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旧金山往事 > 第305章 男人的嘴
    安娜塔西亚买过一辆收藏级的法拉利老车,送给陈林芝作为礼物。

    去纽曼家时候,陈林芝就开这辆价值四十多万美元的老古董,自从入手以来还是第二次上路,各方面功能完好无损。

    说是汽车,但其实已经属于小众收藏品,开在路上回头率惊人的高,提速时候有些普通新车不一定能跑过它。

    纽曼夸赞它比想象中的动力足,毕竟是六十年代造出来的车,许多技术早已淘汰,不能要求太高。

    陈林芝则告诉说每次开它都提心吊胆,因为没有安全气囊,也不耐撞。

    至于出事故会导致贬值什么的,这些小事根本不在陈林芝考虑范围内,他现在不缺钱了,而是缺少花钱买乐子的门路。

    跟殷蛰等人逐渐疏远,跟纽曼这位后来才认识的朋友之间,却能保持住友谊,主要就是因为纽曼不仅会玩,还拥有享乐的经济实力。每次陈林芝晚上无聊打电话给纽曼,这家伙总能找到派对或是热闹的酒吧,说彼此间属于狐朋狗友关系,一点都没错。

    就像今天,纽曼遇到难缠的姑娘,第一时间想到请陈林芝出马。

    而陈林芝,还真就答应了,他相信纽曼的审美观,再加上得知姐妹俩专门练过柔术,谁能招架得住,瑞典姑娘的貌美在西方国家远近闻名,霸占多届世界小姐选秀冠军宝座。

    等赶去纽曼家,见园丁淡定修剪草坪,估计他家里没出什么大乱子。

    陈林芝轻车熟路,停车下来时候说道:“待会儿交给我来掌控局面,你千万别乱说话,一定要配合好,别露馅了。下次记得别在姑娘们面前炫耀这套房子,更别轻易往这边带,吸引力太大,谁不希望嫁入豪门,一不小心你就会惹上麻烦,不如再去市区买套公寓,事后连找都找不到你。”

    纽曼听完觉得好有道理的样子,随后又认真打量陈林芝,像是“惯犯”。

    陈林芝读懂了他的眼神,没好气来句:“我可没你这么下流,上次出轨已经是好久之前的事,正尝试洗心革面,当个好男人。”

    “你说这种话我一个字都不信,要真想当好男人,你会跑来看屋里那女人的妹妹?还有上次在你家附近,带来的亚裔小妞,别找理由。”

    “……那位是我朋友,别瞎猜,再多嘴我现在就回家继续看电视。”

    纽曼闻言,顿时好说歹说,甚至愿意拿出一瓶1900年的玛歌红酒作为回报,前提是陈林芝可以帮他摆平眼前的麻烦。

    陈林芝同意了,纽曼曾在他面前炫耀过那瓶酒,购入时候花掉六千美金。

    单看金额不算多,可用来购买一瓶红酒,绝对属于非常可观的数字,属于够资格进入拍卖场的那类珍藏级红酒。

    论起色诱,陈林芝自认优势不足。

    但要说对付拜金女,陈林芝的魅力远超纽曼数十倍,和身价呈正比。

    进门后跟管家交换完眼神,纽曼压低声音询问姐妹俩在哪。

    老管家指了指楼上,回答道:“泳池,我刚找她们谈了一次,她们说你是骗子,不愿理会我,要等你回来后再说。跟平时那些女人不同,也许看不上储藏室里的小礼物,想靠那些东西打发她们也许比较困难。”

    “早上海伦娜好像崩溃了,于是我找来救兵帮忙,既然知道我是骗子,为什么还不走呢,平时送些皮包首饰就行。”纽曼唉声叹气,对老管家说道。

    陈林芝表情古怪看看他。

    听意思,好像纽曼还专门准备个储藏室,存放用来打发姑娘们的小礼物。

    考虑到纽曼“集邮男”的生活作风,倒也不是完全不可能,每次都要上街买东西送人,确实麻烦,不如在家提前囤点,反正早晚能送出去。

    老管家问喝酒还是咖啡,陈林芝拒绝了。

    上楼来到露天泳池,发现两位姑娘正在聊天,都穿着休闲款的衣服,而不是泳装。

    挨个打量完,陈林芝一时间分不出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年纪差距不大,都是二十岁左右的模样,金色头发、蓝色瞳孔,肤色白到在太阳底下发光。

