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八戒修行记 > 第二十八章 醉春楼禅心(二)
    八戒一顿饱餐后,抹了抹油腻的嘴,对那位刚才唱歌的姑娘喊道:“呃,那位爱唱小曲儿的姑娘,你过来。”

    “是。”那姑娘向八戒施了一礼,便来到八戒跟前。

    “嘿嘿,让我老猪看看,长得可真俊啊!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八戒看着那姑娘,哈喇子直流。

    “我叫白牡丹,今年五岁了。”那姑娘对八戒说。

    八戒一听,吓了一大跳,赶紧将那姑娘推开,失魂落魄地说:“什么?你才五岁?”

    旁边的姑娘听那白牡丹说自已才五岁,也都讥讽地笑了起来,七嘴八舌地说道:

    “才五岁,真是想钱想疯了。”

    “不是想钱想疯了,是想男人想得太着急了。”

    “一个小屁孩子儿,哪知道想男人嘛,她是想装嫩,这再装嫩也不至于嫩到才五岁嘛,简直太离谱了,谁信啊。”

    “就是嘛,再好色的男人,也不至于对才五岁的小姑娘下手啊,撒谎都不会,真是个笨猪。”

    那白牡丹并没理会那些姐妹的言语,又对八戒施礼说。“是的,上月刚满五岁,我的猪哥哥。”

    八戒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两手抱在胸前,身子向后倾着,诧异地看着白牡丹,简直不可思议,他问那白牡丹道:“一个乳臭未干的娃娃,你跑到这醉春楼来干什么?”

    “找你呀?”那白牡丹不加掩饰地说。

    “找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从来不近女色的哟。”八戒好生诧异。

    “你不近女色,谁信啊!”众姑娘说道。

    “就是嘛,你说猪不近女色,尚且有人相信,要说你猪哥哥不好色,打死姑娘们也不会相信。”白牡丹说。

    “你说打死谁呢?小骚货。”有姑娘骂那白牡丹道。

    “你们才骚货呢,天天在这醉春楼勾引男人,就想着男人兜里的钱。”白牡丹反驳道。

    “我们是只想着男人兜里的钱,不像某些人只想着男人的身子,才五岁就着急上火地想要干那种事。”有姑娘讥讽白牡丹说。

    “好了好了,都别说,把我老猪耳朵都闹麻了。”八戒赶紧阻止姑娘说。

    “猪哥哥,我是霍马店李府牡丹庄园的牡丹仙子小白呀,你不认识我了?”那白牡丹说道。

    “你是牡丹仙子小白?谁信啊?姑娘们,你们信吗?”八戒嘲弄那白牡丹说。

    “不信!”众姑娘异口同声地说。

    白牡丹一听,急得哭了起来。

    八戒赶紧打圆场说:“好了好了,小白姑娘,你且说说那李府牡丹庄园是个什么情况。”

    白牡丹说:“上次你把那些小猪赶走后,牡丹园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姐妹们一如既往地在牡丹园玩耍,有一次纯阳子前辈来牡丹园看望我们,有一位姐姐一高兴说漏了嘴,结果把我们的事说了出来,我们好几位姐妹都受到了纯阳子前辈的责罚,我因害怕,就悄悄溜出来,不敢再回去了。我一路找你,在地灵县龙吟山的石宫,我见到了月婳仙姑,她告诉我你在金平府郡,所以,我就来这里找你了。“

    “呃,我说猪呆子,就你们两个狗男女在这里八卦,把我们姐妹撂在这儿不闻不问了嗦。”一姑娘向八戒吼道。

    “哦,没你们的事了,你们走吧走吧。”八戒向那些姑娘们说道。

    “什么就走了哟,我们姐妹们好歹陪你玩了半天,多少总得付些银两才行啊。我们只图你的钱,不像某些人只图你的身子。”那姑娘向八戒说道。

    “银两?我身上没有啊,要不你们姐妹还是把我的身子拿去吧。”八戒耍赖说。

    “喔呵,碰到个想吃白食的,快去叫妈妈来理论。”有姑娘说。

    没过一会儿,醉春楼的老鸨就气冲冲地赶了过来,她像个母夜叉似地,两手叉着腰站在八戒面前,对八戒吼道:“我说你这个肥头大耳的呆子,还在老娘面前装什么阔大爷,说什么姑娘们,都过来,陪我老猪玩,你以为你是谁呀?是刺史?是县太爷?就算是刺史县太爷来我们醉春楼了,也是礼让三份,说你是猪,你还真把自己当八戒了,是不是?”

    “我就是八戒!”八戒想申辩。

    “是,你是猪八戒,我还是唐僧呢!今天,你吃也吃了,玩也玩了,你不出银子就休想走出我醉春楼。”那老鸨撒泼道。

    “不就是要银两嘛!至于把自己娇美的容颜急得跟猴屁股似的嘛!”八戒对那老鸨说道。

    “你骂谁呀?你。”那老鸨说完就向八戒扑了过来。

    “嘿嘿,别惹我,我好怕怕哟!”八戒左躲右闪,急得双脚跳。

    “有本事就不要跑,左躲右闪,像个跳大神似的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就把银两掏出来。”那老鸨气急败坏地说。

    “我跟你说了,我身上没有银两,你就是不信,来来来,你们搜我身上好了。”八戒努力辩解说。

    “姑娘们,上!把这呆子的衣服扒下来。”那老鸨向姑娘们喊道。

    “咦!大庭广众之下扒一个男人衣服,害不害臊哟!”姑娘们窃窃私语,没人敢上。

    “你们不敢扒是不是?看我老娘来。”那老鸨说完就向八戒身上抓去。

    八戒实在忍无可忍,只轻轻将衣袖一绕,那老鸨就倒在地上陀螺似地打起转转来,屋子里顿时刮起了一阵旋风。

    那老鸨吓得嗷嗷怪叫,姑娘们更是捂着裙子,蹲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一阵旋风过后,那老鸨的衣服已被撕裂得稀烂,腚上都磨出了血来。老鸨狼狈地趴在地上向八戒求饶道:“猪大爷,不,阔少爷,是我老婆子有眼无珠,得罪了阔少爷,请少爷恕罪!我再不要银两了,真不要了。”

    “嘿嘿,你不叫了?不撒泼了?”八戒问那老鸨道。

    “不了,再不了。”那老鸨用手裹着自己的身子说。

    “银两还是要付给你的,不过我不是你说的阔少爷,我就一靠化缘求生的和尚。”八戒对那老鸨说。

    “不要银两了,就算我请活佛吃饭,为自己积德好了。”那老鸨对八戒说。

    “你要的银两在那边床上,给姑娘们分了,我老猪走了,真晦气!”八戒说完,起身便走。

    那老鸨听说银两在那边床上,立马发疯似地向那床边扑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