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综合其他 > 提刑大人使不得 > 第五十二章 继续留用
    没有人愿意自己的上官是个蠢货,慕流云自然也不例外。

    跟在一个蠢货身边,做错是错,作对也是错。为什么?因为蠢货哪里分得清是非对错!只要有一点不顺心眼儿的,找个由子就把人给发落了,冤不冤枉也没处申辩。

    上官是个聪明人,这自然是好处大大的,起码本本分分做事,兢兢业业应卯,就不会被无缘无故揪住什么错处,即便被人愿望,聪明的上官也总比较容易辨明是非。

    但是唯一的问题就在于,不可在这种人的眼皮子底下玩什么小猫腻儿。

    偏偏慕流云身上就有这种“猫腻儿”,严格来讲还不算小,这着实让她又是欣慰又是心慌。

    “其实说来倒也简单,大约几年前,我和那位江司户,就是去村里抓那猎户的时候与我们同行的那位江谨,我二人在同一家书院读书,一日先生让我们传阅一篇得意之作,我与江谨传阅时不慎被那纸张割破了手指,我的血和他的血皆滴落在那页纸上,染成了一片。

    过后我便一直感到不解,为何都说只有血亲才能让血滴在水中相融,我和江谨的血却可以在纸张上面融成一片呢?难不成只有在水中不同人的血才不相融?

    于是之后我软磨硬泡,求了江谨很久,他才终于答应让我扎一下手指,结果是我们两个人的血滴在水中依旧相融。”

    “那江谨不会是你……”袁甲听到这里,忍不住插了一嘴。他对于滴血认亲这种传统古老的方式向来深信不疑,因而听了慕流云的话之后立刻便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不得无礼!”袁牧叱道。

    袁甲接连因为慕流云而被斥责了好几回,脸面上多少有点挂不住,可是自己方才那话也的确失礼,既然理亏在先,也没什么脸面发作,只好扭过脸去冲慕流云拱了拱手。

    慕流云摆摆手,不大在意:“差爷说得没错,我当年也是这般猜想的,还跑去我娘那边打探,结果三问两问,终于被我娘听了个明白,直接去厨房拿了一根烧火棍,追着我满院子打,要不是家里的丫鬟婆子和小厮都帮忙拦着,保不齐要把我打成个什么样!”

    她说得又无奈又委屈,便是方才还侧过脸去的袁甲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慕流云清了清嗓子,又正色继续说道:“之后我便觉着这滴血认亲的把戏不靠谱,因而便生出了再三检验此法的念头。此后我又尝试了许多次,例如将我指尖的血滴入一碗鸡血当中,发现可以相融,或者将那晒干的猪骨上面滴上血滴,血可渗入猪骨当中。”

    说到这里,她两手一摊:“由此可见,但凡血水皆能相融,滴血认亲纯属扯淡!只不过这种结论,便是说出去,肯信我的人也不多,他们多是觉着我怕不是疯了或者傻了。

    后来我索性也懒得再去同他们说,反正又不能每和一个人说,我便割自己一刀。

    不过今日这样倒是正合我意,郭家父子并不懂得滴血认亲不靠谱的道理,否则这一出戏还真不好唱下去,也就没那么容易把这郭泓清收押了!

    现在诸事顺利,虽未大功告成,总算开了个好头,我便也放心了!”

    说罢,慕流云冲袁牧客客气气一拱手:“今日那郭泓清已经被押送去了提刑衙门那边,接下来的事情,卑职恐怕就没有办法陪伴左右,现在这里祝大人您旗开得胜,所向披靡!

    大人查案期间若到太平县来,渴了需要喝口水,累了需要歇个脚,若不嫌弃,卑职家门将永远向大人敞开,欢迎大人随时到寒舍来!”

    袁牧一声不响地默默听着慕流云罗里吧嗦说了一堆,待她把客气话都说完了之后,才终于点了点头,在慕流云以为马屁拍得还算不错的时候,忽然说:“既然如此,那现在便回吧。”

    “诶,好咧!”慕流云乐呵呵地正想要一个人告辞,忽然觉着有点不对劲儿,迟疑了一下,试探着问:“大人是打算留在太平县,继续查案,可避免来回路途折腾?”

    “留在太平县不假,但这案是由慕司理来查。”袁牧回答道。

    “这……”慕流云一愣,“大人之前不是说了,这个案子收归提点刑狱司那边……”

    “看样子,慕司理是不想帮本官这个忙喽?”袁牧并不回答,反问一句。

    慕流云被他这么一问,汗都要下来了,膝盖一软,身子晃了一下才站稳。

    方才杨知府过来替郭家父子撑腰的时候,袁牧一句“我的人”,把自己纳入了他的羽翼,因此杨知府后面敢怒不敢言,除了言语之间敲打几句之外,连多一点的恐吓都不敢有,为的是什么?不就是担心自己抱上了袁牧的大腿,袁牧是自己的铁靠山么!

    虽然说作为江州府的司理参军,替袁牧鞍前马后的做事,势必是要让杨知府不满的,但是横竖都已经得罪了他,袁牧又是杨知府的上官,更有世子这一层身份加持,就是借杨知府两个胆子,他也不敢找自己的小辫子去公报私仇。

    可是如果自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再一不小心得罪了袁牧,那杨知府岂不是就一点顾忌都没了?别看他是个没资格进京的主儿,对付自己这种从八品的小角色,那还是轻松揉圆捏扁。

    如今自己这处境,还真的是前有狼后有虎。

    慕流云在心中暗暗叹息,甚至有些怀念那些被孔胖子拉去县衙帮忙断一断小案子,然后留下吃一顿吴大娘那“鬼斧神工”般厨艺的惬意小日子了。

    斟酌之下,袁牧和杨知府比起来,显然前者这条大腿更粗,若是得罪了袁牧,他发难下来,杨知府并不会保自己,而反之,先前袁牧已经为自己出过一次头了,还是比较信得过。

    于是慕流云迅速做出了判断,一脸惊喜道:“我本以为大人是要将这案子收上去,必然是要交由更有才能之人去处置的,像我这种庸人怕是没资格参与其中,没想到大人竟然如此高看我一眼,真是令我受宠若惊!

    大人,如蒙不弃,我愿鞍前马后,尽己所能,为大人分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