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八戒修行记 > 第十四章 道心未泯
    八戒从灵虚客栈走出来,心里很是自责,月婳掌门只是贪念财物,并无害人之心,也胸无大志,并非要夺了空螟学院新掌门之位。她因贪生怕死,让我误伤了山岚少主,又亲手杀了倩容仙姑,无端给自己找些麻烦。我却颠倒黑白,削了正义之气,增了邪恶之力。

    八戒回到灵虚阁,见月婳掌门已躺在床上一副痛苦的样子,他便上前安慰月婳掌门说。

    “我从山岚少主那里回来,他让我代他向你说声谢谢,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今夜那位书生不是妖怪,是他的师妹倩容仙姑,前日你为保全自己,杀了倩容仙姑,可她没有死成,被你死去的妹妹月媚救了,重回了阳界,倩容仙姑找你是为报一剑之仇,要灭山岚少主是想篡夺空螟学院新掌门之位。”

    “那山岚少主现在可好?”月婳掌门问。

    “我已将他全身经脉打通,并向他体内注入了精气,他的元气基本恢复,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八戒说。

    “如此甚好!谢谢八戒活菩萨。”月婳掌门欣慰地笑了笑说。

    “你今夜已伤的不轻,快快将你身上衣物退去,我来与你医治。”八戒对月婳掌门说。

    月婳掌门虽已将左臂缝合,但却留下了一圈草绳似的疤痕,实在是难看。八戒盘坐在月婳掌门身后,开始向月婳掌门运行内力,将自己体内的精气送入到月婳掌门的身体,给她治起伤来。只见月婳掌门的身体渐渐青烟四起,脸色也变得红润了起来,大约过了半个时辰,青烟逐渐散尽,月婳掌门的身体又柔光若腻起来,草绳样的伤痛也消失殆尽。

    八戒治好月婳掌门的伤后,对月婳掌门说:“倩容仙姑近日要找你寻仇,她今夜没要了你的性命,是因为你手里有她想要的东西。你可将山岚少主请入灵虚阁保护你,他近日在寻一件丢失的随身之物,暂时还不会离开灵虚客栈。我鸡鸣时分要回天廷回师傅帖子,不知何时才能再回灵虚阁,你各自保重。”

    月婳掌门听罢,很是不舍。

    对八戒的话语已听出一二来,她对八戒说:“我这就去请了山岚少主过来。”

    月婳掌门说完起身,床上留下一物,让八戒一下滚到了床下来。

    八戒问月婳掌门道:“何以如此?”

    月婳掌门说:“我因修复左臂耗尽了元气,身无半钱力,正好一头野猪来到洞里,我想吸取它身上的精气来补充我的元气,可我无力制伏那野猪,就只得用采阳之法吸取了那野猪的精气。刚才你为我推送元气,就将那野猪之物从我身体里全逼出来了。”

    “原来如是,你且把床单收拾了才去。”八戒说。

    “这床单已是晦气,待我丢了去,我重新换套全新的。”月婳掌门说完,就把那床单收走了。

    八戒鸡鸣十分并没有回到天廷,而是去了地灵县的县城。

    他来到一家写有“赵府”匾额的大宅子前,听见里面乱哄哄的,便向那把门的家丁问道:“请问此家为何如此乱哄哄?”

    “去去去,我家老爷正忙着呢。”那家丁不耐烦地说道。

    “你家老爷可找到了什么解法?”八戒问那家丁道。

    “找到解法了,难道还会这么乱?真是的。别在这添乱了,家里已经够乱的了。”那家丁驱赶八戒说。

    “我这里有破解之法。”八戒对那家丁说。

    “你知道家里出什么事了,就有破解之法?”那家丁不屑地说。

    “不管出什么样的事,我都有破解之法。”八戒对那家丁笃定地说。

    “好大的口气!那你等着,我去禀报老爷。”那家丁说完,就进去把门关上了。

    没过一会儿,那家丁带着赵老爷出来了,赵老爷出门赶紧将八戒迎了进去,一边走,一边就焦急地跟八戒讲:“活菩萨,我家三房今日早上难产,现在母子俩都死了,这该如何是好?你可有什么法子救活他们?”

