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旧金山往事 > 第300章 针对(二)
    陈林芝乐了,哭笑不得:

    “你甩锅的本事真不错,居然敢往我身上推,谁给你工资?

    现在的关键在于搞清楚谁在背后策划,目的究竟是什么,以前觉得经营私募基金比较轻松,竞争比较小,看来还是不靠谱。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设定那条给违约金可以提前赎回的条款,看样子有人专门研究过我们公司和客户签订的投资协议,难道想方设法只是想给我一个教训?我总觉得没这么简单……”

    简不简单,单从目前的苗头上还看不出来,被人针对是肯定的了。

    几家基金公司的名字浮出水面,他们并没有选择躲在幕后,而是玩起了阳谋,趁乱开始拆台,以年化百分之十二的保底产品,从联合私募基金挖客户,也就是正闹着要撤资的那几位企业级大客户。

    无商不奸、商场如战场这些话陈林芝都听过,可以前拳头一直没打在他身上,唯一出点乱子不过也只是虞洛琦进入外贸市场、同行挖人这些,后来他转移发展重心,无非是在金融交易市场上多空博弈,谈不上谈矛盾。

    陈林芝一度以为,以全球金融市场的庞大规模,足够自己如鱼得水。

    偏偏刚有点好兆头,麻烦还是找上门来了。

    面对这种情况他也有些头疼,怪来怪去最终只能归结于财帛动人心,其实陈林芝只想舒坦过日子,很烦这种勾心斗角。

    他曾选择避开和华夏的跨国贸易市场,那个市场的利润并不小,主动撤退的部分原因也是怕麻烦。

    本来自认以本身未卜先知的优势,没必要学其他商人一样拼死拼活打擂台,可现在看来还是绕不过别人的贪心和嫉妒。

    好在本就有点被迫害妄想症,有时也担心过自己被资本大鳄们盯上,因此事到临头,陈林芝不去想为什么,先考虑如何解决棘手的麻烦,打跑豺狼们。

    跟包括法比安在内的几位联合私募基金高管,一起待在办公室里开着临时会议。

    陈林芝打趣完法比安,现场好几位高管们都在笑。

    他们也明白法比安是担心老板像其他老板们那样,喜欢把公司出现的问题,归咎于职业经理们能力不足。

    可法比安的甩锅对象竟然是陈林芝,被陈林芝调侃挺正常。

    他们这些高管面临外部猜测不断、内部人心动荡,又有大客户选择集体撤资的困境,同样感觉到情况不妙,最难的地方在于被一帮有势力的同行们联起手针对,万一处理不好麻烦会很大。

    负责人力资源部门的一位总监,这时告诉说:“现在的问题不仅是客户撤资,有些分析师、基金经理们频繁被猎头公司接触,开出高薪想要挖走他们,光是我知道的就有两三位,选择隐瞒跟猎头接触消息的员工可能更多。”

    这个问题在别的公司属于大麻烦,但对陈林芝完全不算事。

    要知道,联合私募基金激流勇进的原因,可不是因为他手底下有一批聪明的智囊帮着出谋划策,真正做决定的一直都是陈林芝本人。

    这点在公司中低层中表现得不够明显,高管们则是知道的。

    但即使部分高管们被猎头公司接触,谁又会忙着抬高陈林芝的作用,贬低自己的价值?

    不想跳槽不用说,想跳槽的更不会说。

    难道要告诉新东家,说陈林芝是个独裁者,平时自己不用带脑子,只负责执行?如此一来,哪还能争取到高薪。

    恐怕被暗中的敌人们误会了,以为这样就可以动摇联合私募基金。

    所以当听见这番话,陈林芝不由笑了起来,挥手随意道:“挖人不用管,我会找一些员工们谈谈,说不定他们念着我的好,跳槽后还能泄露些竞争对手的情报给我。”

    闻言。

    包括法比安在内的众人,表情逐渐变得古怪。

    纷纷心想这话太毒辣,一旦传出去,谁还敢从这家公司挖人,假如亲手把商业间谍挖过去,岂不是自讨苦吃。

    法比安干咳了声,转移话题说道:“跳槽不用太在意,反正我们公司人员精简,人才到处都有,今天挖走明天就可以补上,正好将部分容易动摇的人清出局。眼下的关键是……想要赎回资金的那批人,我们究竟答不答应他们的要求?如果同意,其他投资人可能会跟着动摇。”

    “同意,为什么不同意,白白给我百分之五的违约金,一百多万美元足够我环游世界好几圈了,正愁盖房子太花钱。”

    陈林芝语气很无所谓。

    在他看来,自己是在顺手做善事带他们发财,不摇尾巴感谢自己就算了,居然反过头想咬自己一口,以陈林芝一览众山小的傲气,哪能忍得了这个。

    法比安又说道:“其实给他们跟盖蒂基金一样的保底协议,他们不一定真的会撤资,之前我们已经展现了能力,上半年业绩远超同行们。”

    “不给,管他们去死干嘛,信我的必将发财,不信我强留又怎么样,客户的封闭期都还没到期,舍得给违约金的终究是少数人,那帮小人总不能都给他们保底协议,无非是想找人带头,引起我们公司的动乱。

    从去年到今年,市面上的基金公司大部分都能赚到钱,盈利超过百分之十二不是难事,以后就难说了,他们绝不会傻到替那么多客户提供保底协议,其他股东们也不会允许。”

    陈林芝听说几位客户联手想走时候,就已经看透了这点。

    无非是为联合私募基金的发展增加些麻烦,说白了,一支基金成就如何,还是要看长期的业绩,只要将势头一直保持下去,总会源源不断吸引新的资金加入进来。

    也正是因为这点,别看联合私募基金近些天来人心不稳,可陈林芝仍然稳坐钓鱼台,除了给关心这件事的客户们澄清之外,并没有太大的动作,更没有找谁帮忙的意思。

    陈林芝目前的人脉、圈子等等,只够让他在参加派对时候显得受欢迎,没有利益纠葛的人脉,仅仅算是认识而已,成年人的友谊比较实际。

    更何况,尽管联合私募基金看起来钱多,事实却是在陈林芝的总身价中,只占到大约十分之一。

    哪怕真的一不小心折腾黄了,又能怎么样呢。

    在这样的情况下,也难怪陈林芝足够淡定。

    生气归生气,暂时却没有太好的解决办法,倒是高盛那位跳得欢快的高级合伙人,先被他给盯上了。

    主要是陈林芝自认也算高盛大客户,对方居然过来添堵,明显不理解“顾客是上帝”这句话的含义,更是眼瞎到看不清彼此间的差距。

    陈林芝觉得也许平时资金低调过头,被人当成软弱可欺。

    枪打出头鸟,决定先做了,但具体怎么打这一枪,他一时半会儿还没头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