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综合其他 > 提刑大人使不得 > 第三章 小爷岂是吓大的
    从县衙出来,慕流云摇着折扇,哼着小曲儿,小五儿在身后紧跟着。

    “爷,方才那孔县令留你一起用饭,你怎么不留呢?”跟在慕流云身边也有好几年,小五儿对自己的这个主子衷心和诚心都有,唯独欠缺了几分敬畏心。

    这也难怪,这孩子本是街上随处扒窃的小流浪儿,当年被慕流云逮了个正着,见他资质聪慧,够机灵,嘴又巧,只不过是年纪幼小无人管教才误入歧途的,便留在身边做个小随从。

    虽说近两年小五儿各方面都颇有长进,平日里跟在慕流云身边没少帮他充当耳目,帮忙打探一些消息,着实是个好帮手,只那一身市井里混出来的言行习惯难以改掉。

    慕流云反手拿扇子朝小五儿头上一敲:“你!你!你!一个‘您’字就那么难?怎么就记不住!你见过谁家的随从跟自家爷一口一个你的那么叫啊!”

    “哎哟!”小五儿一缩脖子,满脸堆笑,“知道了知道了!我以后改还不成么!”

    “这太平县谁不知道给县衙做饭的吴大娘手艺了得,有‘起死回生’的本事!”慕流云面露嫌弃,连连摆手,“给死人喂上一口,死人都得被难吃得直接跳起来!

    今儿是小爷我旬休的日子,怎么能留下吃孔胖子的饭,云上楼的烤乳鸽还在等着爷呢!”

    “那是!那是!别说那灶房鬼手吴大娘了,放眼全太平县,也未必有比云上楼的乳鸽更香的呐!”小五儿吸吸鼻子,似是已经嗅到了烤乳鸽的香味一样,“爷方才还说我!你自己不也叫人家孔大人是孔胖子么!”

    “小爷我是背后叫的,你是当面叫的,这能一样么!”慕流云瞪小五儿一眼,“再多啰嗦,一会儿乳鸽翅膀我都让你吃不到!”

    “别呀,爷最心善了,哪舍得让我在旁边干瞪眼,有得看没得吃呀!”小五儿连忙赔笑,“不过这孔大人也真是,隔三差五就叫爷过去帮他,今儿要不是他,乳鸽这会儿都摆上桌了!

    你说今天这案子,他在那里缩手缩脚,明明爷去了三两下就断得了的事情,这孔大人居然愁成那样!”

    “你懂什么!他有他的难处!”慕流云叹口气,摇摇头,“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三生不幸,知县附郭,三生作恶,附郭省城。”

    “爷,你说点我能听懂的成么?”小五儿连忙摆手,“富锅是个什么锅?”

    “就知道吃!”慕流云无奈瞥他一眼,“附郭就是县衙跟州府都在同一个县里头!孔大人虽然是这太平县的县令,按说是最大的了,可是偏巧了!咱这江州府的州府衙门也在太平县!

    照理说县里头最大的就是县令,可是偏偏知府大人也在太平县里坐镇,这孔县令大事管不了,小事不讨巧,做得好都是州府的功,一旦做错一处,那过可就是他这个县令担着了!

    所以这夹缝里面求口饭吃,你让他怎么办?该装傻装傻,该装孙子装孙子,不出彩没关系,就是千万别出错!”

    小五儿听得似懂非懂,只是觉着自家爷在感叹孔县令的时候,眉眼间似乎也缠上了几丝愁绪,他是个粗枝大叶的半大孩子,见状也不敢再乱接话,只好学着慕流云的样子,也跟着叹了一口气,闭上嘴巴老老实实在后面跟着。

    主仆二人心中惦记着美味佳肴,脚步轻快,没一会儿眼见着就看到了云上楼的招牌,却在这时被一个突然从一旁小路闪出来的人拦住了去路。

    慕流云被这突然冒出来的人影吓了一跳,抬眼一看,是一个着黑色劲装的男人,不仅身形高大,模样也着实带着几分凶相,尤其眉间一道疤,给他本就不善的面相又平添几分煞气,估计要不是慕流云在前面挡着,小五儿这会儿膝盖发软,已经快要跪了。

    光天化日,这是遇上了打劫的,还是寻仇的?

