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 第八百二十七章 我就完全没有这样的顾虑
    好无聊啊!

    钟文躺在巨大的床上,百无聊赖,想要掏出灵纹笔在自己身上画几笔,却丝毫提不起兴致。

    想要和“钟文二号”聊天,对方却已陷入沉睡之中,无论怎样呼唤,都没有丝毫回应。

    他也曾想过释放出神识,来窥探林芝韵房间里的动静,然而这座宫殿从里到外也不知布置了怎样的玄机,竟然能够完全屏蔽修炼者的感知力,神识根本无法及远。

    如此一来,无事可做的钟文,只能直愣愣地盯着屋顶那一根根淡黄色的灵晶吊灯发呆。

    暖色调的灯光略显昏暗,在寂静的夜里,颇有几分助眠的功效。

    一根灵晶灯,两根灵晶灯,三根……

    钟文嘴里数着灵晶灯,不知不觉间,眼皮渐渐开始打架……

    “笃!笃!笃!”

    外头轻微的敲门声,将他从迷迷糊糊的状态中瞬间唤醒。

    是她?

    钟文心中一动,连忙纵身跃下床去,三两步越过屏风,伸手拉开了房门。

    出现在眼前的,是赵双嫣清秀的容颜和丰腴的身姿。

    “钟公子可曾入眠?”赵双嫣的声音软绵绵的,娇柔妩媚,听着很是舒服,“双嫣不会打搅您休息吧?”

    “没、没有。”钟文摸不清她的意图,只是礼貌性地报以微笑,“倒是赵姐姐,怎么这么晚还不睡?须知睡眠不足,乃是肌肤的大敌。”

    “双嫣早就人老珠黄,皮肤好不好,又有什么打紧?”赵双嫣没料到他性子滑稽,忍不住“噗嗤”一笑,轻轻摇了摇头。

    “姐姐哪里话。”钟文故作惊讶道,“你看上去也没比我大几岁啊?”

    “听芝韵妹妹说你桃花极旺,红颜知己多得数不过来。”赵双嫣更是笑得前仰后合,花枝乱颤,“我先前还不信,如今方知所言非虚,这么甜的嘴,哪个女子能够抵挡得了?”

    “宫主姐姐是这般说的么?”

    钟文的表情登时耷拉下来,还道林芝韵对于自己的花心颇有微词,竟然向刚认识不久的赵双嫣抱怨。

    “她可没找我抱怨。”赵双嫣心思细腻,一眼便看穿了钟文的想法,娇笑着说道,“是我特意向她打探你的情况呢。”

    “哈?”钟文一脸懵逼,“为什么?”

    “你说呢?”赵双嫣含娇带嗔地白了他一眼,身子有意无意地朝他凑近了些许,声音愈发甜腻撩人,“女人打探男人的信息,还能是为什么?”

    一阵香风飘来,她那清秀白皙的脸蛋已然近在咫尺,钟文心头一惊,忍不住向后退出两部,干笑一声道:“赵姐姐,莫要拿小弟开玩笑了。”

    “怎么,姐姐我便这样入不得你法眼么?”赵双嫣见他闪躲,不禁神色黯然,郁郁寡欢道,“还是说我这残花败柳之身,污了你的眼睛?”

    “姐姐的样貌身段都极为出众,怕是没有几个男人会不喜欢。”钟文面色一正,诚恳地说道,“你嫁给云中贺,也是实属无奈,小弟哪敢有半分不敬?”

    “哦?”赵双嫣眼睛一亮,再次凑上前去,“那钟公子你……”

    “只是你我认识不足一日,并不相熟。”

    见她上前,钟文再次后退两步,“小弟心中对你只有敬意,却并无男女之情。”

    “说来说去,还不是嫌弃我么?”赵双嫣小嘴一嘟,眼圈隐隐有些泛红,“若我还是完璧之身……”

    “姐姐此言差矣。”钟文打断了她的自怨自艾,“男人和女人生来平等,凭什么男人可以左拥右抱,女子的贞操却被看得比性命还重要?在小弟看来,不过是无稽之谈罢了。”

    “你这想法,倒也新奇。”赵双嫣似乎没有料到他会说出这番惊世骇俗的言论来,“只怕未必能得到世人认同,依我看,世间大部分男子都将女人视作物品,而非平等的人类。”

    “姐姐有所不知,其实男人并不如你想象中那么在意女人的贞操。”钟文脸上表情突然变得有些怪异,“大部分人之所以想要娶个处子回家,是因为黄花闺女未经人事,所以没法拿其他男人来和丈夫作比较。”

    “什么意思?”赵双嫣闻言一愣,有点吃不准这段对话的走向。

    “说明大多数男人,对于自己的房事能力信心不足。”钟文坏笑着道,“若是老婆曾经和别的男人好过,有了比较,发现自己这方面不太行,岂不是大大的没面子,试问哪个男人能忍受这样的羞辱?”

