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综合其他 > 半生独白 > 为碎银几两
    一间中式厨房的院子里,王振华正吞云吐雾,这里是一家清真餐厅,地处西北,工资只有两千多,如果不是因为在家里呆不下去了,他现在应该还在家里床上养腿伤才对,他的右腿之前做销售骑车时摔得好几处骨折,还比较严重。至于为什么会在家呆不下去,那只有那自己知道,和同事们他都壕气的说自己是过来避暑,体验生活的。

    这时候他看到了一边盯着自己打量的一大狗子,他很喜欢狗,这时也没客人点餐,于是他就过去逗狗去了,不一会,他听到里边有说话声了,于是便丢掉了手中还剩一小半的烟头,进去看看情况,果然一进去就听到对讲机再叫“传菜部传菜部、、、”负责烤肉和做员工餐的刘师傅去他工作岗位那里回了话说一会就叫人来,然后看见进来的王振华,凶巴巴的就吼他,“干嘛去了,楼上撤台!!!”王振华笑着招呼了一声就往楼上赶去了,这个刘师傅人挺好,每天就他最喜欢开玩笑,还冷不丁的就会大唱几句老歌或者流行老年歌,虽然他对伙计们经常是吼着人说话,但谁都感觉得到他并无恶意,可能就是装“老板脾气”吧。

    所谓撤台就是客人吃完散场之后服务员叫传菜部的传菜员去收桌子,这其实让王振华很不解,就收拾一下盘子,有时候明明也就几个,但是不论多少那些服务员都得叫传菜员,对讲机里喊的所谓传菜部,其实现在就他一个人,他刚入职的时候之前的两个就走了,又正值封锁大江南北的疫情刚刚过去,不好招人,可能因为这所以才会让他这个疫情源头省的人来吧,这巴掌大块穷乡僻囊,对外来的人还很排斥,好像生怕别人带着疫情把他大好的家乡污染了,他入职前老板之一刘总还让他先在家玩了两个星期呢。

    王振华来后等那几个女服务员挑挑拣拣吃够后三下五除二给收完了再回传菜部去,这时候已经忙起来了,到了晚餐点,他的传菜部就在厨房门口,厨房忙的好像不可开交的,这时候有师傅在吼他,说的当地方言,虽然听不太懂,但他大致知道说的是自己没眼力见,不知道进来帮忙,可他们又怎么知道,在王振华眼中,传菜部顾名思义就只是负责上菜的,还得撤台本来他都还不理解呢,又或许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还能进去帮忙,毕竟他以为厨房应该算是机密机构,一来怕被人偷师学艺,二来怕被人传出不恰当操作,但这都只是他会认为的罢了。

    在厨房,王振华都不知道该站在哪里,在哪他都觉得自己好像挡到哪个师傅了,这时一个师傅的菜炒好了,跟他说好几次拿碟子,他才挺清楚,赶紧手忙脚乱的给拿了个碟子放过去接菜,看起来他托着锅的掌勺手好像有些颤抖,王振华感觉挺尴尬的,我还以为他搁那看锅里有没有啥渣子呢,这个菜是个白灼菜心,好几桌点了这菜的,所以一锅给做出来,这种菜得摆盘,那个年轻师傅倒了一“坨”下来示意他摆一下,王振华赶紧拿了筷子认认真真的摆,突然一旁的王师傅过来就把他推囊到一边,“他妈的要是再这样明天就不要来了!”王振华不解,自己怎么了,于是也大声反驳“我怎么了我!”他声音也不小,因为王振华受过太多委屈,这次腿伤都没怎么好就负气从家里“滚出来”是下定了决心不想让自己再受委屈的。

    可是世事怎会如人所愿,并且是如一张白纸似的少年所愿,正如此刻他自认为没有任何地方做的不好,但却无端受到怒骂。

    “你怎么了?他妈的刚刚干嘛去了,人都找不到!”也不知道是不是王振华表现的像是那些混街头的青少年,这位王师傅好像对他很不满,很瞧不起他,见他还敢顶撞自己再次推囊着他训斥,王振华也火了,拍开王师傅的手也叫骂道“我刚刚撤台去了,别他妈动手动脚!!”

    久居厨房的师傅们个个手劲了得,脾气也是火爆,毕竟灶台一开那是又吵又热,这个王师傅长得矮胖矮胖的,倒也不是一身横肉,像是满身的肌肉,这时见到这么不服管教还嚣张跋扈的少年自然也不会示弱,眼看着就要动起干戈,另一位马师傅赶紧先放下手中的事来把王振华给推了出去,看起来也是语气不善。但王振华只当他是劝和的,而且确实工作要紧,厨房还那么忙。于是也就安分下来就呆在自己的门口,再也不想进去帮忙的样子,心想我进来帮忙还不识好人心...

