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八戒修行记 > 第二章 嫦娥的苦衷
    嫦娥深知那石佛,法号石缘,是修得万年的菩萨,功夫了得。他本是凌云山石灵化身,被通天河水都封为小灵河水监,驻守小灵河后,小灵河数千年从无水患。

    听卵二姐说那八戒已被石佛拿住,顿生恻隐之心,便急切问道:“八戒后来如何?”

    “那石佛用一根好粗的铁链把八戒捆绑在山洞里了,只露出了八戒的头在山洞外,已动弹不得了。”卵二姐高兴地说。

    “他也曾是你的夫君,你又何必这般兴灾乐祸。”嫦娥责备卵二姐道。

    “我是想起猪刚鬣那狼狈的样子来起笑的。”卵二姐说完,又扑嗤一下笑出声来。

    “这该如何是好?快快快,你快去禀报太上老君。”嫦娥着急地对卵二姐说。

    “嫦娥公主,我只是一名侍女,太上老君不得见我。”卵二姐说。

    “我是带罪之身,又不能离开广寒宫,这该如何是好?这样,你带着姐姐的玉绢去见他,他定不会怪罪于你。你就说,因广寒宫寒冷,嫦娥仙子们极冷难耐,我叫了你去福陵山云栈洞取些往日的旧衣物回来给姐妹们御寒,不料途中掉入小灵河,被那鲤鱼府的巡差,带进了鲤鱼府,你向广寒宫发出蓝光求救,结果那蓝光被八戒瞧见,追到了小灵河鲤鱼府与那鲤鱼打斗了起来,结果被石缘菩萨误以为是妖怪,把八戒给拿住了。——快去!一定要快。”嫦娥催促卵二姐说。

    “是,嫦娥仙子去了。”卵二姐得了嫦娥的玉绢,便匆匆离去。

    嫦娥在自己的行宫里踱来踱去,为八戒的事烦躁不安。

    太上老君听了卵二姐的禀报后,他的第一反应是必须救出八戒,八戒被如来佛封为净坛使者后,又是如何下凡的,只有太上老君一人知道,他因此不敢直接去禀报玉帝,又不敢亲自去搭救。那八戒如今已被石缘菩萨拿住,而石缘菩萨是如来佛的人,定不肯依了太上老君。

    太上老君于是想到了观音菩萨,想通过观音私下里把八戒解救出来。他之所以想到了观音,是因为八戒的红尘孽缘跟观音有直接的关系,为保唐三奘西天取经成功,观音曾对八戒有过很多承诺,如今取经归来,八戒只是被封为净坛使者,远不如先前的天蓬元帅。观音先前对八戒的所有承诺一个也没有兑现,观音自知理亏,所以在最后唐僧师徒授封时,其他都已脱离凡胎成佛,唯有八戒,在观音的斡旋之下,成了唯一一位能感知凡间冷暖的神灵肉身活佛。

    太上老君于是跨上青牛,驾祥云往普陀珞珈山紫竹林而去。

    嫦娥见卵二姐久去未归,心生意乱,便独自去了风月亭散心。

    风月亭外,霓裳仙子正起舞消遣,她便坐在栏轩处静静观看。眼前便浮现出千十年前的那场蟠桃会来。八戒虽已为天蓬元帅,但毕竟还是青春萌动的少年,桀骜不驯,举止轻浮,多有富二代秉性,他好酒、好色、好交友。哪肯放过蟠桃宴这三界最热闹的盛会,自然是有些饮酒过量,举止粗鲁了些,这要是放作平日也就罢了,偏偏那日他看上了我嫦娥,他在与霓裳仙子嬉耍打闹中,却一味追逐着我不放。见他口水八尺,一跑一蹦踏欢天喜地的样子,并非铁了心要调戏我,只是见我亲切,想与亲近一番罢了。他哪知我原本是玉帝私养的情人,哪敢造次,自然是不敢随了他的心愿,但又不想少了这份情趣,便与他推三阻四,躲闪起来,本就是图个乐。谁料他运气不佳,遭遇了纠察灵官,并将此事告知了玉帝,玉帝自然是勃然大怒,少不了要重重责罚他,重打了他两千棍,害得他被贬下凡尘,错投了猪胎。好在观音念他武艺过人,智慧超群,在如来面前极力保举,才有了护唐玄奘西天取经,重返天庭的机会。

    “八戒呀,你本是太上老君的弟子,玉帝封你为天蓬元帅,除你武艺高超,还只为平衡道佛之力,给了太上老君面子罢了。他们本就各自为政,多有不和,对你自然有些防范,你怎就这般不识大体,你倒是下凡一走了之,而你的伤痛却印在了我的心上,让我时时担心起你在凡间的苦痛来。你可知道,八百年前的一日,太上老君见我面容憔悴,问我斯是为何,我向他道出了原由,如今吴刚被那玉帝盯得死死的,相望不相及,我退而求其次,拿了八戒做个备胎,以备他日有用。在他的点化下,我向玉帝禀明吴刚家中有难,想去一日探望,为了见你,我转世一个轮回,见到你时,你竟然投胎变成了猪,因无凡间婚配,终日狂燥,你枉不枉我一片痴情啊!我念你对我的好,如今玉帝日渐老去,行事如蜻蜓点水,已是不中用,待他日与你行事,如观音许你膳食一般管够。我回天庭后,将你情况如实告知太上老君。太上老君念在师徒一场,对你心生怜悯,便暗示霓裳仙子卵二姐私自下凡与你相好,为你生儿育女,谁知你不好好珍惜,把人家气跑了。今日卵二姐想回福陵山云栈洞取些往日的旧衣物回去给姐妹们御寒,遭遇白玄子,你且打跑他便是,何苦不依不饶,追逐人家数千里。如今被石缘菩萨拿住,你可知如何脱身?石缘菩萨可是如来的人。”

    嫦娥想到这时,方想起卵二姐求太上老君的事来,赶忙挽了罗裳回去。

    “嫦娥公主,我回来了。”广寒宫候已多时的卵二姐见嫦娥回来,便欠身施礼说道。

    “快进来吧,可曾见到太上老君?”嫦娥一进宫,便急着问。

    “见到了。”卵二姐回答说。

    “太上老君可答应救八戒了?”嫦娥问。

    “答应了。”卵二姐回答。

    “这样就好!”嫦娥一下高兴了许多,欢喜地问,“太上老君答应如何个救法了?”

    “他没有去找玉帝和如来,而是直接去了普陀珞珈山紫竹林找观音去了。”卵二姐回答。

    “那是自然,观音说了什么法子没有?”嫦娥着急地问。

    “开始观音不肯帮忙,他说祭坛供果无数,八戒终日清盘洗碟,忙且忙不过来,哪有闲时去冒犯卵二姐?”卵二姐说。

    “那太上老君如何回答?“嫦娥问。

    “太上老君说他正走至南天门,见八戒在那发呆,便欲过去施问,但见凡间穿云直上一道奇异的光,那八戒便随那光追了去,后来就发生了这一幕。“卵二姐说。

    嫦娥心里明白,那八戒是太上老君的人,定然只有他才能私自放八戒下界。如今当着观音菩萨的面,自然是不敢明说,害怕自己脸上挂不住,又担心观音菩萨用此事说事,今后拿捏他,便对观音找了这样个说辞。

    “后来观音菩萨怎么又答应了?”嫦娥问卵二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