    慕流云瞥一眼身后瑟瑟发抖的小五儿,直摇头叹气,心里琢磨着自己是不是也应该考虑带一个高大威猛的家丁在跟前,终究比较稳妥。

    家丁不家丁的到底是后话,当下要紧的是面前这位黑面神。

    “敢问这位壮士,有何贵干?”对方摆明了是特意出来拦着自己,慕流云便也不与他装傻充愣,笑得一脸恭敬,向来人拱了拱手。

    “你就是江州府的司理参军慕流云?”黑面神似是看慕流云很不顺眼,只瞥了一眼便把脸扭向一旁,“东谷县有命案需请官查验,你快跟我过去!”

    “嘶……”一听竟是为了公事,慕流云底气便足了,放眼这江州府,比自己官大的那几位大人他都认得,那几位大人身边的随从护卫他也认得,并不曾见过这么一位。

    既然不是那几位上官身边的人,那这江州地界里,谁还有资格对他这个专管刑狱的堂堂司理参军吆五喝六?

    就算个子高点,肩膀宽点,胳膊粗点,模样凶点,那也不行!

    慕流云把扇子往怀里一插,退开一步,语气里多了几分不悦:“这恐怕不妥吧?先不说今儿是我旬休的日子,单说这东谷县出了命案要请官验看,这位老兄,你去东谷县的县衙叫县尉带了仵作去便是了,何必特意到太平县找我?”

    “你当我愿意?”黑面神一脸嫌弃哼了一声,“是我家大人差我前来寻你,说这案就得要你来办!再者说,依大瑞律例,凡验尸,州府需派司理参军前去执行,你敢违抗律例?”

    “唔……敢问你家大人是……?”慕流云见他语气不善,口中又提到了什么“大人”,连忙把这人又端详一遍,认定此人面生得很,绝不是江州府衙里面的人。

    不过虽说有些凶神恶煞,这黑面神身上自带的那种贵气也绝非一般衙役所具备的,难不成……

    “我家大人是京畿路提点刑狱公事,袁牧。”黑面神傲然报出自家大人名号。

    慕流云眉头一挑,忙把纸扇从怀里抽出来,规规矩矩别在腰间,堆起一脸谄媚笑容,冲黑面神拱手:“原来是袁提刑身边的差爷!有劳差爷特意跑来太平县找我!

    按说袁提刑如此高看下官,下官是倍感荣幸啊,只是平日验尸的用具都没带在身边……”

    “这些劳什子都不用你来操心,我家大人都已备齐,你尽管来便是了!”黑面神虎着脸道。

    “好极了!好极了!果然还是提刑大人周全!”慕流云再无拒绝的由头,便讨好道,“既然如此,就请差爷帮忙带路,咱们赶紧过去吧!”

    黑面神看他满脸堆笑的样子,更显厌恶,转身冲慕流云草草一摆手,一马当先走在前面。

    三人拐入一旁小巷中,巷内停着一辆小马车,马车旁还拴着一匹高头大马。

    “哟!差爷周到啊!还特意备了马车!”看到马车,慕流云着实感到惊讶。

    与他相熟的人都知道,慕流云素来不善骑射,别说是骑马,爬上马都难,他又嫌骑在马上风吹日晒,因此出行路远便要坐马车。

    然而外人却并不知这些,毕竟说出去,一个大男人不会骑马,有碍司理大人的威名。

    而面前这人分明是第一次见,怎会这么巧,偏偏备了马车?

    黑面神也不理他,翻身上马,一夹马镫,高头大马一声嘶吼扬蹄而去。

    “这……”慕流云看看候在一旁的车夫,“你知不知道该去哪里?”

    车夫点头,慕流云这才带着小五儿爬上车,坐进轿厢中。

    “爷,你方才也改口改得太痛快了!我以为你比我胆子大那么多,能顶住那满脸横肉的吓唬呢,没想到人家一提律例你就改了口!”到嘴边的乳鸽飞走了,小五儿老大不乐意。

    “呸!你爷爷我是提一句律例就吓软了腿的人么?!”