    看里面的王师傅还在和师傅们对他指指点点,王振华心里很是忿忿不平,为什么自己老老实实的出来打工还好像招惹了谁似的,自己平日里说话都不带脏字的,这些人凭什么就喜欢欺负自己?

    师傅们手脚都很麻利,都是很优秀的厨师,不一会就忙完了那些炒菜,这时候王师傅又朝他走了过来,叫他去吧台领工资滚蛋,王振华笑了“哼哼,你我滚我就滚啊,我凭什么走啊”语气自然会惹得老王不喜,老王也不是个好惹的,直接上手推囊一下,“你说你刚刚撤台去了,我连你人都没看到,他妈的,偷奸耍滑的!”王振华不甘示弱,与他相互推囊了起来,“你没看到我就没去啊?我还一天见不到你呢,你自己在哪啊,这不到处都有监控吗,你去看监控啊!”

    见王振华还对自己动手,这老王可更来劲了,王振华本来就推囊不过他,这下更是被推得节节败退,摔倒在地好几次,又爬起来,手肘都擦掉了好大一块皮往外渗着血,王振华很想还手给他两拳,但是他顾及着自己的腿伤,看着王振华很想打自己又不敢动手的那个怂样,老王还在推囊着,鄙夷道“想搞我啊,你来啊!”王振华哪能忍这种气,当时就想还手了,就算打不过起码他也不会好过,但终究还是忍住了,他不想自己右腿废掉,不想进警局留下污点耽误终身,可是受到这种气这种挑衅,还不能还手,这种委屈跟家里那种也没多少区别了,他还是个十八岁的少年,别人在他这个年纪都是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而自己却窝囊的被欺负成这样都不敢还手,他好几次把眼光看向了自己边上的凉菜师傅那里,他那里好几把大菜刀,老王自然是注意到了,“想砍我啊!来段庆,拿把刀给他来!”凉菜师傅笑了笑,依旧切着手中的冷冻牛健。

    最终王振华都还是没有还手,老王似乎出够气了也就没再推囊他了,指着他说了句“像你这种玩意老子见多了。”随后便出去后面院子抽烟去了,隔着窗户时不时的看看老王,王振华依旧还是一头煞气强忍着不发泄出来,一旁的凉菜师傅就劝他啊,“你跟老王争什么啊,他那人就是那样的!”气血上头的王振华此时哪里听得出那是劝他别在意,只当是段师傅胆小怕事,长得人高马大的却也不帮忙拦着老王一点,热菜房的另外两个师傅刚刚也都是在后面袖手旁观,但王振华到底不是无知的人,没说他们什么,只在心里鄙夷他们,认为他们都一致排斥自己这个外乡人。段师傅人也挺好,而且还是和他一个寝室的,也不是胆小怕事,也是个聪明的人,接下来的一句话才算是让王振华冷静了下来“他也是个股东啊!”听到段师傅这句话,王振华总算是慢慢平息了粗重急促的呼吸。

    原来他是个股东啊,原来他不是多管闲事单纯只是看自己不爽啊。但是股东就可以这么欺负人了吗,自己从家里出来就带了两千,现在两千块钱哪里经得住开销啊,他之前到处找不到工作,租的五百一个月的单间黑瓦老民房连被子都没舍得买,这边天气凉爽,晚上还冷的慌呢,就将就着房东大爷送给他垫的烂棉絮半铺半盖着,好不容易路过这家餐厅看见门口的招聘广告找到了工作,但被要求得在家隔离俩个星期,他是贪玩,但毫不思索的答应也是为了给刘总留个好印象,好让人家收留自己,那两个星期是挺好玩的,但是他每天只点一餐外卖吃,过的也是好艰难的,索性现在游戏能让一个年轻人感觉不到多么深刻的窘境,每天和网上认识的叫自己带她打游戏的徒弟玩游戏,倒也过得快乐。

    后来他如愿来了这家餐厅,但刘总说的话却然他始终有些在意,他说是不差人,自己非要来,这里也不差他一个吃饭的,所以愿意收留着他,要他好好表现,但他能对谁说这些呢,他也就只能好好的干活呗,可是纵然这样还是会丢掉工作吗,就莫名得罪了一个股东,可自己真的没有过偷懒啊,自己不仅胃疼,腿伤也都还没好,自己这么努力谁看见了啊,谁对他有一点同情啊,如果不是为了碎银几两,如果不是自己不甘平凡想靠努力让世人正视自己,他为什么要这么辛苦这么劳累啊!为了生活,他退了房子搬进宿舍,仍然没舍得买被子,还是用的店里唯一一个男服务员送给他的一床空调被还是半铺半盖的过,说是不知道去哪买被子,也懒得出去转,谁又能知道他到底多难过啊!

