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综合其他 > 提刑大人使不得 > 第二十五章 好一块滚刀肉
    慕流云连忙闪躲,论嘴皮子他向来不怕谁,可是动起手来那是真的不灵。

    “你先别忙着朝我发疯,不如先听听你家大郎先前背着你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他一边闪躲一边对张氏好言相劝,“你跟我哭闹于事无补,我若是你,我便少哭闹一些,留着以后打起精神来,上有老下有小的,都还指望着你呢!”

    那张氏本就又急又恼,听慕流云话里的意思自家张大郎是决计脱不开干系,顿时更加收不住,拼了命想要去撕扯慕流云,最后还是袁乙看不下去,上前两步长臂一伸,用刀柄顶着张氏的肩窝,把她从慕流云身边支开。

    袁乙平日里笑模笑样,真板起脸来目露凶光,看起来比一脸横肉的袁甲更让人不寒而栗。

    张氏只是一个寻常村妇,没有什么见识,被他瞪上一眼顿时魂儿都吓飞了一半,再加上瞄见那把攥在他手中的刀,另一半的魂儿也几乎要飞出躯壳,一打哆嗦,便瘫倒在一旁,掩面哭泣起来,再不敢有任何胡搅蛮缠。

    与又哭又闹的张氏不同,那姓张的猎户跪在院子里倒是格外老实,慕流云有袁乙帮忙吓唬住了张氏,现在心里也踏实下来,用手里的扇子朝那张猎户一指:“你可知今日为何把你捆在这里?”

    “回大人,小人不知啊!我前几日上山打猎,一直都未归家,不知道为何今日一回来,就被几位差爷给按在这儿!小人就是一个打猎为生的粗人,平日里不曾与人结怨,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啊!”张猎户愁眉苦脸,一副老实人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

    “好一个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昨日在驼峰山上,你倒是凶得很嘛!”慕流云冷笑。

    张猎户眉头一动,微微抬眼朝慕流云瞄了一眼,脸上倒是依旧淡定:“大人,小人哪里有行凶的机会嘛!这几日在驼峰山打猎是不假,但是小人的运气坏得很,别说是猛兽了,就连兔子都没打到半只,实在是不知道大人究竟为何捉我!

    我就是一个穷苦猎户,家里头也是上有老下有小,要是平日里做了什么碍着大人的事儿,大人尽管吩咐,我改了便是了!要是有什么惹大人生气的事儿,大人便拿鞭子抽我一顿,出气就行,可千万别给我扣个什么罪名,那可是要断我一家老小的活路啊!”

    围在院外的村民也纷纷议论起来,对他们来说,慕流云等人盯着州县官差的名头,看起来八面威风,又是生人,张猎户倒是乡里乡亲熟悉得很,平素也是老实巴交的一户人家,现在看着老实人被捆成粽子,可怜巴巴地求饶,张氏一个妇道人家差一点被人用刀抵了脖子,就算不敢高声议论,也都在小声犯着嘀咕。

    慕流云没想到这猎户不光对那李氏行凶的时候胆大包天,现在已经被坤在院子当中了,居然还能这样装傻充愣,不禁气得发笑:“若不是有人告发,我也不会在这里等你自投罗网!你自己究竟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恶事,是自己说,还是我还帮你说?”

    张猎户眼珠子在眼眶里滴溜溜直打转,脸上仍是可怜兮兮的表情:“小人实在冤枉啊!我与大人从未见过,不知道大人为何要这么大费周章的和我这么一个穷苦人过不去呢!”

    慕流云见他不但不怕,还倒打一耙,心里反而有了底,这种人他也不是头一回见了。

    寻常昏了头犯了错事的人,哪有这样的胆色和底气,不管是被揭穿还是被冤枉了,都是慌作一团,像这张猎户一样不慌不忙,镇定自若的反咬一口,只差没有明说官差欺负平民了,恰恰说明这个人心里有鬼,并且在李氏之前,这厮的手里头应该还有别的脏事儿。

    再想一想,有这么大的胆子,能够光天化日之下就把人给掳到林间去行凶的歹人,怎么会是临时起意的初犯!

    “啧!这话说的!我这么大费周章与你过不去,自然是有缘由的!你和那无辜妇人过不去又是为何?

    先辱人清白,又想杀人害命,做出这等勾当,就不要再说自己是穷苦人了,我看就是江洋大盗都要比你多几分道义,不会那般心狠手辣!”慕流云小扇一摇,一脸不忍地摇头晃脑。

    慕流云先前想要让那张猎户争取主动,好好认个罪,所以才没有提起到底他犯了什么事,现在这么一说,原本还在门口可怜张猎户一家的村民不禁哗然。

    这个村不算大,平日里可以说是太太平平,民风向来淳朴,多少年也没出过什么吓人的大事儿,就连谁偷了谁家一只鸡,谁踢了谁家一条狗的小事都很少发生,现在突然听到这样的话,也都吓得不轻,一时之间也没有人做声了,都屏着呼吸观望着。

    就连一旁的张氏此时也忘记了哭嚎,好像是被慕流云说出来的罪状吓傻了,瞪着眼张着嘴,呆愣楞地看着他们,没了声音。

    “既然你不说,那我就替你说。”慕流云在张猎户面前踱来踱去,“前日你在山中打猎,遇到了一名打从山腰路过的妇人,你见那妇人生得肤白貌美,身材姣好,便起了歹念,强行掳了人,夺了那妇人的清白!

    那妇人连你胸口的红痣都看得一清二楚,她奋力抵抗,坚决不从,还用手指甲把你的后背也给抓出了几条血道子呢!”

    张猎户原本听慕流云说他如何掳人行凶的时候,脸上的表情还透着少许紧张,听到后面,眼神里已然多了几丝小心翼翼遮掩着的不屑。

    “大人,您说的那些都不曾发生啊!不信您叫人验看!我胸前并没有什么红痣!后背也没有抓伤!小人是冤枉的!”他梗着脖子,大声喊冤。

    “验!”慕流云冲旁边的衙役点点头。

    那衙役走过去,将猎户上身的绳索解开一些,扯开他的前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