    其中有位容貌稍嫩,小脸蛋,扎着丸子头,身穿黑色吊带的少女,看起来更像妹妹。

    旁边那位明显哭过,眼圈微肿。

    都相当漂亮没错,看起来甚至有些纯情,以至于陈林芝忍不住怀疑起,事实究竟是不是纽曼所说的那样,只是遇到不愿离开的拜金女,瞧着倒像是纽曼骗人感情。

    脱离彼此都为了寻欢作乐的范畴,那自然容易惹火烧身,陈林芝就从不胡乱下手,直到这时才意识到,忙似乎不太好帮。

    见到纽曼,两个女人都怒气冲冲瞪着他。

    她们痛恨的是纽曼,跟陈林芝没关系,陈林芝这会儿打量起猜测是妹妹的那位,见对方看向自己,笑着抬手,无声打个招呼,被无视了。

    纽曼语气尴尬,干咳了声,问道:“海伦娜,我承认自己并不是个好男人,给不了你想要的那种生活,也许现在应该分开,先冷静一段时间。回瑞典的机票我帮你买头等舱,也愿意给你额外的补偿,你知道的,毕竟害你丢了工作。”

    花花公子心态,遇事先想着花钱解决。

    陈林芝听完意识到,纽曼的言语和态度无疑是在火上浇油,名叫海伦娜的这位果然哭得稀里哗啦,她妹妹也皱着眉头,一张小脸上写满恼火,质问道:

    “难道你以为我姐姐跟你在一起只是为了钱?!昨天她还打电话给我,高兴说遇到了你,谁知道才过了一夜,仅仅只是一夜,你居然就要赶走她!”

    途中陈林芝提前获知,这位叫做劳米的妹妹,正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念书。

    也是因为这样,纽曼才有机会认识过来探望妹妹的海伦娜,并且将人家玩弄到团团转,今早差点一发不可收拾。

    要说是贪财拜金,陈林芝站在纽曼这边。

    然而看现在的情况,陈林芝又觉得纽曼过分了,欺负人家善良姑娘,简直比渣男还渣。

    发现纽曼投来求救目光,短暂思索完,陈林芝还是开口,叹气道:“纽曼,你的病真该治疗了,看来这次的心理医生还是没有彻底治好你,我以为你的生活已经恢复正常,两段失败的婚姻,几垃圾车的空酒瓶,难道你还没长点教训?”

    就在两位姑娘看过来之后,陈林芝拍拍纽曼肩膀,笑容无奈中透着股尴尬,缓缓说道:

    “他……童年比较凄惨,心理上有点毛病,雄激素还比别人高出一截,前几年就就喜欢通过征服感来证明自己的魅力,女人越多越能让他自信。以前也惹出过许多次麻烦,很难全心全意爱上一个人,表面上看着正常而已。”

    名叫劳米的妹妹,入读的专业是临床医学,在陈林芝说完后就惊了,脱口而出:“性……瘾症?”

    陈林芝没想到这小姑娘还懂这个,顿时开心,觉得纽曼似乎有救了。

    脸上依然继续装深沉,缓缓点头道:“没错,你们在旧金山随便打听,人们都知道他喜欢派对、喜欢接触不同的姑娘。身为他的朋友,对你姐姐的事我只能说抱歉,其实纽曼以前也善良,可却无法控制自己,如果伤害了你们,请多给些谅解。”

    见气氛突然缓和,纽曼暗地里对陈林芝佩服到五体投地。

    随后又忍不住怀疑起自己真的有点毛病,想着找机会去医院查一查所谓的雄激素水平,看是否正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