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楚门狼 > 第二章:囚狼脱困(下)
    楚狼做了一个梦。

    梦中大河王走进这溶洞,河王就像那晚的模样,一身鲜血。

    河王朝着床上的楚狼声色激动道:小狼,我当你如徒弟也如儿子,我将所有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你是我这一生最大赌注,你不能就这样下去,你要想办法出去……出去……

    楚狼便从梦中惊醒。

    惊醒后,眼前再不见师傅。

    但是师傅话语的余音却仍似在他耳畔回荡。

    楚狼知道这是师傅托梦给他,因为师傅在天之灵得不到安息。

    这也让楚狼感到愧疚。

    楚狼再无睡意,他下床出了小溶洞。

    楚狼走到那块计数日子的石壁前,石壁上密密麻麻划满了痕印。

    楚狼在这洞里呆了四年多了,他由十七岁变成了二十二岁的青年。这四年来,楚狼又长高一些,身体也更结实了。

    楚狼走到水池边,他看着水面上自己的影像。

    如今楚狼褪去了少年的青涩和秀气。他面孔变得更成熟,五官轮廓也越发分明。眼睛也变得更加有神明亮。他鼻翼左侧,有一道伤痕,那是崽崽无意抓伤留下的。

    藏龙经影响了楚狼性情,也影响了楚狼面容和气质。

    如今楚狼面孔,还带着几分狂狷邪魅气质。

    楚狼看着水中的影像,他自语道:四年多了,我变了模样,江湖自然也变了。现在的江湖又是什么模样?厉风、巧儿、李思、乐哥,风大哥……你们都还好吗?

    同时一张娇俏的容颜如一个调皮的精灵跃入楚狼脑海。

    那是小主的面孔。

    楚狼又道:对了,还有你这个小贱人,我不能放过你……我得出去,得出去……一定有办法出去……

    接下来几天,楚狼停止修炼。

    楚狼先冥思苦想。

    既然此处是前人修炼之地,应该不会只有一条出口。如果只有一条出口,一但出口被毁,无论是谁在这里修炼岂不活活困死。前人不会那么蠢的。

    那么,另一个出口藏在哪里呢?

    楚狼开始全力寻找出口。

    楚狼先用了几天时间,他打着火把返回来时的通道仔细检查。不放过任何地方。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后,楚狼又返回溶洞。他将几个洞里所有能挪动的石头,不管大小都进行移动,看是否有机关或出路线索。

    楚狼连鱼池也不放过,潜入水中检查。

    水池中没有任何发现,楚狼又用刀敲击溶洞的每一寸地方,看有无空音。洞壁、洞顶、地面、石台,还有洞中巨石,总之所有地方都不放过。

    崽崽知道楚狼准备出去,它显得异常兴奋。

    估计崽崽也在这鬼地方呆够了,估计它也闻到鱼快要吐了。

    崽崽也帮着楚狼找出口。

    折腾了十日,楚狼仍一无所获。

    最后楚狼来到石棺前,他将棺盖推开。

    楚狼看着棺底的密密麻麻的“箜篌九问”诀先若有所思。然后他用刀敲击棺底。于是,棺底传来空音。这一刻,楚狼欣喜狂若,他兴奋之下发出一声狼叫。

    崽崽见“狼爹”这么兴奋,也发出兴奋嚎叫。

    楚狼盯着棺底,眼睛熠熠发光。

    难道,出口就在这棺底!

    楚狼双臂灌入内力,推动石棺,想将石棺移开,但是石棺却纹丝不动。

    以楚狼现在的力道却移动不动这石棺,楚狼恍然明白了,石棺和地面已溶为一体了。那么,现在想证明石棺下是否有出路,就得将棺底毁坏查看。

    棺底一毁,那“箜篌九问”口诀也就毁了。

    楚狼想到这里,心里一动。

    难道这正是前人的用意?

    待有缘人修炼完后,将口诀毁了出去。

    不毁口诀,难出绝地。

    这也保证了这门奇功不会再落入他人之手。

    楚狼抬起右臂。

    如今楚狼体内正邪内力都很强。

    三十年内力!

    这四年来,楚狼身体也慢慢适应了两种属性相反的内力。他让这两股内力在体内相安无事共存。楚狼现在能任由控制这两股力量。只要让这两股力量保持平衡,就不会出大差错。

    意念一起,真气所至。

    楚狼右臂也顷刻充满“藏龙经”内力。

    楚狼蓦地发出一声吼,大力一掌击在棺底。

    “砰”地一声爆响!

    一尺多厚的石棺底部被狼击碎。

    同是一股潮湿发霉的气息扑鼻而来。

    棺底出现一个洞。

    这就是出路!

    更是希望之路!

    楚狼发出激动地大笑。

    崽崽同样兴奋之极,它跃入棺中进入那个洞。

    楚狼燃了一个火把,然后也进入洞中。

    进入后,顺着洞朝前而行。

    当初来此地的路是朝下,现在这条洞则是蜿蜒向上。

    崽崽在前面跑,楚狼举着火把跟在它身后。

    走了不知多久,前面出现了亮光。

    崽崽先跑到亮光处,它突然又退了回来。原来那亮光刺的崽崽睁不开眼。楚狼明白,毕竟在洞穴中不见天日呆了四年多,先得适应外面阳光。

    楚狼扔下火把,他撕下两条衣衫,给崽崽眼睛蒙了一条,给自己眼睛也箍上一条。

    然后楚狼带着崽崽从充满光亮的洞口走出。

    出洞那瞬间,一股风吹来。

    山风拍打着楚狼的脸,扬起楚狼的衣衫,那一刻楚狼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惬意和舒畅。

    这可是人世间的风,也是自由的风。

    感受着山风,嗅着山中气味,听着山中鸟鸣兽叫,重获自由的喜悦和激动心情真是难以用语言表述。

    至此,楚狼和崽崽终于回到了“人间”。

    待楚狼适应了光照,他将遮目布拽下,又将崽崽蒙眼布也取下。

    看着眼前山色,楚狼心情起伏跌宕感慨万端。

    面对群山,楚狼放声高呼。

    “我回来了!有恩报恩,有仇雪恨!你们都等着我!”

    楚狼的声音在山中回响不绝。

    崽崽则是兴奋中又带着不安。

    因为它幼小时候就和楚狼困在地下溶洞,所以它现在对于这个世界是完全陌生的。

    它看到什么都很惊奇。

    它寸步不离跟着楚狼,生怕离开楚狼便失去了方向,失去了倚靠。

    楚狼摸了下它的头道:“看来,我还得教你许多东西。”

    就在这时候,突然前面出现一条野狗。

    看到楚狼和崽崽,野狗便发出威胁的吠叫声。

    似警告,不要闯入它的领地。

    崽崽幼年记忆全无,算是第一次看到野狗,顿时吓得躲在楚狼身后,并发出惊恐不安的声音。

    楚狼气的哭笑不得。

    楚狼揪着它耳朵,将崽崽拽到前面。

    楚狼手指那条野狗大声道:“你是狼!还怕一条狗!现在给我上去咬杀它!你不咬死它,我就咬杀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