    “不怕?不怕你方才对那煞星客气成那样!孔县令在你这儿都没这待遇!你欺软怕硬!”

    慕流云没好气地抬腿去踹小五儿,小五儿赶忙朝一旁挪挪,躲开那一脚。

    “你懂个屁!你听没听说过官大半级压死人?孔县令刚好只大我半级,好歹还能留口气,方才那人口中的提点刑狱公事可是正儿八经的朝廷正四品大员,别说是他身边的差人,就算是他养的狗,都比我官大!”慕流云搓着脸,万分苦恼,“袁牧……怎么偏偏是他?”

    “爷,谁是袁牧啊?”平日里慕流云闲云野鹤一样,总是一副逍遥自在的模样,小五儿还是头一次见到自家主子哭丧着脸,如此如临大敌。

    “你不知道他也不奇怪,”慕流云叹一口气,压低声音,“这位袁大人是京城里那位忠勇郡王袁怀的独子,家世显赫,明明是个吃喝不愁的世子,偏偏要跑去做提刑官,到处巡查个州府处理不力的冤案、悬案。”

    “你自己还不是一样!放着家里好日子不过,非要去摆弄死人骨头……”小五儿偷偷撇撇嘴,小声嘀咕。

    慕流云自顾自在那心烦意乱,也没听见:“背后别人都叫他活阎王,说他这人性格难以捉摸,说好听了叫杀伐果断,说难听了叫冷血无情!都说见到真阎王都不可怕,大不了就是个死,最怕就是遇到他这个活阎王,死又死不成,不死扒层皮。

    我听说天底下的酷刑就没有活阎王不知晓的,落他手里的人最大的心愿便是只求速死。

    所以啊,你说,活阎王差人来叫我,你爷爷我惹得起么?敢不去么?”

    小五儿呆看了自家主子片刻,眼珠子一转,忽然咧嘴笑了:“对不住了爷,我胆小,到那边去也帮不到你什么忙,就先回去了,回头再找你领罚!”

    说罢还不待慕流云回过神,他已经扭身一掀布帘,从轿厢中一跃而出,跳车跑了。

    “混账东西!”慕流云对此倒也见怪不怪,笑骂一句,倒也并不真的恼火,叹一口气,靠在厢壁上闭眼假寐。

    小马车晃晃悠悠了半晌终于停了下来,慕流云跳下车,环顾四野,见自己身处郊外一片树林中,不远处用草席围了个帐子,干杂活儿的伍人在周围等待差遣。

    方才去找自己过来的那个黑面神此刻正在不远处拴马,一边拴马一边同旁人说着什么。

    “司理大人,您过来了!”一个东谷县衙差凑上来,先前他去太平县递送公文的时候与慕流云打过交道,“您来的话,咱这心里就踏实了!您猜这是怎么一回事?”

    “不用猜,这片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女尸,因为不见了头颅,无法确定其身份。”慕流云道。

    那衙差惊讶不已:“司理大人,您不是才刚到么?怎么就弄得这么清楚?”

    “那还不是你们亲手告诉我的。”慕流云笑着朝那草席帐子一指,“这么个荒郊野外,除了衙门里的差人官员,连一个围观百姓都没有,根本不用担心惊吓到旁人,遮挡这么严实,原因只能是死者为一名妇人,怕伤风化。

    此地已是东谷县所辖范围,东谷县地广人稀,要是死者确系东谷县人,那就大可不必差人把我叫过来,要是无法断明身份,那便是烂透了。

    可眼下天气尚未炎热至此,我站在这里,离那帐子就不到两丈远,又是下风口,丁点儿腐烂恶臭都没闻到,那就只能是头颅与尸身分了家。”

    “司理大人,您真了不得!”衙差为慕流云丝毫不差的推断所折服,压低声音又道,“司理大人可要为咱们争口气啊!那提刑司来的差人一个个鼻孔朝天的,都不拿正眼瞧着咱们!司理大人可得让他们好好领教领教您的本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