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综合其他 > 提刑大人使不得 > 第十一章 江司户
    “小五儿这个猴崽子,一天到晚胡说八道,早晚我扒了他的皮!哪有什么人掳走我,我那是被叫去查看一桩人命案的!”慕夫人搞不清楚状况,慕流云可是非常拎得清,他赶忙安抚了母亲的情绪,顺便让开半个身位,好让慕夫人能看到身后的其他人。

    稍微平静下来一点之后,慕夫人也意识到了旁人的存在,她毕竟在丈夫过世后一个人撑起这么大的家业二十载,还是有些城府和手腕的,一看那几人里面为首的袁牧面貌不凡,再一看他身侧立着的不正是一个脸上有疤的威猛汉子,顿时刹住了方才的话。

    “娘,这位是京畿路提点刑狱公事,袁提刑袁大人,那几位都是跟着袁大人身边的差爷,咱们太平县新添了一桩命案,袁大人打算留下来亲自督导,所以要在咱们家小住几日。”慕流云趁机把袁牧等人的身份告诉慕夫人。

    慕夫人有些诧异,原以为只是到府上做客的客人,没想到却是要留宿,她有些担忧地看了看慕流云,慕流云面色不变,回了她一个眼色,慕夫人便也神态自若地看向袁牧等人。

    袁牧神态肃然,郑重其事与慕夫人行礼:“见过慕夫人,晚辈在这里叨扰几日,给夫人添麻烦了。”

    “哪里哪里!袁大人的到来,那是给我们慕家都添了光彩的,应该是我们受宠若惊才是!”慕夫人因为慕流云的缘故,虽然不懂品级,也知道提点刑狱公事可是不小的官职,态度格外恭敬,见他先同自己行礼,错愕之下也连忙回礼。

    两个人你一来我一往,礼数尽到,气氛和谐,一旁众人却是惊诧莫名。

    虽然说慕夫人是长辈,袁牧是晚辈,按年龄来说,晚辈向长辈见礼是应该应分的事,可是这大瑞朝虽说商贾在社会上的地位略高于前朝,但是和郡王世子比起来,依旧是云泥之别。

    按照常理,抛开郡王世子这一条不提,单是四品大员这一项,像慕夫人这样的身份,即便是年长许多,也应该先向袁牧行礼,哪有袁牧先向慕夫人行礼的道理呢。

    慕夫人并不知道袁牧是郡王家的世子,只当是四品大员向自己这样一个八品小吏的母亲行礼,就已经受宠若惊,若是知道了他的背景,恐怕要被吓出个好歹的。

    只是袁牧的行为着实让人有些想不通,作为一个出身不凡的世子,这尊卑贵贱上面的规矩,他应该比任何人都更加了解,今日为何却又是这般举动?

    这事儿不止慕流云犯嘀咕,袁甲和袁乙也都一肚子疑惑,但是自家主子都这样了,他们也只能揣着所有的疑问跟着一起向慕夫人见礼,袁乙比较沉得住气,袁甲已经是一脸的莫名其妙了。

    慕夫人将袁牧等人带到正堂里面稍作休息,又叫人上了些茶点,待到客房收拾妥当,袁牧主仆三人被仆人带过去,这才把慕流云急匆匆拉到自己的房中去。

    “我的儿啊,咱们家是个什么情况你最清楚,怎么还敢把人给带回来留宿?”人虽然是留下来了,但慕夫人依旧觉着心里头不踏实。

    “那有什么法子,他说要留宿,我也得敢拒绝啊!”慕流云叹一口气,把袁牧到底是何许人也说给母亲听。

    慕夫人一听脸都变了颜色,来来回回直打转:“这可如何是好……本来想着咱们这边山高皇帝远,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这要是你被人发现是个……”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嘛!”慕流云虽然心里面也很忐忑,但见母亲如此担忧,便又笑嘻嘻地安抚她,“我是何等机灵,这么多年不都是顺风顺水过来的!袁大人只不过是小住几日,我快马加鞭赶紧把那无头案给处理妥当了,他自然就打道回府,从此以后各不相干。”

    “那是最好,儿啊,那你可要惊醒一点,家里家外切莫漏了破绽!”慕夫人反复叮嘱。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慕流云连忙拍胸脯保证。

    母子两个又说了一会儿话,外面有人来,说是有客到访,是州府里头的司户参军江谨来找少爷,慕流云一听立刻来了精神,赶忙起身就往前院客堂去。

    “你又叫江谨干什么了?”慕夫人一看慕流云那急吼吼的样子,有点心里没底,赶忙追在后面问,虽然说这两个人以前也没少嘀咕一些小猫腻儿,但毕竟过去太平县里可没来什么郡王世子提刑官,更别说这招惹不起的人现在还就住在自个儿家中。

    “放心吧娘,你就别问了,赶紧歇着吧,晚上叫厨房给我做点好吃的!”慕流云冲她摆摆手,催促着前来通报的小厮急匆匆离去了。

    前院客堂里头坐着一个一袭白衫的俊秀青年,与慕流云看起来年纪相仿,却不似他那般毫不拘束,气质要儒雅得多,此时正端着一盏茶慢慢喝着,听到急促脚步由远及近,连眼皮都没抬一下,直接从桌上摸起一封文书往外一递。

    慕流云刚到江谨面前,对方就像是脑瓜顶上生了眼睛一样把东西给递过来,连忙刹住脚步,接过展开迅速看了一遍,看后眉开眼笑:“好了!这下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

    江谨把茶杯放回桌上,摇头叹气,有些无奈地看看慕流云:“你可知我为了帮你把这丫鬟改头换面变成良籍,费了多少功夫?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可不要再来找我了!”

    “哎哟,我不也是看着那么水灵灵、俏生生的女子,就因为后娘贪钱,放着想要明媒正娶的青梅竹马不肯许,偏要把她塞去给个七老八十的糟老头子做妾,逼得小娘子都跳了河,实在是不落忍,这才把人救回来,想着能成全便成全了一对有情人嘛!”

    慕流云把江谨带来的文书仔细收好,眉开眼笑道:“这下可好了,改名换姓之后,她便可以嫁给心仪之人,不用整日悲悲切切,总想寻什么短见了!江兄够意思,回头请你喝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