    “好好好,你赶快带我去看看他们母子俩。”八戒也着急地说。

    八戒到了那母子俩的房间,慢慢揭开盖在他们身上的白绢来看,见母子俩脸色红润,尚在阳寿。便对赵老爷说:“你们赶快把他们跟前的天灯灭了,我去叫他们母子俩回来。”说完,就抓了一把冥纸灰和水喝了一碗,就一下消失了。

    赵老爷见眼前一个大活人突然一下就不见了,顿时惊喜不已,知道今天遇到神仙了,赶紧叫家人跪下叩头。

    大约不到半柱香的时间,那盖着白绢的母亲侧翻了一下身子,像是熟睡一般,过了一会儿,那小宝宝两手顶了顶身上的白绢,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全家人见此情景,悲喜交集,赶紧向那神仙叩头谢恩,此时却不见了神仙的影子。赵老爷感激不尽地走出房门,来到院子里,却见八戒正坐在堂屋前的石级上。

    赵老爷急步走到八戒跟前,连忙跪下叩头说道:“大慈大悲的活菩萨,感谢你大发慈悲救了他们母子俩,他们母子俩都活过来了。”

    “感谢就不用了,我只化顿斋饭吃。”八戒说道。

    “吃饭是一定的,你且进堂屋歇息,我这就差家人给你备饭去。”赵老爷说完,起身将八戒请进了堂屋。

    席间,八戒见给他上的全是素菜,便对赵老爷说:“主人家,我荤素都吃,有酒喝更好。”

    赵老爷赶紧陪笑说:“活菩萨,请恕罪!是我大意,这就与你上来。”赵老爷说完,就叫人赶紧上酒上肉。

    不久,下人端了一整只猪头和一坛酒上来。

    八戒甚是欢喜,他自己倒了一碗酒来一饮而尽,然后就用手去撕那只猪头。他抠了抠那只猪头的嘴巴,一抠就感觉自己的嘴巴痒痒的,他又去扯那只猪头的耳朵,一扯又感觉自己的耳朵疼痛得厉害,总之在那只猪头上,他撕哪儿,自己的头哪儿就不舒服,最终八戒还是没能把那只猪头吃下去。

    酒足饭饱后,八戒向赵老爷打听说:“我来找一位地灵城老百姓口中的恶人,你可知这恶人在哪里?”

    赵老爷一听,脸一下煞白,赶紧给八戒跪下说:“我不是地灵城的恶人,我真不是像老百姓说的那样,真不是。”

    八戒一听,心里顿时有数了,他对赵老爷说:“你自己说了不算数,待我拿去甄别甄别就知道了。”说完就提了赵老爷,踏云到了灵虚客栈,将赵老爷交给了黑衣刺客看管,自己则又回到灵虚阁,先找到山岚少主,跟他如此这般地交待了一番。

    夜里,八戒百般殷勤伺候着月婳掌门,扭着要跟她行那种事,月婳掌门再三推诿不见效,只得顺了八戒的心意,八戒在与月婳掌门行那种事时第一次向她施展了熬战之法。月婳掌门跟随明教教主墨幻修炼过魔法,已是纳阳高手,却在八戒的熬战之法面前败得一塌糊涂,几个回合下来,月婳掌门的元气已剩下不到二成,脸一下苍老得像个老巫婆,她向八戒求饶道:“活菩萨,我不行了,你快收手吧。”说完就将八戒一掌推开,翻身下床,披头散发地就向自己的修炼单房奔去。发现自己的修炼单房里已空无一物,又发疯似地跑向灵虚阁的大院,见院里游荡着好些人,她疯狂地一个个抓了来想吸这些人的血,可是她抓了一个又放了一个,抓了一个又放了一个,眼看就只剩下三两个人了,只见她伸手将一人的脖子撕开,扯出那人的血管来吞进了自己的肚里,将那人身上的血吸得个干干净净,然后就地打坐,调理起自己身体的精气来。

    山岚少主和八戒把这一切看得个真真切切,那被撕开脖子的人正是八戒带回来的赵老爷。

    “道心未泯,亦可救也。”山岚少主对八戒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