    “莫非你和他们不同么?”赵双嫣没料到对方一言不合,突然开车,登时哭笑不得。

    “当然不同,我就完全没有这样的顾虑。”钟文洋洋得意道,“在这方面比我强的男人,当世应该没有几个。”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赵双嫣没料到不久前还摆出一副正人君子模样的钟文,聊天没两句便风格大变,竟然和自己这个才认识了半天不到的女人大谈房中之事,不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忍不住轻轻啐了一口。

    “所以赵姐姐可明白了?”钟文兀自滔滔不绝,“真正优秀的男人,根本不在意女人是不是完璧,曾经是不是有过别的男人,只有那些不行的……”

    “好了好了,算我怕了你了。”赵双嫣虽然性子沉稳老练,却也经不住他的惊世之语,终于晃动着手臂败下阵来,“莫要在这胡言乱语了,跟我走罢!”

    然而,她清秀的眼眸中,却隐隐闪过一丝温暖,一丝赞赏。

    “去哪里?”钟文见她终于进入正题,忍着笑问道。

    “芝韵妹妹有请。”赵双嫣轻轻瞪了他一眼,“你去不去?”

    “去,去!”钟文一听,立马点头如捣蒜,“宫主姐姐有命,如何不去?”

    “随我来!”

    赵双嫣不再多说什么,转身款款而行,纤腰翘臀一扭一摆,竟是说不出的妩媚撩人。

    难怪云中贺对她如此偏爱。

    钟文望着她婀娜摇曳的曼妙身姿,心中暗暗想道。

    如此这般,两人一前一后走了片刻,赵双嫣突然停下脚步,指着一处房门道:“喏,她就在里面了,进去罢。”

    “赵姐姐不一起进去么?”钟文疑惑道。

    “她找的是你,又不是我。”赵双嫣摇了摇头,随即小声催促道,“快些快些,莫要让她等久了。”

    “哦,哦。”钟文狐疑地看了她一眼,随即独自来到房前,推门而入。

    “男女平等……么?”

    注视着钟文离去的背影,赵双嫣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喃喃自语道,“芝韵妹妹,你真是幸运,能够遇见这样一个值得托付的男人。”

    这位赵姐姐的屋子,怎么布置得这样喜庆?

    进入屋中,眼前贴得到处都是的红色饰品,让他很是无所适从。

    床榻之上,端坐着一道靓丽的粉色身影,金钗乌发,肤光赛雪,闭月羞花,幽香四溢,不是宫主姐姐又是谁?

    “来了么?”林芝韵缓缓侧过螓首,如水般的双眸直视着钟文的眼睛,目中闪耀着迷人的光辉。

    她的嗓音很轻,很柔,乍一听犹如黄莺出谷,鸢啼凤鸣,清脆明亮又温润柔和,再仔细听,又好似潺潺流水,风拂杨柳,低回轻柔,却妩媚婉转,令人如同沐浴在和煦的春风之中,心胸开阔,欲罢不能。

    钟文忽然感觉口干舌燥,心脏扑通扑通胡乱跳个不停。

    “宫、宫主姐姐。”他努力平息情绪,磕磕巴巴地问道,“你找我?”

    “嗯,没有打扰到你休息吧?”林芝韵的声音依旧如同风铃般悦耳,直教他沉醉其中,痴迷不已。

    “没、没有!”钟文咧嘴一笑,“休息哪有宫主姐姐重要?”

    “你还是这般贫嘴。”林芝韵掩唇而笑,动作优雅轻盈,说不出的迷人。

    这谁挡得住啊!

    钟文只觉今晚的林芝韵气质有所不同,竟是愈发娇媚撩人,兼之孤男寡女夜间独处一室,又为屋内平添了一分暧昧气息,体内的洪荒之力,渐渐有些控制不住。

    “能不能问你个事?”林芝韵突然面色一正。

    “姐姐请讲。”钟文见她表情严肃,也不禁挺了挺腰杆子。

    “先前你被天雷劈晕过去,醒来的时候,曾说过想要娶我做老婆。”

    接下来林芝韵的话语,却险些惊掉了钟文的下巴,“这番话可还算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