    这些种种伴随着席卷而来的胃痛,王振华捂着肚子痛苦的蹲在门口,默默抹泪...这时刘总过来了,就是招他来的刘总,其实这个刘总说话不难听的,说是他非要来其实也是真的,平日里刘总经常来这里帮忙,给自己看单子,划掉出来的菜,让自己就负责端上桌就行了,王振华能感觉得到,一起共事的这些日子,刘总对自己感官还是挺不错的,而且看他经常捂着肚子胃疼还给他送过药,而且居然好几种胃药,刘总对他说他也有胃病,年轻的时候喝酒喝的,而且他右腿也骨折过,说是也还没怎么好,两人倒有些同病相怜惺惺相惜的样子,但是王振华不太擅长交际,心里也明白自己和别人刘总的差距,在这种高消费低收入的地方,别人腰缠万贯富甲一方,而自己穷的叮当响。

    王振华见刘总过来赶紧站了起来热情的打了声招呼“刘总!”但声音难免有些不对劲,“怎么了?”刘总关怀的问了问,院子抽完烟双手环抱坐着的老王也看见了刘总,伸出一只手指了指王振华又指了指前台“打发了吧”。轻飘飘的一句话,似乎自己千错万错真的就成天偷奸耍滑,是,自己干活不够投入,但也很认真了,自己吃饭有时候还非的去厨房弄米饭吃,但那是面点房阿姨关心他说可以吃的,虽然谁也没说不能吃,但王振华感觉得到,或许就是这些让老王鄙夷自己,觉得自己挑剔,矫情...

    “语言不通”?刘总比划着问道,老王回“干活人都见不到,别养着这种偷奸耍滑的”。王振华忍不住大声辩解“我说了我就是没事的时候出去抽了根烟,然后听到里面有声音就赶紧进来上去撤台了,你要是好奇我说的就去看监控啊!”“我坐在这里就是监控!”老王只回了这么一句,王振华就再难开口,是啊,别人看自己不爽,要走要留还是不是一句话就行了,刘总把他拉转了个身安慰着:“没事,还是好好干,我来解决”。王振华捂着肚子又蹲了下去:“让我走吧刘总,我不想做了。”刘总见他这个样不免有些失望的样子,虽然王振华没看他,但从他说的话语气和用词里边都能听出来,“小王啊,出门在外谁都会受到一些委屈,别这个样子,让人看到,别人会瞧不起你的。”但这话反而让王振华更激动,扇了自己一巴掌“我他妈自己都瞧不起我自己!”是啊,自己不就是为了不被人瞧不起才那么努力吗,可总是事与愿违,还让人欺负了都没还手一下。

    见他这样,刘总也就拍了拍他肩膀然后就招呼老王去了,说些什么王振华就没去听了,此刻的他蹲在那里泣不成声,像极了一个窝囊废。现实匆匆,没人会去在意他在那蹲着埋着个头干嘛,也许是在偷懒吧,一看就是晚上不睡觉一直玩手机,现在搁那犯困呢。目睹过事件经过的师傅们也不会过来安慰他,毕竟在他们眼中有事的时候自己确实可能是偷奸耍滑去了。而且他们看样子都和老王关系挺好,而王振华只是个外地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头青,另外这个阶层的人普遍都是帮亲不帮理,生意场上无人情,或者说,生意场上只有人情!

    没过几天,王振华终究还是走掉了,因为他其实一向挺自命不凡的,这里这样打工让他感觉很不开心,要不是家里那边太热了,他怕热,又怎么会来这里打工呢,要打工的话找个好些的一二线城市哪里工资不比这里高?王振华不像那些在一隅之地待着不敢出去的温室花朵,他是苦过来的,单枪匹马哪里都敢闯,而有的人只会说着钱都不好赚在一个工资一般又轻松的工作岗位上自甘堕落,有的人一直不知道外面的城市工资比他那里会高很多,一辈子舍不得身边挂念不愿出去尝试,所以他其实还是很相信自己能够闯出一番名堂的。

    原本他是想着找一个凉快的地方先打工手里拿个几千块钱再去换个喜欢一点的工作好好上班。是啊,工资低于三千五的工作做什么不是做啊,为什么不找一个开心一点的工作好好上班呢,现在的世道,只要你身体健康不懒散,哪里会饿死人啊。

    我们都曾年轻过,都曾经自命不凡,都曾经年轻气盛,但是终究我们都会被生活磨平棱角,以前认为好赚的钱,自己也开始去赚钱了之后才会越来越觉得钱难赚,相信不管什么年龄阶段什么经济阶层的人都会一直感觉钱不够用吧,现在赚钱不太容易,可花钱却是流水一样总是不经意间就一穷二白。

    现在选择多了,很多时候我们就会觉得眼前的东西,眼前的工作不适合自己,但是或许都得先坚持着吧,实在不行再去尝试放弃,再去另谋生路,就像王振华坚持着在那餐厅一样,走人的时候拿着一千八总还是比之前饭都吃不起的处境要好的。相信假以时日,他大概会得偿所愿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