    “你说过,你有一副‘狗’肺,我有一颗‘狼’心。所以,谁也别求谁!谁想让我死,我就让他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