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综合其他 > 提刑大人使不得 > 第十七章 看什么看
    常月杉熬粥煲汤的手艺的的确确可圈可点,一锅鸡茸粥吃得慕流云唇齿留香,满足了口腹之后,似乎原本忐忑的一颗心也略微安稳一点,加之一日忙下来甚是疲惫,宽衣解带倒头便睡,再一睁眼已是翌日清晨。

    早起自行更衣束发,慕流云打着呵欠走出房门,本以为会看到草果、红果她们在门口守着,这一出来却扑了个空,自己房门外竟然空空如也,别说是人,连个鬼影子都没瞧见。

    好不容易逮到了一个扫地洒水的小厮,问他府上的丫鬟婆子都去了哪里,那小厮却也只是笑,瞄他几眼便找个借口溜了。

    不是,打听丫鬟跑哪去了,不说已经很过分了,跑掉之前那眼神是几个意思?

    慕流云一头雾水,正准备去主屋给慕夫人问安,刚巧撞见府上的小厨娘白果急急忙忙朝袁牧他们住的那院跑,打从慕流云身边经过时竟然都没有发现自家少爷似的,径直就过去了。

    慕流云一伸手揪住白果的后衣领,把她生生拉了回来:“你个小丫头,这个时间不在厨房准备早饭,急吼吼干嘛去?”

    “哎哎哎,别拉我!”白果挣扎一下,这才发现是慕流云,只好停下想挣脱的动作,“啊,是少爷啊!早饭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您快别拉我,我得赶紧去看看,晚了就看不到了!”

    “看什么?红果、草果她们去了哪里?”慕流云更加诧异。

    “她们早就过去了,我这不是忙着做饭,才刚倒出空来么!少爷您快忙去吧,我先走了!”白果是个敦实的丫头,力气一向很大,现在又是打定了主意要跑,趁着慕流云一晃神的功夫,挣开他的手一溜烟儿地跑开了。

    这是要干什么?慕流云满腹狐疑。

    不过他的疑惑很快就得到了解答。

    在尾随着白果一路来到袁牧他们留宿的偏院门口,老远就看到墙边上垫着脚的,猫着腰的,伸长了脖子的,鬼鬼祟祟、探头探脑,一眼看过去居然围了十好几口子人。

    草草扫上一眼,慕流云从那里头瞧见了家里洗衣服的李婶,车夫的老婆王家嫂子,还有那一群下至八九岁,上至十六七的丫鬟。

    看了一圈,慕流云一眼瞧见猫着腰把脸贴在砖墙上那镂空雕花小窗前面的草果,于是便无声无息飘到草果身后,凑到她耳畔,小声问:“看什么呢?”

    草果头都没回一下:“看男人!”

    这一句话差一点让慕流云撅个跟头,顿时感到了一种自下而上、由内而外的屈辱。

    瞧瞧!瞧瞧!这像话吗!一大早上,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大群女人,老的老小的小,趴在偏院的院墙外头偷窥男人!这话传出去,慕家的脸都丢光了!

    这家里虽说是阴盛阳衰了一些,也不代表没男人吧?家丁、小厮、门房,都是男人啊!干嘛好像在看什么珍禽异兽似的!

    慕家对那些繁文缛节的东西向来不大讲究,也主张家中的丫鬟、女工若是心有所属,便可大胆的争取幸福,作为东家和主子,慕夫人和慕流云都会尽力提供帮助。

    可是再怎么勇于追求想要的生活,作为妇道人家总还是要有那么一丁点的矜持吧?

    慕流云压下心里头的不爽快,语气阴森森地又问草果:“好看么?”

    “好看的呀!”草果依旧头也不回,回答得干脆利索。

    “你家少爷不好看么……?”

    “少爷好看是好看,就是太弱了,那小身板单薄的,走多几步都嫌累,哪比得上几个客人那么……”草果说了半截儿,终于意识到有些不大对,扭头一看身旁面如黑铁的慕流云,吓得一缩脖子,“啊,少爷,我想起来厨房灶上还烧着水,我得快去看看!”

    说完,小丫头就脚底抹油地跑开了,留下哭笑不得的慕流云。

    这孩子刚被她那个烂赌鬼的爹卖了的时候,整日里都好像鹌鹑一样瑟瑟缩缩,如今在慕家做了快一年丫鬟,倒也真是长进了,已经敢嫌弃自家少爷身板单薄、力气弱了!慕流云也不知道自己该作何感想。

    草果跑了,其他人这功夫也看到了慕流云,连忙讪讪地退开,分头去做自己的事,慕流云想转身就走,转念一想,来都来了,他倒是要看看这些婆子丫头们一大早在看些什么!

    于是他把脸凑到了方才被草果挡住的那个镂空小窗口,朝院子里面看过去。

    院子里面袁甲、袁乙两兄弟,正在陪着袁牧练剑。

    袁甲估计是练得热了,脱掉了半边衣袖塞在腰间,露出肩膀和一条手臂,虬结的肌肉血管暴起,手里握着一柄大刀,正挥得虎虎生风。

    袁乙前一日还是一副和善好说话的样子,现在手执双剑,身姿矫健灵活,板起面孔来也带着几分威严肃杀,两眼死死盯着袁牧。

    袁牧站在院中,一袭青色衣衫,一手执剑,一手握着那个乌黑剑柄,正与甲乙兄弟两人缠斗在一起,只见他时而跃起,时而快速移动,修长的剑一挑一刺之间,便化解了袁乙的攻势,令袁乙转瞬便处于了下风。

    与此同时,他仿佛背后长了眼一般,猿腰一拧,侧身避开袁甲自身后劈来的一刀,反手用剑鞘怼过去,袁甲软肋处生生挨了一下,因吃痛而动作变了形,再被袁牧一拉一带,整个人便再也稳不住下盘,踉踉跄跄朝前栽过去。

    慕流云自己不必多言,连草果都能嘲笑他体格单薄,家中其他人就更不必说,上上下下也没有半个练家子,所以比武过招这种事情,就只在话本当中看到过,从未亲眼目睹,不曾想象过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此时也算是开了眼。

    不是话本上都写着过招之前,那些武林人士都会先表个态,说点到为止的么?这怎么感觉袁甲和袁乙都一副恨不能把袁牧当成柴火劈了的架势啊!

    不过有一说一,袁牧虽然没有袁甲那样壮得吓人,但这一招一式之间,无论是力道还是敏捷程度都不在话下,一招一式,攻守相宜,一个人竟然可以把甲乙二人的招式统统化解。

    不得不承认,草果说得对,确实是挺好看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